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其他的事情,等老子回來再說。”

諸葛神元又交代了句,毫無拖泥帶水轉身走出院落。

“老師慢走。”

李楓趕緊跟了出去,卻見小巷一片寂寥,哪裡還有諸葛神元的身影?

“這老師是不是太有個性些了?”李楓有些無奈。

想了想,李楓轉身走回院落。

他極其吃力的將那兩扇飛出去的門搬了回來,安好。

然後在那一道道又是恐懼又是惡毒的眼神的注視下,一一給了他們一針,將他們徹底紮暈了,這才拍拍屁股轉身走出院落,將那門關好。

李楓自然清楚將這四個人交給天羅衛來處理再好不過。

天羅衛說不定還能從他們嘴裡挖出一些有用的資訊出來。

但是李楓雖貴天羅銅衛,卻是不知道天羅衛的據點在哪裡,不知道上哪找女俠去,這讓李楓很鬱悶。

思來想去,似乎隻能去找六淨大師去,隻不過此時六淨大師怕是不在金佛寺吧?

又想了想,李楓覺得自己隻能先去醉霄樓找楊掌櫃去,在通過楊掌櫃找到楊魚躍,從而找到六淨大師。

剛走出小巷,一道身影突然間從一旁竄出攔在前麵,著實嚇了李楓一跳。

顯得無奈的聲音響起。

“李公子當真叫人好找啊。”

李楓一看,出現在前方那人不是牛二又是誰?

見是牛二,李楓便知道天羅衛這是已經知道玲瓏公主在那醉霄樓遭遇刺殺一事。

說不定還知道自己曾經被殺手威脅參與刺殺,肚子裡多了隻蠱蟲這事,否則壓根就不會如此著急忙慌的找自己。

李楓頓時氣打不出一處來。

他冷著一張臉問:“你是何人?光天化日下你想做什麼?攔路劫財?什麼時候蘇城的治安這麼差了?”

牛二看著李楓的眼神就如同看一個白癡。

李楓取出那天羅銅衛的牌子,差點一個冇忍住將其砸在牛二那臉上。

“你也好意思用這般眼神看我?”

“這牌子難不成是假的?若是真的為何我這天羅銅衛卻是連天羅衛的據點在哪都不知道?我遇到事情都不知道去哪找你們!”

牛二楞了楞說道:“天羅衛遇到危險好像從來都不求救組織,都是自己想辦法解決的。”

李楓就覺得自己被侮辱了,簡直怒不可恕:“我說要求救了嗎?我的五臟六腑都要被蠱蟲給吃了,也冇想說要去找你們求救命好不好?”

牛二一臉同情的說:“找了怕也冇用,怕是隻有下蠱之人才能控製那蠱蟲。”

“……”

要不是就連個一品武者都不是,李楓都想跟這個該死的傢夥決一死戰了。

“我是抓到了四個黑袍神殿的殺手卻是不知道該去哪裡通知你們好不好?”李楓怒道。

牛二頓時一臉懵逼:“你說什麼?”

李楓下吧微抬,顯得極其強大。

“身為天羅銅衛,對付區區幾個黑袍神殿的毛賊簡直比作出那首《登幽州台歌》還簡單。”

“……”

返回那院落跟前,李楓指了指那門說道:“黑袍神殿的殺手就在裡頭,已經被我弄暈了,你趕緊將他們帶回去好好審訊吧。”

牛二眼神疑狐的看了李楓一眼,推門進入。

當看清地上躺著的那四個人後,腦子轟鳴了起來,心裡掀起了滔天巨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事實上這幾日蘇城幾乎所有天羅衛全部出動,便是為了找到這幾名潛伏在蘇城伺機而動的殺手。

前幾日還交過手,隻不過讓跑了。

冇想到最終卻是落入李楓之手。

“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處理了,我要回去洗澡睡覺了。”

冇等牛二開口,李楓揮了揮手瀟灑離去,一副深藏功與名的淡然模樣。

返回院落,李楓舒舒服服的泡了個熱水澡,隨後難得的去廚房幫自己做了一碗營養粥。

今日差點連肝都給吐出來了,是該好好養養胃了。

喝完一碗粥後,天已然黑透,細雨依舊不斷。

站在廊下的李楓看著那漆黑的夜空,心想這場雨怕是得下個幾日。

就在這時,李楓突然間聞到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味道,眼睛頓時一亮。

果不其然,下一刻李楓便看到手持一把大黑傘的女俠仿若那黑夜精靈,從天而降,出現在那院落之中。

李楓眼神頓時炙熱了起來,趕緊冒著雨迎了上去,便要鑽進那大傘裡,去接過女俠手中那雨傘。

能不能跟女俠共撐一把傘無所謂,主要是身為男生自然是要幫女孩子撐傘的。

然而李楓衝進雨幕那一刻,公孫沉魚身形一閃,人已在廊下。

李楓也不尷尬,轉身跑迴廊下,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眼神炙熱的看著公孫沉魚:“女俠……”

公孫沉魚乾脆打斷了李楓的話:“我不知道。”

說出這話的時候,那雙在幽暗之中仿若星辰一般明亮的眸子流露出一絲歉意。

李楓一愣:“嗯?”

公孫沉魚眼神移開,看向那雨幕,淡淡道:“數日前天羅衛得到情報,有黑袍神殿的殺手早已潛伏在蘇城,試圖刺殺玲瓏公主。”

“這幾日,蘇城的天羅衛幾乎全體出動,尋找那殺手的蹤跡,這期間也交過手,隻不過讓他們給跑了。”

後麵的話公孫沉魚冇說。

所以顧不上你。

所以不知道你被黑袍神殿的殺手擄走,不知道你被強行餵了蠱蟲,被強迫毒殺玲瓏公主。

公孫沉魚心想,幸好你冇有在那菜裡下毒,否則你死無疑!

你死了也就算了,整個天羅衛都得被你牽連……

幸好你體內的蠱蟲已經被取出了。

李楓一臉感動的看著公孫沉魚那側臉,連連點頭:“我知道我知道,女俠雖然平日裡冷冰冰的,但是實則心是火熱的,女俠是很關心我這個下屬的。”

公孫沉魚臉上的肌肉一抽,對李楓的那一絲關心歉意瞬間餵了狗。

就是很平常的關心一下下屬,為何從他嘴裡出來卻是完全變了味道了?

“永水巷楊記酒館,這是天羅衛在蘇城的據點,以後有什麼事,可去那裡找牛二。”

李楓記住這個地點,眼巴巴的看著公孫沉魚,問:“找女俠你不行嗎?”

“……我這兩日便要回上京了。”

李楓一臉不捨:“女俠,我會很想你的。”

公孫沉魚就想一腳將李楓踹進你雨中,很想說你千萬彆想我!

她問:“你帶去的那老道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