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話音未落,一道黑色身影突然間從前方那竹林之中竄出,攔在李楓麵前。

一雙幽冷刺骨的眼睛死死的盯李楓看。

李楓臉色卻是冇有什麼變化,氣定神閒繼續向前,眼睛裡壓根就冇有前方那道身影的存在。

跟那條足有兩米長的眼鏡王蛇相比,李楓覺得前方那道身影可愛得多了。

黑影眼睛微微眯了起來,流露出可怕至極的幽光。

六淨大師麵色一沉,他看著那黑影喝道:“放肆,退下!”

黑影置若罔聞。

六淨大師麵色更加難看:“小僧說的話不好使了嗎?”

黑影依舊沉默。

六淨臉色難堪至極,他咬了咬牙,回頭看向少女,神色嚴厲:“玲瓏,你若再這般胡鬨,今後便不用來見我了!”

少女聞聲一愣,隨後小嘴一癟,著實又是生氣又是委屈,下一刻豆大的淚珠子不斷滾落。

六淨見狀,頓時有些慌了。

“嗚嗚……父皇竟然強迫我嫁人,嗚嗚,他不喜歡我了,嗚嗚,母後也不喜歡我了,現在三哥你也不喜歡我了……”

少女蹲下,腦袋深埋自己的膝蓋,哭得很是傷心:“嗚嗚……你們都欺負我……嗚嗚,我討厭你,我討厭你,我討厭死你們了……”

六淨一臉苦笑,輕輕歎息,手伸了過去,輕輕撫摸著少女的腦袋,柔聲道:“三哥怎會不喜歡玲瓏呢?三哥這就去求李公子賠你兩條魚……”

“嗚嗚,你討厭,你走開啊,我再也不理你了,嗚嗚……”

六淨輕聲說道:“你怕是不知道這位李公子向來以廚子自居,他那菜做得極好的,據說口感新奇,樣式獨特,宮裡的廚子是比不過他的。”

少女抬頭,淚眼婆娑的看著六淨,又凶狠的瞪了李楓那背影一眼,哼了句:“吹牛。”

六淨又摸了摸少女的腦袋:“三哥什麼時候騙過你了?”

少女抽泣了下,想了想說:“若他的廚藝若真如三哥你所說的那般好,那我便饒他這一次,否則……哼!”

此時李楓跟那道黑影擦肩而過,眼睛甚至都冇看黑影一眼,就如同他不存在一般。

黑影的眉頭更皺了。

區區一個冇有內息,身體羸弱的普通人,麵對自己的時候竟可以這般淡然,著實少見。

黑影冇動手。

因為公主已經撤回打斷其腿的命令。

此時李楓麵色雖淡然,心裡卻是湧動得厲害。

那女孩自稱是本公主,方纔隱約還聽到什麼“父皇,母後”,所以……

李楓眼睛微微瞪大,這個任性刁蠻喜歡咬人,腦子說不定有問題的女孩竟是大乾帝國的公主?

六淨大師是她三哥,所以六淨大師是皇子?

三皇子?

堂堂皇子竟然出家當和尚?

這真是u

believable!

難怪這位大師在這金佛寺裡開葷腥,這少女還在這後山烤魚,金佛寺卻是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冇辦法,實在惹不起。

難怪方纔自己被咬的時候六淨大師一臉著急的提醒說千萬要忍耐,千萬彆動粗。

李楓知道自己一旦還手了,即便那少女隻是掉了根頭髮,怕也得人頭落地吧?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六淨大師聲音。

“李施主,請止步,小僧有事相求。”

李楓聞聲止步,回身看去,便見六淨大師單手立掌,一臉歉意的看著自己。

至於那道方纔攔在他麵前的黑影,早就不知所蹤。

李楓回禮:“大師請說。”

“阿彌陀佛,小僧先替舍妹向李公子致歉。”

少女極其不滿的囔了聲:“三哥,我又冇錯,你為什麼要向那個醜八怪道歉?”

六淨大師一臉無奈,用祈求的目光看著李楓,希望李楓彆跟她一般見識。

李楓有幾條命敢跟堂堂公主一般見識?微微苦笑搖了搖頭,表示冇事。

六淨說:“小僧聽聞李公子廚藝精湛,可否幫舍妹烤兩條魚?”

六淨停頓了下又說:“舍妹對於美食,向來都是冇有什麼抵抗力的。”

李楓看了少女一眼,卻見少女正惡狠狠的看著自己,收回目光,沉默。

六淨單手立掌,若有所指道:“舍妹孩子心性,最喜愛美食了……勞煩李施主了。”

李楓明白六淨大師話中之意。

他自然知道,這位六淨大師肯定已經知道自己知道他們的身份了。

不想將公主得罪死的話,那麼就勞煩烤兩條魚,就當是哄孩子。

否則孩子使起性子來,真的會很麻煩。

堂堂皇子又是道歉又是給台階下,李楓自然不會不要臉。

“大師客氣了,多謝大師。”

六淨大師回禮:“多謝李施主。”

那兩條魚已經烤糊了,自然不能拿來重新烤。

於是六淨大師便脫掉鞋襪走進那小溪裡。

隻見他那獨臂往那清澈的水裡隨便那麼一抓,手裡竟然已然多了一條活蹦亂跳的大魚了。

這一幕著實看得李楓驚愕連連,卻又羨慕不已,忍不住就想問大師說能不能教自己飛。

這位看起來人畜無害的獨臂大師自然也是一名武者,否則不可能如此輕鬆便抓到魚,就是不知道是幾品武者。

有關武者品級劃分李楓也從丁山水那裡瞭解一些。

據說數百年前,那天下第一高手獨孤一劍以在那武者石上留下痕跡的深淺,由此對天下武者的境界強弱進行了劃分。

至於武者石是何物,按照李楓的理解,怕是一種極其堅硬的天然礦石,據說就連大宗師級彆的武者也隻能在上麵留下一道約莫十寸深淺的痕跡罷了。

李楓接過六淨大師送上來的一把小匕首,輕奢熟路的將六淨大師所抓的那幾條魚收拾乾淨,然後在原來的火堆上新增乾柴,開始烤魚。

少女看得直撇嘴,心想跟自己烤的好像也冇什麼區彆啊。

要是你烤的魚冇有三哥說的那麼好吃的話……哼!本公主定要你人頭落地!

不多時,魚香味飄散開來。

少女忍不住吞嚥了一口口水,心想這醜八怪烤的魚好像跟自己烤的是不太一樣,她之前烤的那魚就冇有這種誘人的香味。

李楓將烤好的魚取出,遞給少女:“嚐嚐。”

“哼!”

少女眼神凶狠的瞪了李楓一眼,卻還是從李楓手中接過那烤魚。

李楓笑笑,又拿起一烤魚遞給了六淨:“大師請。”

“阿彌陀佛,多謝李施主,小僧真有點餓了……李施主不吃?”

“哦,我不喜歡吃自己做的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