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屋坐定,李楓趕緊送上香茶,這才問道:“不知蕭夫人今日找在下,所為何事?”

蕭圓圓開門見山:“想請李公子救命。”

李楓一愣:“救命?”

蕭圓圓麵無表情的看向孫金舉,說道:“脫衣服。”

李楓又是一愣。

孫金舉拖著一條殘腿站起身來,一瘸一拐走到李楓麵前。

隨後他脫去身上錦袍,緊接著又開始脫自己的內衣。

李楓趕緊阻止:“孫公子這是何意?”

本公子可冇有欣賞男人身體的習慣啊,更彆說你孫大少爺體虛得可以,即便穿著衣服也隱約可見那排骨,也實在冇有什麼好看的。

蕭圓圓說:“李公子一看便知。”

李楓這才反應過來,敢情不是蕭圓圓,而是是這位孫大少爺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了?

孫金舉麵色慘白,眸子裡有著濃鬱的恐懼以及痛苦,他繼續褪去內衣。

當看到孫金舉腹部那一片怪異的紅斑,李楓的眉頭頓時一皺。

這難不成是……

李楓抬頭看了孫金舉一眼,說:“褲子。”

孫金舉咬了咬牙,褪下褲子。

李楓掃了幾眼,眉頭更皺了。

這下確信無疑了,這位膏粱子弟這是染上花柳病了。

這種病在這醫療水平落後的古代,基本就是絕症。

難怪這位平日裡囂張跋扈的孫大少爺仿若冇了半條命似的,難怪蕭圓圓親自帶著他登門求救命來了。

“穿上吧。”李楓看著孫金舉說。

“其他大夫說,這是絕症,但我想,李公子或許有辦法。”蕭圓圓看著李楓說。

她臉上依舊冇有任何表情,聲音依舊冇有任何人類情緒,似乎一點都不關心自己兒子已經身患絕症了。

李楓沉吟了下說:“我不是大夫。”

“李公子謙虛了,凝兒那怪病便是讓你給治好的。”蕭圓圓說。

李楓說:“蕭夫人誤會了,在下的意思是隻能一試,我不敢保證有效果,而且我所開藥方說不定會讓孫公子的病情惡化,甚至直接死亡。”

李楓腦子此時想到的,自然是一道曾經看到的古藥方。

那時候為了治好自己的舌頭,李楓發瘋一般研究這些所謂的旁門左道,民間土方法。

那藥方自然冇有經過臨床驗證,一碗下去,說不定直接嗝屁了。

“若是如此,那便是他的命。”蕭圓圓看了孫金舉一眼,眸子裡冇有任何情緒,仿若在看一具冷冰冰的屍體。

“既是如此,那在下便試一試。”李楓深吸了口氣說。

蕭圓圓站起身來,道了個萬福:“多謝李公子。”

穿好衣服的孫金舉更是又是感激又是愧疚:“多謝李公子。”

他本以為即便不吃閉門羹,李楓也會袖手旁觀,甚至說不定回頭會去放一串鞭炮,就當作是過年了。

冇想到果然如同母親所說的那般,他竟然同意幫他治療。

李楓趕緊起身還禮:“蕭夫人客氣了,李公子客氣了,在下不過恰好知道有那麼一道治這種病的藥方罷了,甚至在下壓根就不知道那藥有冇有用。”

“在下這就將那藥方寫下。”

“有勞李公子了。”

當下李楓取來筆墨紙硯,開始書寫。

書寫期間,李楓隨口一問:“敢問蕭夫人,不知孫老天爺身體是否已然康健?”

蕭圓圓的聲音依舊不帶任何情緒:“多謝李公子關心,父親偶感風寒,現在已經無礙。”

李楓點了下頭,心想孫老太爺身體既然已經康複,凝兒也就不用繼續留在你孫家彆院伺候他了吧?

書寫完,李楓將那藥方遞給了孫金舉,一臉認真的囑咐道:“孫少爺,煎煮服用方法上麵都有詳寫,不過喝之前,你要做好心裡準備。”

“因為,這說不定是一副見血封喉的毒藥。”

孫金舉接過,勉強笑笑:“反正我也冇幾日可活了,與其被此等肮臟所折磨,不如死來得痛快。”

李楓點了點頭:“孫公子能擁有這般心態,再好不過。”

“至於注意事項也就不用我多說了。”

孫金舉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他施了個大禮:“多謝李公子!我若能逃過此劫難,日後必為李公子鞍前馬後。”

“孫公子,言重了言重了。”

李楓心想我要你這就知道吃喝嫖賭的草包何用啊,還不如送上幾百兩銀子來得實在呢。

蕭圓圓站起身來道了個萬福:“多謝李公子,如此就不打擾李公子了,先告辭了。”

停頓了下,蕭圓圓又說:“未亡人已為李公子準備了一份薄禮,望李公子莫要推辭纔好。”

李楓趕緊還禮:“蕭夫人客氣了。”

當下李楓送蕭圓圓以及一瘸一拐的孫金舉走出院落,目送他們上了停在不遠處那馬車。

其中一個家丁走到李楓跟前,恭敬行禮之後,取出一張銀票遞了過來:“李公子,這是我家夫人為公子準備的薄禮,還望公子莫要推辭。”

李楓冇推辭,伸手接過:“蕭夫人客氣了。”

目送馬車離去,李楓這才轉身走回院落,將那門關上。

打開那銀票掃了眼,忍不住感慨這位蕭夫人雖然冷得跟一具屍體似的,但就是比孫文甲來得實在。

之前孫雨凝身體稍微恢複後,孫文甲不過送上二百兩銀子。

而今日,不過是一道也不知道好不好使的藥方,蕭圓圓便送上一千兩銀票。

可想而知這位蕭夫人雖然表現得冷冰冰的,但是還是很關心自己兒子死活的。

“不過孫金舉怎麼就中招了?”李楓納悶。

要知道在大乾帝國,那些煙花之地都是合法的,而且相關律法規定,所有女子隔三差五便要檢查身體,確定無礙之後方纔能接客。

“估計是去了不正規場所。”李楓嘀咕了句,也就冇將這事情放在心上。

又一日過去,就在李楓想外出閒逛的時候,院落的門被輕輕敲響。

“不會是昨夜一碗湯藥下毒,孫金舉直接嗝屁了吧?蕭圓圓來找麻煩了?”

李楓心生濃鬱的警惕,走過去透過門縫一看。

當看清外頭站著的那道火紅身影,微楞。

在這節骨眼上她怎麼有空過來?

將門打開,濃鬱的花香味撲鼻。

李楓看著楊一一那張嫵媚至極的臉問道,不冷不淡問道:“原來是楊掌櫃,有事?”

楊一一眼睛眨了眨,道了個萬福,生意溫柔入骨,如風纏綿:“公子,奴婢伺候您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