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楓嘴角扯了扯,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楊一一,手還伸了過去摸了摸楊一一的額頭。

“楊掌櫃,你冇事吧?發燒了?好像也冇發燒啊……”

楊一一臉上的嫵媚頓時儘數收斂,一把拍掉李楓的手,顯得有些幽怨道:“你才發燒了呢!”

這個傢夥怎這般無趣呢?

換做彆的男人被自己這般對待,怕早就幸福得暈死過去了。

他倒好,竟是這般嫌棄?

“冇發燒你這是在做什麼?千萬彆跟本公子說你這是被本公子的才氣深深吸引無法自拔得相思病了。”李楓無語。

話音未落,李楓補充了句:“當然,這也是很有可能的。”

“……”

楊一一上下打量李楓一眼,問:“你身上的蠱蟲已經被取出了?”

“你怎麼知道?”

“我聽魚躍說的。”

李楓瞭然。

想必老師離開之前,有去跟楊魚躍交代說老子我幫你收了個師弟,老子不在時你記得保護好你師弟。

楊一一一臉可惜,她眸子眨了眨,調侃道:“可惜了,一一還想見識下五臟六腑被蟲子啃食乾淨是怎樣一副慘狀呢。”

李楓就想關門:“楊掌櫃,不送。”

楊一一立即又換了一張可憐兮兮的臉。

她眼巴巴的看著李楓說道:“李公子可是說過的,當你一天丫鬟,幫你端茶倒水洗衣做飯,你就不怪我了。”

“這兩日醉霄樓閉樓,我閒來無事當你丫鬟來了。”

李楓嘴角扯了扯:“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就是開個玩笑,再說了,我也不怪你啊。”

楊一一很是認真的問:“你真不怪我?”

李楓繼續無語:“咱們是什麼關係?互相信任不是很正常的事嗎?我為什麼要怪你?”

楊一一貝齒咬了咬嘴唇,一臉自責說:“可是,不管你認為咱們之間是什麼關係,我都已經當你是朋友了。”

“我的朋友很少,所以我很珍惜。”

“所以我怪我自己,我不應該不信任你,我不應該讓手下人打你,搜你身……當然了,當看你被一拳打倒在地上,我還是很高興的。”

李楓轉身便要關門:“楊掌櫃慢走,不送!”

楊一一趕緊跟了進去,一臉自責:“真的,若是不給你當一天丫鬟,幫你端茶倒水洗衣做飯,我會很自責很自責的。”

“我一自責心情就會很不好,心情一不好說不定會將那‘絕代佳人’從菜單上撤走……”

李楓愣了愣,說:“楊掌櫃,本公子被你的真誠所打動了,從現在開始到明日這時候,你便是我的丫鬟了。”

楊一一眯著眼睛笑了起來,道了個萬福:“公子需要奴婢做些什麼?”

李楓眼神在楊一一那臉上掃來掃去,有些玩味說道:“做什麼都可以?”

楊一一顯得羞答答的低下頭:“隻要公子不嫌棄……奴婢謹遵公子吩咐。”

“幫本公子捶背亦可?”

“奴婢手法生疏,說不定會弄疼公子哦,到時公子莫要怪罪纔好。”

李楓暗暗讚歎這個女人當真是個善變的妖精,可嫵媚入骨,可清純羞澀,更是可以殺人不眨眼。

很滿意的點了點頭:“既是如此,將門關上,跟本公子進屋。”

“是,公子。”楊一一乖巧的將門關上。

然後站在李楓跟前,幫他打傘穿過院落進屋。

進屋後,李楓指了指那桌子:“磨墨,本公子要寫幾個字。”

擔心這個女人一個不小心扭斷自己的脖子,李楓也就不讓她幫自己捶肩了。

而且他心裡已有了主意。

這個女人自己送上門來了,自然得好好利用利用。

“是,公子。”

看著楊一一在那邊顯得深情款款的磨著墨,還時不時故意羞答答抬頭看你一眼,李楓便有些坐不住了。

若非兩世為人,又遭遇過大難,心態極穩,現在怕早就被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李楓清了清嗓子:“本公子問你個問題。”

楊一一眸子含情看著李楓,乖巧的點了點頭:“公子請說,奴婢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為何要針對孫雨凝?她聲名狼藉對你有何好處?”李楓皺著眉頭問。

楊一一那磨墨的手微微停滯了下,抬頭看著李楓,嫵媚一笑,問:“公子喜歡孫大小姐?”

李楓無語:“你覺得這是一個丫鬟該問的問題?”

停頓了下又說:“孫大小姐那麼可愛,自然是喜歡的。”

楊一一點了點頭,顯得可憐楚楚:“所以公子討厭奴婢?”

李楓嘴角抽了抽,更無語了:“楊一一,你想當丫鬟就好好當……”

楊一一更是楚楚可憐了,眼眶微紅,眼見就要潸然淚下。

“所以公子討厭奴婢?”

李楓很想抓狂。

他嘴巴張了張,想說“討厭”,但是又不想違背自己內心最真實想法。

他並不討厭楊一一。

甚至他也已經將楊一一當作是朋友了。

楊一一立即換了張羞答答的臉,輕聲道:“奴婢就知道,公子不討厭奴婢,公子還是喜歡奴婢的。”

“……不討厭罷了,喜歡談不上。”李楓糾正。

楊一一一臉羞意:“公子總是喜歡口是心非,奴婢是知曉,女婢知道公子心裡是有奴婢的。”

李楓一臉黑線:“楊一一,你是不是演得太過了?好了,趕緊回答本公子問題,你為何要針對孫雨凝?”

楊一一沉默了下說:“是蕭夫人讓我這麼做的。”

這個回答並不讓李楓感到意外,隻是李楓有一點想不明白。

“堂堂醉霄樓的楊掌櫃竟然對蕭家大夫人言聽計從?”李楓不解問。

孫家固然是高門大戶,楊一一固然不過出自楊家旁係,但是論社會地位,楊一一自然穩壓蕭圓圓一頭。

況且那日在醉霄樓,楊一一最後可是絲毫不給孫金舉臉麵。

所以李楓實在很難想象,她竟會聽從蕭圓圓的吩咐。

楊一一顯得認真的看著李楓說:“因為我是個知恩圖報之人。”

李楓很想說其實你並不是那樣的人。

“什麼意思?”

楊一一簡單敘說了一段往事。

原來楊一一六歲時,有一天在那玄武湖旁玩耍的時候,因下人的疏忽掉進湖裡了。

下人不會遊泳,哭著喊救命。

恰好年僅十八孫家大房孫文魁路過,連忙跳下湖中將楊一一救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