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膏粱子弟皆麵色難看到極點,幾乎都要吐血了。

他們好歹也是蘇城有頭有臉的公子少爺,向來都是被捧得高高的,何時遭受過此等謾罵羞辱?

這個李楓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真以為有了那所謂的把柄便可以隨意拿捏他們不成?

李楓話鋒一轉,繼續說道:“當然,我自然相信諸位公子不是那樣的人,諸位公子心中早有溝壑,隻不過冇有合適的機會去實現自己的理想,實現自己的價值罷了。”

一時間,這五個膏粱子弟也分不清這該死的傢夥這是在誇他們還是貶他們。

“現在機會來了。”

李楓眼睛一一在這五位公子少爺那臉上掃過,用帶著蠱惑的聲音說道:“隻要你們即將要開的那酒樓將醉霄樓取而代之,成為蘇城最大最豪華的酒樓!”

“到那時,試想想你們的家人會用怎樣的目光看著你們?”

“你們那些酒肉朋友會用怎樣的目光看著你們?”

李楓仿若那給員工洗腦的傳銷頭目,表情慷慨激昂,唾沫橫飛。

他大手一揮,直接給出了答案:“我敢肯定,那種目光就如同你們現在看著楊掌櫃時的目光是一樣的!”

“轟!”

這番話仿那萬道雷霆突然間轟然而下似的,這五個膏粱子弟頓時都被炸懵了,腦子嗡嗡作響得厲害。

身為不被家族重視的那一夥人,他們心裡自然也不甘心過,自然也想過要向家裡證明自己的實力。

但是實力終究不允許。

文不成武不就,經商無道,加上又懶。

罷了,那就花天酒地尋歡作樂吧。

在門口聽著的楊一一一臉黑線。

這該死傢夥的嘴巴果然很賤,賤得讓人真的很想一巴掌抽過去。

五個膏粱子弟對視了幾眼。

隨後洛千陽看著李楓開口說道:“不得不承認,李公子方纔那一番話說到我等心坎裡去了,隻是為何是我們五個?”

難不成比起其他膏粱子弟,我等五個的綜合實力是最強的?

嗯,定是如此。

李楓也不隱瞞,說道:“因為我隻找到你們五個人的把柄。”

這話一出,眾人的臉又黑了。

“那是汙衊!”洛千陽咬牙切齒提醒。

李楓懶得跟這位麵紅耳的公子哥多爭辯啥。

他表情坦誠,說道:“到時開的酒樓一旦壓過醉霄樓,以楊掌櫃的為人自然不屑動用一些肮臟手段,但是並不代表楊家其他人不會。”

“但是諸位公子隻要合成一股力量,楊家那些人也就不敢亂來了吧?”

“畢竟雖然你們在家族裡不受重視了,但是不至於平白無故受欺負了,家裡卻是不管不問吧?”

於是眾人的臉又黑了幾分。

原來如此!

原來這個李公子自己想開酒樓,卻又擔心得罪楊家,於是果斷要他們下水!

讀書人的心什麼時候變得這般肮臟了?

“另外我也冇太多銀子。”李楓很坦誠。

“……”

洛千陽深吸了一口氣問:“你憑什麼認為你開的那酒樓將來一定可以穩壓醉霄樓?”

李楓很是驕傲一笑,說道:“就憑我是大乾帝國最好的廚子,醉霄樓那‘絕代佳人’飲品便是我調製出來的,甚至就連楊掌櫃前日招待貴客都得客客氣氣過來請我去幫做十二道菜!”

這話一出,五個膏粱子弟皆一臉震驚,著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

“就憑我用了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便逆襲成為蘇城唯一一個可以跟無雙公子叫板的才子。”

李楓理所當然的說:“所以我開的酒樓要成為蘇城第一酒樓,很難嗎?”

五個膏粱子弟皆用怪異的眼神看著李楓,沉默。

“現在就看五位公子願不願意加入,跟在下一起將這酒樓開起來了。”

李楓行了個大禮,又說:“我這去幫諸位公子準備一桌酒菜,諸位公子一嘗便可知在下的手藝了。”

“當然,若諸位公子有急事,現在便可就此離去。”

“我李楓自然也不會以那信威脅在座諸位公子,若做出此等事叫我天誅地滅,不得好死。”

發完毒誓,李楓再次行禮,這才轉身離開。

門外候著的楊一一相當貼心的送上一杯茶,一臉心疼:“公子說了這麼多話也著實辛苦了,趕緊喝杯茶。”

李楓接過茶,似笑非笑的看著楊一一:“我怎麼覺得你在嘲諷我呢?”

楊一一趕緊否認:“公子說笑了,奴婢哪敢嘲笑公子?”

“我怎麼覺得楊掌櫃想殺了我的心都有了呢?”

楊一一顯得委屈巴巴:“公子怎這般想奴婢呢?奴婢對公子可是忠心耿耿啊,蒼天可鑒。”

李楓喝了一口茶,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我知道我知道,等明日我不在是你的公子了,你纔會殺了我。”

楊一一低著頭,咬了咬牙說:“公子,說笑了。”

李楓哈哈一笑,饒有興趣的看著楊一一,說道:“要不你離開醉霄樓得了,去我那即將開起來的酒樓當掌櫃如何?”

楊一一抬頭,那雙羞答答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李楓,紅唇輕啟:“公子若不擔心那酒樓成為醉霄樓的分店,一一自然是願意的。”

李楓趕緊搖頭:“那還是算了。”

當下李楓走進廚房。

楊一一饒有興趣的在一旁看著。

當看到李楓那精湛的刀工,驚歎連連,問:“公子這廚藝也是自學的?”

李楓笑笑:“在夢裡學的。”

“……公子以為洛千陽他們會跟你一同開酒樓?”楊一一又問。

李楓反問:“楊掌櫃以為呢?”

楊一一眸子眨了眨:“他們知道公子你冇有任何人品可言,即便公子已經發毒誓了。”

“另外他們其實也渴望有一番作為,公子那一番騙死人不償命的話當真說到他們心坎裡去了。”

李楓卻是搖了搖頭:“楊掌櫃錯了。”

楊一一秀眉微蹙。

“他們今日定然不會同意跟我一起開酒樓。”李楓很是肯定的說。

楊一一的眉頭更皺了。

就在這時,廚房外傳來洛千陽的聲音:“李公子可在廚房裡?”

李楓將手中菜刀放下,雙手在那圍裙上一抹,解開圍裙放在一旁,走出廚房。

楊一一趕緊跟著走了出去。

卻見洛千陽等五人就站在那廊下,顯然這是要離開了。

“李公子,楊掌櫃,若無事,我等就不打擾了。”洛千陽行禮,麵無表情的說。

其餘四位公子也都行禮,麵色都有些難看。

李楓回禮,客氣道:“諸位公子慢走。”

“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