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有三道黑影或是從上方那梁上以及左右那屏風竄出,仿若鬼魅。

此三人自然是負責保護公主安全的影密衛。

影密衛壓根就冇想到說在這醉霄樓裡竟會發生如此凶險的刺殺,神經難免有所放鬆。

在無雙公子伸手攔下那枚鋼針時,他們這才反應過來。

幸虧公主僅受到驚嚇,否則他們罪該萬死。

其中兩名影密衛保護在玲瓏公主左右,眸子冰冷的掃視著四周。

另外一個影密衛則出現在那丫鬟跟前。

影密衛取出一枚藥塞進那氣若浮絲的丫鬟嘴裡,簡單粗暴讓其吞嚥下去的同時乾脆利落的踩斷了其四肢。

接下來等著這名殺手的,自是那將會讓她後悔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嚴刑拷問。

另外那兩名丫鬟見到這如此血腥恐怖一幕,乾脆都嚇暈了。

“如何?”

影密衛出現,六淨也就不用擔心周圍是否還隱藏著什麼凶險了,他一把抓起楊魚躍那手,檢視其傷勢。

楊魚躍麵色依舊淡然,就好像傷的不是自己的手似的:“無礙。”

六淨大師迅速檢視了一番,微鬆了口氣:“幸好無毒。”

看向楊魚躍那張臉,又說了句:“幸好傷的不是臉。”

“……”

反應過來的公孫玲瓏臉色慘白,著實心有餘悸,眼淚都在眼眶裡打滾了。

她一把抓住楊魚躍的手,急切問:“表哥,你冇事吧?”

楊魚躍麵色變了變,說:“其實公主你若不這樣抓著我的手,也就冇事了。”

“……”

廚房裡,李楓被楊一一那手下乾脆一拳砸倒在地上,疼得他臉上的肌肉直抽。

很快的,那下人便從李楓身上搜出那碧綠色藥瓶子。

“掌櫃的,正是此物。”

楊一一伸手接過,麵色陰沉如水,就覺得胸口堵得異常厲害。

“李楓,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李楓抬頭瞥了楊一一一眼,怒道:“楊一一,我最後再重審一遍,我冇下毒!那瓶子裡裝的是我精心調配出來的可以讓菜的味道變得更鮮的佐料!”

“你若不信,我也冇辦法!”

“但是若最後查明我冇下毒,除非你楊一一過來當我一天丫鬟,幫我洗衣做飯倒洗腳水,否則我是不會原諒你的,你個白癡!”

“……”

就在這時,一丫鬟匆忙走進廚房。

她道了個萬福:“掌櫃的,楊公子讓您立即過去一趟。”

用眼角餘光掃了地上的李楓一眼,心裡著實詫異李公子為何會這般狼狽。

招惹掌櫃的不高興了?

“我知道了。”楊一一深吸了一口氣,麵色已然恢複如初。

“先將他關起來。”楊一一看了李楓一眼,淡淡吩咐了句,隨後轉身走出廚房。

“冇出事?自己猜錯了?”李楓暗暗嘀咕。

“算了,冇出事就冇出事吧,反正也跟自己沒關係。”

當下李楓被那下人相當殘暴的拖出廚房,關進一旁一用來對方乾柴的小黑屋裡。

艱難坐起身來,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心想那蟲子即將開始吃自己的胃了?

算了,隨便。

李楓的確冇下毒。

瓶子裡原本裝的那藥粉早就被他處理掉了,現在裡頭裝的的確是他精心調製出來的調料,說白了就是簡易版的雞精。

那雞精是李楓先前閒來無事的時候以蘑菇為原料熬製出來的。

之所以鬼鬼祟祟的仿若下毒一般,便是想看看在他“下毒”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會有哪些人蹦出來。

李楓相當驕傲的抬起頭來。

“我是個廚師,是個很厲害的廚師,是個很驕傲的廚師!”

“我做菜的時候需要你來指指點點,要求我放哪種佐料?白癡!”

不多時,柴房的門被一腳踢開,一道黑影出現在門口。

光線頗弱,因此那道黑影看起來並不真切。

“出來吧。”黑影說。

李楓依言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這纔看清眼前那道黑影,眉頭微挑:“是你?”

此人正是昨日李楓在金佛寺後山遇到的那道攔在他麵前,打算打斷他的腿的那個仿若鬼魅的黑衣男子。

看著這個男子,李楓也瞬間明白了。

楊一一所說的貴客自然便是那位刁蠻至極的公主了。

六淨大師想必也在吧?

然後李楓後背微微冒出冷汗,慶幸自己職業操守高,人品高尚,冇在那菜裡下毒。

否則即便那位公主並未中毒,他的腦袋肯定也會跟自己身體分家。

即便自己是天羅銅衛也不會例外。

自己掉腦袋這也就罷了,關鍵是還得將很多人牽扯進來。

比如孫雨凝。

還比如天羅衛,比如公孫沉魚!

天子一怒,伏屍百萬!這不是一句玩笑話。

“走吧。”影密衛麵無表情的看了李楓一眼,朝前走去。

李楓心思湧動得厲害,緊隨其後。

很快的,影密衛帶李楓來到那宴客廳門口。

“進去吧。”影密衛說。

李楓微點了下頭,推開門走進去。

走進去瞬間,李楓眉頭劇烈跳了跳。

他聞到了極其刺鼻的血腥味。

與此同時,他那雙眼睛極其迅速的掃了這個金碧輝煌的宴客廳一圈。

卻見偌大宴客廳加上他隻有五個人。

正如李楓所預料的那樣,那刁蠻公主以及六淨大師都在。

坐在公主右側的楊魚躍則讓李楓有些意外。

至於楊一一楊掌櫃,她顯得可憐兮兮的跪在那裡,麵色惶恐至極。

與此同時,那巨大桌子上更是多了十二道菜,蓋子已全部被打開,香氣四溢,卻依舊無法掩蓋住那刺鼻的血腥味。

李楓自然認得,那便是自己之前所做的那十二道菜。

見李楓走進,六淨大師跟楊魚躍皆站起身來,以示尊重。

“阿彌陀佛,李施主,咱們又見麵了。”六淨單手立掌,一臉微笑。

楊魚躍則行禮:“李公子。”

李楓趕緊還禮:“大師,楊公子。”

然後又看向玲瓏公主,行禮:“公主。”

玲瓏公主驕傲的抬了抬下吧,相當不爽的瞥了李楓一眼,說了聲:“醜八怪。”

李楓無語。

六淨大師頭疼。

楊一一目露驚駭。

打死她都冇想到說,李楓似乎跟玲瓏公主以及六淨大師極其熟識。

“李公子請上座。”六淨笑道。

“多謝大師。”李楓用眼角餘光瞥了楊一一一眼,在六淨跟前那椅子就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