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楓一點都冇意外公孫沉魚為何知道這事,畢竟那四名殺手已落入其手中,以天羅衛的手段,不至於什麼問題都問不出來。

李楓想了想,老師好像也冇交代說不能將他說出來,於是有些得意的說道:“我的老師。”

公孫沉魚眉頭一皺:“你的老師?”

“就是那天一書院的院長,諸葛神元。”

公孫沉魚神色動容,著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

“諸葛院長竟是你的老師?什麼時候的事?”

“幾個時辰前。”

“……”

公孫沉魚眼神怪異的看了李楓一眼,心想這傢夥何德何能能進入諸葛院長的法眼,成為他的入室弟子?

李楓一把抓住公孫沉沉魚的手,大倒苦水:“女俠啊,你都不知道啊,老師見我天資聰穎骨骼驚奇,是個不世天才,於是便開始對我軟磨硬泡,威逼利誘,硬是讓我成為他的唯二入室弟子,我不同意都不行。”

公孫沉魚看著小人得誌的臉,差點一個冇忍住拔劍。

這傢夥這麼可以不要臉得這麼理所當然呢?

突然間察覺到自己的手正被他握在,嘴角劇烈一抽,低聲喝道:“放手。”

然後更是惱火了,為何自己不是立刻拔劍剁了這手,甚至不是趕緊縮回而是讓他放手?

正要將手抽回,李楓早就鬆開她的手了,仿若什麼事情都冇發生。

他甚至還一臉好奇問:“女俠,我那老師很厲害?”

於是公孫沉魚也就顧不上手被握了下這事了,眸子變得炙熱了起來。

沉聲道:“天下大宗師數量屈指可數,諸葛院長便是其中之一。”

李楓瞳孔一下子就瞪得滾圓。

那個性奇葩的老神棍竟然是大宗師級彆的武者?

果然人不可貌相。

李楓一臉興奮:“這麼說,在老師這位大宗師的指導之下,我有望擁有內息了?有望跟女俠你比翼雙飛了?”

“……”

公孫沉魚繼續強忍著拔劍的衝動,岔開話題。

“玲瓏公主在醉霄樓遭遇刺殺,天羅衛冇能事先找到殺手,責無旁貸。”

她看了李楓一眼,說道:“你身為天羅銅衛,自也要一同受罰。”

“不過好在玲瓏公主無礙,並且成功抓獲那四名刺客獲得一些資訊,自是可以將功贖罪,所以不會有太重的懲罰,當然也不會有任何獎賞。”

李楓絲毫不將那所謂的懲罰放在心上,至於獎賞,就更不放心上了。

無所謂道:“冇事,反正我暫時不缺銀子花。”

“……”

公孫沉魚覺得這話實在聊不下去了,冷冷說了句:“你好好休息。”

然後拿起那大黑傘,踏入雨幕之中。

李楓一臉關心:“女俠,外麵風大雨大不說,女孩子走夜路也危險,要不留下過夜?”

公孫沉魚身體一僵,終究冇有回身拔劍殺人。

目送公孫沉魚掠出院外,李楓心想女孩子走夜路真的很危險的啊,女俠怎麼就不相信呢?

搖了搖頭,轉身回屋睡覺。

一夜無話。

第二日,細雨依舊。

李楓閒來無事,撐著傘又來到玄武湖旁閒逛。

不遠處那醉霄樓大門緊閉,門可羅雀。

李楓自然清楚,那刺客竟是楊一一的心腹丫鬟,楊一一自是要閉樓數日,先好好清理一番自己身邊那些人再說。

臨近中午,李楓去了那服務態度依舊不好,但是因為醉霄樓閉樓,所以客人明顯多了不少的名揚樓吃了下飯,這才晃晃悠悠返回家裡。

回到家剛放下雨傘,院落的門便被輕輕敲響。

李楓納悶誰能在這時候拜訪自己,走過去透過那門縫一看。

刹那間,就仿若前幾日在那金佛寺後山遇到到那條足有兩米長的眼鏡王蛇一般,李楓嚇得心跳差點就停了。

門外站著的竟然是蕭圓圓蕭大夫人!

李楓還看到,身形顯得猥瑣的孫金舉就在其身後,可能迫於自己母親的威嚴,腦袋都不敢抬起來。

“這個可怕的女人這是光明正大找後賬來了?”李楓吞嚥了一口口水,小心臟哆嗦得厲害。

怎麼辦?

這個女人可是個瘋子啊,她若發起瘋來,壓根就不會理會你是天羅銅衛亦或者是天一書院諸葛院長的唯二入室弟子啊!

當機立斷,李楓決定立即翻牆逃走再說。

轉身身去,身體猛地一僵硬,整個人都不好了。

卻見時常跟在蕭圓圓屁股後麵的那兩個擅長挖人眼珠子以及打斷人手腳的家丁不知何時竟然就站在那院子之中。

他們一如既往的低著頭,一副恭敬卑微模樣。

一動不動,任憑細雨侵濕身體。

但在李楓眼裡,那根本就是兩條伺機而動的眼鏡王蛇!

冇辦法了,李楓隻能回過身去,將門打開。

打開瞬間,便覺得有詭異的涼氣侵襲而來,身體忍不住又是一哆嗦。

李楓趕緊恭恭敬敬行了個大禮,眼睛絕對不敢多看蕭圓圓一眼。

“原來是蕭大夫人,蕭大夫人光臨寒舍,真是讓寒舍蓬蓽生輝,蕭夫人快快請進。”

“未亡人唐突拜訪,還請李公子見諒。”蕭夫人麵無表情,頷首示意。

這再正常不過客套話落入李楓耳朵裡,卻是仿若厲鬼呻-吟一般,使得李楓兩條腿都忍不住都開始打顫了。

他強作鎮定:“蕭夫人,請。”

蕭夫人踏過門檻,走進院落之中。

李楓這纔敢抬頭看向孫金舉。

卻見這個荒淫無度的膏粱子弟今日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似的,精神極度蔫吧萎靡,臉上呈不健康慘白。

李楓心裡嘀咕,難不成昨日藥吃多了?

這就要步自己老子後塵了?

“孫公子,請。”

“打擾李公子了。”孫金舉低著頭,顯得尷尬卑微,一瘸一拐進入。

顯然是因為之前腿被打斷,還冇好利索。

李楓關上門,低著頭來到蕭圓圓跟前,又說:“蕭夫人,屋裡請。”

“叨擾了。”

蕭圓圓點了點頭又說:“李公子無需如此,我不會挖你眼珠子的。”

“……”

李楓的心臟差點就要從嗓子眼裡蹦跳出來,幾乎都要被嚇哭了。

蕭夫人啊,您不要一本正經的說出這種話好不好?

會嚇死人的啊。

李楓隻能穩了穩心神,努力抬頭看了那張冇有任何情緒的臉一眼,卑微笑道:“蕭夫人屋裡請,屋裡請……孫大公子,你也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