楊一一眸子含情白了李楓一眼,深情款款走了過去,將院落的門打開。

李楓眼前一黑,差點冇暈死過去。

“李……楊掌櫃?”

站在門外的丁山水瞳孔頓時瞪得滾圓,腦子空白了下,表情仿若見鬼。

這個女人怎麼會在這裡?

站在丁山水跟前的孫雨凝小臉愕然,眸子裡還有一絲恐慌。

“原來是丁老爺,孫大小姐。”楊一一淡淡一笑,道了個萬福。

孫雨凝趕緊還禮,顯得勉強一笑:“楊……楊掌櫃。”

楊一一回過身去看著李楓笑道:“李公子,既然你還有客人要招待,一一他日再登門拜訪。”

李楓還真擔心這個女人胡言亂語,此時見她如此,猛地鬆了口氣,一本正經道:“此事後麵再議,楊掌櫃慢走。”

楊一一淡淡一笑,顯得驕傲強大的走出院落。

丁山水跟孫雨凝仿若躲避蛇蠍一般,趕緊讓開身子。

一輛馬車不知何時出現在那裡,楊一一上了那馬車,馬車迅速離去。

孫雨凝臉色纔好些,抬頭看向李楓,已然一臉歡喜,眸子裡那濃鬱的想念毫不掩飾。

李楓心開始飛揚,趕緊迎了上去。

丁山水冷不丁的出現,他用審訊的目光死死的盯著李楓那雙眼睛看,質問道:“這一大早的,那楊掌櫃過來做什麼?”

李楓乾脆將這個礙事的傢夥推到一旁去,小跑到孫雨凝麵前。

孫雨凝顯得有些羞澀的低下頭。

李楓伸手捏了捏她那小臉:“瘦了。”

“嗯。”

心想幾日冇吃到你做的菜,胃口自然不佳呢,加上擔心爺爺的病情,自是瘦了。

“想我冇?”李楓又問。

“嗯。”孫雨凝又輕哼了聲,臉紅了下,小腦袋更低了。

聲若蚊蠅:“你呢?”

“我怎麼了?”

“想……你好討厭啊,你再這樣我可就不理你了。”

“真不理了?”

孫雨凝粉拳輕輕捶了李楓胸口記下:“你……討厭……”

一旁的見著兩個人卿卿我我個冇完了,簡直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抱怨了句:“喂,你們有完冇完?想談情說愛也得先吃早飯啊。”

“表姐還冇吃早飯?我這就幫你準備早點去。”

“我有吃了些,不過丁叔還冇吃。”

“哦,那冇事了。”

丁山水差點一個冇忍住便要挽起袖子打人。

孫雨凝抿嘴笑了起來:“好了,你趕緊去幫丁叔準備早點,我回屋簡單收拾下。”

李楓心猛地提了起來。

若是孫雨凝看到自己的房間被動過,甚至多了些不該出現的東西,該如何解釋?

廚房裡。

心始終懸著的李楓見走進來的孫雨凝神色無異,那雙眼睛充滿羞澀愛慕,這才鬆了口氣。

看來被楊一一給耍了。

楊一一昨晚壓根就冇在那屋子過夜,她是今早纔過來的。

就說嘛,楊一一那個女人雖風情滿滿,但是放蕩可一點都不沾邊,是不會在那屋過夜的。

“孫老太爺身體無礙了?”李楓問。

孫雨凝點了點頭:“爺爺身體已經康複了呢,不過……”

孫雨凝有些羞澀的低下頭,欲言又止。

“不過什麼?”

“父親有跟爺爺提及你,提及咱們的事……爺爺他想見你呢。”孫雨凝輕聲說。

李楓眼睛微微瞪大,隨即一臉壞笑:“孫老太爺之所以想見我,不會是想親自將他的寶貝孫女交到我手中吧?”

孫雨凝羞澀難當:“你再這樣我可就不理你了。”

李楓嘿嘿一笑,問:“什麼時候去見孫老太爺?”

孫雨凝輕聲說:“你若想,今日便可以去了。”

李楓連連點頭:“自然是想去的,一會兒便過去,不知你爺爺喜歡些什麼?”

拜見長輩,空手自然太好。

孫雨凝抿嘴輕笑:“禮物都已經幫你準備好了呢。”

李楓一臉感動,著實很想一把將孫雨凝摟抱住懷裡。

這真是賢內助啊。

看著那雙佈滿愛意的眼睛,李楓莫名有些心虛,顯得小心翼翼問:“你就不問我說楊掌櫃一早過來找我做什麼來了?”

孫雨凝抬頭看著李楓,輕輕搖了搖頭。

“我知道你不會騙我呢。”

然後,她低著頭,看著自己那繡花鞋,輕聲說:“所以即便那側屋桌上多了一根玉簪子,還瀰漫著跟楊掌櫃身上那花香味一模一樣的味道,我也不會多想的呢。”

李楓那張臉頓時變得異常僵硬,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著實火大:“楊一一那個女人簡直欺人太甚!”

“不就是因為她想讓我去她那醉霄樓當廚子被我拒絕了嗎?竟這般害我!”

“幸好我家凝兒相信我的人品,否則豈不是要冤死了?”

孫雨凝見李楓如此著急解釋,抿嘴笑了起來說道:“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啊,況且真有什麼,你也不會在那側屋的,就算在那側屋,也不會大意到將這玉簪子遺落在那如此顯眼的地方。”

李楓一臉感動,連連點頭:“表姐當真慧眼如炬啊。”

孫雨凝將那玉簪子取出,遞了過去:“此簪子一看便是那貴重之物,你找個合適的時間還給楊掌櫃吧。”

李楓自然明白女生那點小心思,知道孫雨凝多少有點醋意了,連忙伸手接過那玉簪子,隨手揣進懷裡。

“找個時間給她扔回去。”

吃完早飯後,李楓換了身正式些的衣服,隨後跟孫雨凝上了那馬車,朝著孫家彆院而去。

車伕自然丁山水。

車裡,孫雨凝取出一個錦盒,笑道:“這便是幫爺爺的準備的禮物,到時你將其送到爺爺手中,他會很喜歡的。”

李楓接過那錦盒打開一看,卻見裡頭裝的是一串看起來古色古香的佛珠。

佛珠還散發出淡淡香味,聞之心曠神怡,顯然所用的不是一般木料。

李楓拿起饒有興趣拿出打量了一番,說道:“聽聞你爺爺一心禮佛,送這東西自是投其所好,他想必是會喜歡的。”

孫雨凝點了點頭:“爺爺現在每日早晚都要誦經禮佛,即便是感染風寒那幾日,也不聽勸阻,堅持誦經。”

李楓心裡暗暗嘀咕這位孫老太爺當真是虔誠的佛聖徒亦或者是犯了什麼錯在贖罪?

將佛珠放回盒子裡,問道:“這串佛珠不會是你父親幫準備的吧?”

這串佛珠無論是用料還是雕工都是一等一的,價格本來就不俗,加上沾染了淡淡的香火味,還有表麵這一層包漿,便可知這怕是哪位大師的念珠。

冇盤上個幾年甚至壓根出不了此等效果。

換句話說,這東西怕是想花錢都買不到,隻能靠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