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淨大師開門見山:“阿彌陀佛,李施主是個聰明人,想必已經清楚之前這房間裡發生過什麼事了。”

李楓點了點頭,問:“有個丫鬟試圖刺殺公主?”

說著李楓看了楊魚躍一眼,卻見楊魚躍左手手掌被用紗布包裹著,麵色泛白,便知怕是這位無雙公子替公主攔下殺手致命一刺。

所以這位無雙公子也是一名武者?

李楓想哭,這個世界的武者難不成多如狗?

“阿彌陀佛,正是如此。”六淨大師說。

李楓微鬆了口氣:“幸虧佛主保佑,公主無礙。”

玲瓏公主相當不滿的瞪了李楓一眼:“醜八怪,誰說本公主無礙了?表哥因為本公主手都受傷了,本公子都快心疼死了好不好?”

說著,玲瓏公主一臉心疼的看著楊魚躍。

楊魚躍下意識的將那受傷的手縮回了些。

李楓瞥了麵色淡然的楊魚躍一眼,暗暗吃驚。

楊魚躍竟然是公主的表哥?

李楓還以為楊魚躍這是頂著禦賜“無雙公子”的名頭,加上楊家的強大背景,再加上方纔幫公主攔下殺手致命一襲,這纔有資格坐在公主左右。

冇想到竟還有皇親國戚這層身份。

六淨大師提出自己的疑問:“李施主,楊掌櫃說,你先前在廚房提醒過她,她身邊的那丫鬟有問題,不知李施主是從何得知的?”

“另外楊掌櫃是懷疑李施主在這菜裡下毒,這纔去的廚房。”

說著六淨大師取出那個碧綠色藥瓶子放到李楓麵前。

“當然小僧已經檢查過了,這十二道菜是冇有任何問題的,這瓶子殘留的小僧雖不知是何物,但是無毒這點毋庸置疑。”

“隻是,小僧不明白的是,這東西若是僅僅隻是佐料,為何李施主要那般偷偷摸摸,讓人誤以為李施主這是在下毒,企圖謀害公主?”

李楓搖了搖頭,微微苦笑說道:“大師可還記得昨日在下跟大師提及,在下誤服了隻蟲子這事?”

“事實上,在下不是誤服,而是被強迫吞下那蟲子。”

六淨大師眉頭一挑:“究竟發生什麼事?”

當下李楓將前日的遭遇簡單的說了下。

“你是說那蟲子聽到那形狀獨特的哨子,便會開始蠕動,撕咬你的五臟六腑?”六淨大師的麵色變得極其凝重。

李楓點了點頭。

“如果小僧冇猜錯的話,那便是西莽帝國特有的蠱蟲,難怪小僧冇能查出公子的身體有何異樣。”

如此說來,策劃此次刺殺的自然便是那黑袍神殿無疑了。

天羅衛竟讓這黑袍神殿的殺手驚擾到公主,實屬失職!

“蠱蟲?”

李楓之前看過類似的電影,頓時一身雞皮疙瘩。

六淨大師麵色凝重道:“此蟲的確如那男子所說的那樣,七日後便會失去控製,將開始以李公子的五臟六腑以及血肉為食,到時神仙難救!”

楊魚躍眉頭皺了起來。

玲瓏公主一臉惡寒的撇了撇嘴,好噁心。

李楓苦笑搖了搖頭,又將那男子以此蠱蟲相要挾,以及自己的猜測一一說了。

“也正是因為那男子知道‘絕代佳人’這飲品是我調配出來的,所以我便猜測此事若跟楊掌櫃沒關係,也必定跟那三個丫鬟有關。”

“而後在廚房,當楊掌櫃進入指責我往那菜裡下毒的時候,我便排除了楊掌櫃的嫌疑了,更是明白過來了,對方讓我往菜裡下毒不過就是個幌子。”

“其目的便是要將楊掌櫃引開,好讓那丫鬟代替楊掌櫃招待貴客,從而得到最佳動手的時機!”

楊一一聽得一個冷汗淋漓。

她竟然犯了最愚蠢的錯誤,難怪李楓說她是白癡。

六淨大師站起身來,單手立掌,一臉慈悲:“阿彌陀佛,李施主此舉,小僧歎服。”

要知道,一般人性命受到此等要挾自是要乖乖照做。

而且明知自己說不定冇幾日可活了,竟還能擁有這般心態,當真了得。

李楓起身回禮,謙虛道:“大師言重了,在下隻不過心地善良人品高尚,即便是死也萬萬做不出此等害人之事,僅此而已。”

“……”

六淨大師向來老實,於是也分不清李施主這是在謙虛還是在不要臉的自誇,隻能說道:“李施主放心,小僧自會竭儘所能找到那個男子,讓他將你體內的蠱蟲引出。”

“多謝大師。”李楓點了點頭,心裡也不抱太大希望。

對方既然連公主都敢行刺,自然早就做好完全的撤退準備,絕不可能如此輕易便被抓住。。

李楓看著玲瓏公主行禮:“不知公主打算如何處置楊掌櫃?”

楊一一身體一顫,活吞了李楓的心都有了。

這該死的登徒子問這問題是什麼意思?提醒公主說尚未處自己?

楊一一知道,雖說自己也是受害者,但是僅憑刺客是她的心腹這一點,她責無旁貸。

她雖出自楊家,雖表麵上是楊魚躍的堂姐,但是終究隻出自旁係。

她父親文不成武不就,是個平庸之輩,壓根就不太受家族的重視,更彆說她這個女流之輩了。

出了這麼大事,楊家想必也不會出麵替她求情,甚至有可能還會一腳將他們踹出楊家,徹底撇清關係。

玲瓏公主顯得凶狠的瞪了楊一一一眼,惡狠狠道:“竟害得本公主受到如此大的驚嚇,害得表哥手受了傷,就算不殺你,本公主也要將你……”

想了想,玲瓏公主說:“那便將你冇收入官,淪為官妓好了。”

楊一一臉色又慘白了幾分,眸子惶恐至極,身體微微顫抖了起來。

李楓眼皮微跳,這位公主殿下還能再刁蠻任性一些嗎?

楊魚躍眉頭皺了皺,說道:“我傷勢無礙。”

這自然是求情。

六淨大師更乾脆:“阿彌陀佛,玲瓏,楊掌櫃說到底也是受害者,罪不至此。”

楊一一目中流露出感激。

玲瓏公主顯然是要將自己所受到的委屈往楊一一身上撒了,惡狠狠道:“今日除非父皇收回那道旨意,否則誰來求情都不行!”

六淨大師苦笑,他自然清楚那是怎樣一道旨意,隻是父皇怎麼可能收回那旨意?

玲瓏使起性子來,果真叫人頭疼不已。

李楓行禮說道:“公主……”

玲瓏公主凶狠的瞪了李楓一眼:“醜八怪,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本公主不追究你的罪責你就應該偷樂了,彆逼本公主連你一同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