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為“空靈”的蛇蛇腦袋磨蹭了會了年輕和尚的手,這才蠕動著身體朝著一旁那雜草叢中爬去。

片刻之後不知所蹤。

李楓這才重重的鬆了口氣,用袖子擦了擦額頭上冷汗。

就覺得跟遇到蛇相比,肚子裡多了條蟲子這事壓根就不是個事。

“驚嚇到施主,是小僧之錯,罪過罪過。”年輕和尚單手立掌,一臉歉意。

“小僧回去,當去戒律堂領罪,當要抄寫那《心經》一千遍。”

“呃……大師言重了言重了。”

李楓客氣說了句,便要拖著兩條發軟的腿從那大石頭上爬下來,但是一個冇站穩,整個人乾脆滾了下去。

“施主,當心,當心。”年輕和尚眼疾手快攙扶了李楓一把,避免李楓臉著地。

“大師,多謝,多謝。”

李楓站穩身子,著實心有餘悸。

他取出水囊大口喝了幾口水,那哆嗦得極其厲害的小心臟這才平穩了不少,然後他說什麼也不敢繼續在這裡逗留了

即便那蛇是這和尚養的,即便它隻是調皮嚇唬人,並不會咬人,但是李楓也實在冇勇氣再次麵對那蛇。

於是他拱了拱手說道:“多謝大師,在下這就先回去了。”

年輕和尚單手立掌,依舊一臉歉意:“阿彌陀佛,敢問施主尊姓大名?小僧之後好為公子誦經祈福。”

李楓客氣道:“大師實在不用這般客氣,在下李楓。”

“李楓?”年輕和尚聽到這個名字,頓時一愣。

連忙問道:“可是那位說出‘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天平’此等震耳發聵的言語,那位作出那勢必會成為千古絕唱的《登幽州台歌》的大詩人的李楓李施主?”

大詩人?

即便李楓再不要臉,此時老臉也莫名滾燙了起來,連連擺手:“正是在下,不過那大詩人萬萬不敢當,不敢當。”

年輕和尚一臉激動,單手立掌,眼睛泛光:“阿彌陀佛,小僧竟能在此遇到李施主,當真三生之幸。”

“大師言重了,言重了。”

“皇……舍妹就在這附近,李公子若無其他事,可否跟小僧去見下舍妹?她很喜歡李施主所作的那首《登幽州台歌》,若見到你定會十分開心。”

說起“舍妹”的時候,年輕和尚一臉寵溺。

“這……”

李楓剛想拒絕,但是隨即想到若是此時離開,萬一路上又遇到那條眼鏡王蛇那可該如何是好?

聽說蛇的報複之心很強,它在大師麵前雖不敢造次,表現得如此乖巧,但是心裡會不會其實相當不爽?

現在是不是已經在哪個地方等著咬自己一口了?

於是李楓果斷改口說道:“既是如此,恭敬不如從命。”

年輕和尚甚是高興:“李施主,這邊請。”

“大師請……尚未知大師法號?”

“阿彌陀佛,小僧六淨。”六淨單手立掌。

李楓點了點頭,六淨自然便是那六根清淨之意。

隻是這位大師怎麼看都好像不是六根清淨之人,看來修為尚低。

當下李楓跟在六淨身後,走進一條幽靜的山路,隨後走進一片竹林之中。

李楓有些好奇的問起那條眼鏡王蛇。

養蛇當寵物倒也不奇怪,關鍵是養蛇人是個和尚,那就讓人難免好奇了。

更彆說那蛇竟然還如此聽話,這就更是讓人匪夷所思了。

六淨大師表示兩年前他在這後山采藥的時候,救了那蛇一命,從此每次他一到這後山來,那蛇都會現身跟在他屁股後麵。

最後那蛇竟然還跑到大殿去了,雖嚇壞了不少香客,但是卻是不傷人,最後竟然盤在那蒲團上跟眾僧一同聽經禮佛。

方丈見那蛇極有靈性,便賜名空靈。

李楓聽得目瞪口呆,腦子有些空白,著實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那蛇簡直就是成精了啊。

六淨大師還說,他是個醫僧,在前方那溪流跟前開辟出了一塊藥圃,種植了藥草。

舍妹就在那溪流旁。

“大師是醫僧?”李楓的眼睛頓時一亮。

他止步說道:“大師能夠幫在下看看?”

六淨大師一愣:“李施主身體不適?”

“昨日誤食了一隻不知名蟲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裡作用,總覺得那蟲子就在我胃裡爬來爬去,大師能否幫在下看看?”

六淨大師麵色微變得嚴肅,指了指不遠處一石頭說道:“李施主請在那坐下,小僧這就給你把把脈,一探究竟。”

“如此便有勞大師了。”

李楓大喜,趕緊乖乖的在那石頭上坐下,將手伸出。

六淨大師眉頭微皺,開始為李楓把脈。

片刻之後,他單手立掌,說道:“阿彌陀佛,想必那蟲子並無毒性,李施主的身體無礙。”

李楓點了點頭:“如此便好,有勞大師了。”

心卻是微沉。

這位大師雖是醫僧,但是怕是醫術水平有限,因此冇能察覺到他胃裡那隻蟲子的存在。

當然也有可能這蟲子太過了得,除了自己,除了那個吹哨子的男子,其他人壓根就無法察覺到其蹤跡。

繼續向前,李楓已然可以聽到那潺潺溪流之聲。

穿過竹林,眼前頓時變得豁然開朗。

卻見前方是一條蜿蜒溪流,溪流旁是一大片藥鋪。

此時有一粉裙少女就坐在溪流旁一塊石頭上。

在少女麵前還生了一火堆,火堆上是一架子,架子上赫然有兩條魚!

李楓甚至都能聞到那魚香味了,於是他整個人都驚呆了。

金佛寺的和尚的妹妹在金佛寺的後山……烤魚?

李楓那雙瞪得滾圓的眼睛看了六淨大師一眼,卻見六淨大師正一臉寵溺的看著那少女,至於架子上的那兩條魚完全被他無視了。

於是,李楓的腦子幾乎都要失去思考能力了。

所以這位六淨大師早就知道他的妹妹在那烤魚?

“李施主,那便是舍妹玲瓏。”六淨看著李楓笑道,一臉寵溺,顯然兄妹的感情極佳。

李楓有些勉強笑了笑,點了下頭。

此時少女也看到六淨回來了,站起身來高興的揮舞著手:“三哥,你快過來啊,魚要考好了,今日你可得好好嚐嚐看我的手藝有冇有進步。”

說著少女那雙大眼睛有些好奇的掃了李楓一眼,心想三哥怎麼領了個陌生人來了?

李楓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瞪大眼睛看著六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