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自然知道李施主為何用此等眼神看著自己。

他淡然一笑,單手立掌,說道:“阿彌陀佛,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所以小僧偶爾也吃葷。”

“當然自然不能在寺中開葷,在這後山開葷主持以及諸位師兄是不管的。”

李楓艱難的點了下頭,道:“原來如此。”

“李公子,請。”

“大師請。”

走到跟前,少女那雙大眼睛顯得有些好奇的上下打量著李楓。

這是一個長得跟洋娃娃一般可愛的少女。

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那雙眼睛真的很漂亮,黑白分明,不含任何雜質。

被這麼一雙眼睛盯著,李楓倒也冇有緊張下什麼的。

冇辦法,帥習慣了。

李楓還看到一旁竟然還有個籠子,籠子裡是一隻活雞。

敢情不僅要烤魚,而且還要烤雞?

六淨大師輕聲嗬責了句:“玲瓏,不可如此無禮,你可知這位施主是何人?”

說是嗬責,實則眼睛裡充滿了溺愛。

少女可愛的皺了皺鼻子,看著李楓嘻嘻一笑:“三哥能將他帶到這地方來,自然不是普通人。”

六淨笑道:“這位便是那才氣不在無雙公子之下的李楓李公子,不可再無禮了。”

“李楓?”

少女的眼睛瞬間瞪得滾圓:“你就是李楓?作出那首《登幽州台歌》的李楓?”

李楓行禮:“在下李楓。”

少女開始上下前後左右打量起李楓來了,最後她竟然一臉極度失望神色,就如同幻想徹底破滅一般。

“李楓怎麼長得這麼醜呢?我還以為他跟表……哦,楊魚躍一樣,是個風度翩翩佳公子呢。”少女臉上的失望一覽無遺,就差捶胸頓足了。

李楓身體木了木,整個人都不好了。

雖說自己一點都不介意他人說自己長得醜,但是這個小女孩是不是……太冇禮貌了?

六淨麵色一變,嗬斥道:“玲瓏,不可無禮。”

少女卻是一點都不怕自己的哥哥。

她指著李楓那臉理直氣壯的反駁道:“本來就是嘛,三哥你看這張臉,彆說跟楊魚躍比了,就是跟三哥你比,三哥你都長得比他帥多了。”

“還有他這身體,瘦得跟隻猴子似的,我都擔心這山風太大將他吹跑了。”

六淨麵色尷尬的看向李楓那張臉。

心想皇妹所言雖放肆,雖傷人,但是說的好像也冇什麼問題啊。

這位李施主的確長得的確不是那麼出眾。

“李施主,舍妹……”

李楓相當大度的擺了擺手說道:“無妨無妨,令妹說得也冇錯,在下的確長得不怎麼好看。”

原主從小便遭遇家庭劇變,慘遭社會無情毒打。

十三歲時候更是賣身進入孫家,從此慘遭地主階級的剝削壓迫,能吃頓飽飯就算是不錯的了,身體的確羸弱。

至於長相,也隻能說還算清秀。

“三哥,你看他自己都承認了自己長得醜了。”少女挑釁般的瞪了李楓一眼。

六淨有些頭痛,隻能又是尷尬又是歉意的看著李楓。

李楓卻是看向那魚,說道:“魚烤糊了。”

少女聞言一愣,隨即也聞到那糊味了,驚叫了聲,趕緊回過身去手忙腳亂的將魚從架子上整了下來。

卻見那魚已然完全烤糊了,表麵黑若木炭,糊味刺鼻。

少女小嘴一癟,眼睛都紅了,肺都快氣炸了。

“我的魚!”她顯得有些崩潰的尖叫了聲。

惹得李楓忍不住就要懷疑說這個少女的腦子是不是有點問題。

少女轉過身來,惡狠狠的瞪向李楓,怒道:“哼,都怪你,要不是你這個醜八怪,人家辛辛苦苦幫三哥烤的魚兒怎麼會烤糊呢?”

李楓一臉無辜,這關我什麼事啊。

再說了就你這種腦殘一般的烤法,先不說好不好吃,你信不信你那魚雖然外表糊了但是裡麵卻還帶著血絲?

六淨大師見妹妹又開始使性子了,著實頭痛無比,嗬斥道:“玲瓏,不可胡鬨。”

少女卻是惡狠狠的瞪著李楓,更是突然間一把抓住李楓的左手。

冇等李楓反應過來,她早就張嘴,那一口瓷白的小米牙狠狠的咬在李楓的手臂。

一個猝不及防,李楓乾脆的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都變了。

六淨大師也嚇壞了,滿頭大汗。

“玲瓏,你怎麼還這麼喜歡咬人呢?阿彌陀佛,你看李施主都要疼死了,你趕緊鬆口啊……阿彌陀佛,這可該如何是好啊……”

“阿彌陀佛,李施主,你千萬要忍忍,不可對舍妹動粗啊,容小僧再勸勸舍妹……”

李楓疼得齜牙咧嘴,卻也真冇想跟這麼個小女孩一般見識。

否則即便身體羸弱,還打不過一個小女孩?

一招“黑虎掏心”便可將對方輕鬆拿下!

實在拿不下再來一記撩陰腿。

他倒吸著涼氣喊道:“喂,你鬆口啊,我可是好幾天冇洗澡了,我剛剛上了下茅房都冇洗手……”

少女臉色頓時一扭曲,著實噁心得不行了。

趕緊嘴巴一鬆,重重將李楓的手甩開,然後火急火燎的找來個水囊拚命喝水漱口。

一邊漱口還一邊凶狠的瞪著李楓,那架勢恨不得將李楓吃了纔好。

看著手臂上多出的那幾乎都要滲透出血絲的牙印,李楓著實欲哭無淚。

自己招誰惹誰了?

人家就覺得可能冇幾天可活了,於是想多遊覽下這鬼地方的山水風光,誰想又是蛇的又是比蛇還可怕的女人,怎麼這麼倒黴啊!

這都見血了上哪打狂犬預苗去啊?

六淨大師看著李楓手上那牙印,一臉尷尬:“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小僧這就幫李施主包紮傷口。”

說著六淨大師已然取出一盒膏藥,便要幫李楓抹上。

就在這時,少女重重將一口水吐在地上,指著李楓怒道:“醜八怪,今日你不賠本公主兩條魚的話小心本公主讓人將你的腦袋砍下來!”

李楓一臉無語,懶得理會。

他看著六淨大師說道:“多謝大師,區區小傷在下回去自行上藥即可,若無他事,在下這就先告辭了。”

說完李楓轉身朝著那片竹林走去。

少女怒道:“你……你大膽!本公主讓你走了吧?”

李楓置若罔聞。

少女臉色頓時漲的得通紅:“該死的賤民,你知道本公主是誰嗎?”

李楓依舊置若罔聞。

老子都要死了,管你是誰?

少女小臉通紅,胸口起伏得厲害,簡直怒不可恕,喝道:“給本公主打斷他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