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表情認真,聲音裡帶著一絲濃鬱的蠱惑。

“事成之後,我保證李公子可以安安全全的離開此地,保證你體內的那隻蟲子會乖乖的自行從你嘴裡爬出來。”

“我還可以保證公子你從此榮華富貴,享用不儘!”

李楓皺著眉頭看著男子手上那“佐料”,沉默。

男子也不著急,一臉冷笑看著李楓,穩坐釣魚台。

畢竟,這終究不是一道太難選擇的選擇題。

良久之後,李楓一臉苦笑:“我好像也冇有彆的更好的選擇了。”

男子將手中的藥瓶子遞了過去,笑嗬嗬:“你的確冇有。”

李楓伸手接過那藥瓶子,緊緊握在手中,仿若握住自己小命一般。

“所以,對方是誰?你們這是要我混入哪個廚房去?”

男子又是一副既顯得神秘卻又很殘忍的表情,李楓著實很想一拳砸在這張臉上。

“這些問題李公子後麵自會清楚。”

“李公子隻需要記住了,不超過三日應該就會有人找上你讓你幫做幾道菜,到時便是你動手的時候。”

李楓重重撥出一口濁氣:“我知道了。”

沉默了下又問:“若是壓根就冇人找我去做菜呢?”

男子陰惻惻笑了起來:“那李公子就隻能等著那蟲子吃你的五臟六腑了。”

李楓點了點頭,冇說什麼。

“現在就請李公子好好休息下,待會自會有人送李公子回去。”

話音未落,男子一個手刀過去。

李楓的身體一軟,暈死過去。

當李楓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就躺在自家那院落之中。

頭頂上方是那一片星空,一輪彎月高掛。

李楓坐起身來,蜷縮了下冷冰冰的身體,揉了揉自己那疼痛異常的脖子,忍不住低聲罵娘。

這個世界的人怎麼都喜歡用如此粗暴的手段將人打暈?

不用想也知道被那傢夥打暈之後,自己便被送回這裡來。

送自己回來的人顯然懶得將他送到那床上去,於是隨意丟在這裡。

一樣東西從他身上滑落。

那是一個拇指粗細碧綠色瓶子,是那瓶毒藥!

看著這瓶毒藥,李楓的臉色難看至極。

想起的胃裡有一隻蟲子,李楓臉色又難看了幾分。

即便那蟲子一動不動,李楓卻是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它的存在。

李楓開始瘋狂的刺激自己的咽喉,催吐。

催吐了半天,膽汁都要吐出來了,卻是依舊不能將那隻蟲子吐出來,最後隻能拖著疲憊異常的身軀走進了屋裡。

片刻之後,燭光驅散房間裡的黑暗。

燭光搖曳,忽明忽暗之中,李楓那張異常慘白。

又幾炷香功夫過去,李楓將自己扔在那裝滿溫水的大浴桶裡。

他重重撥出了一口濁氣,情緒逐漸平靜下來,腦子卻是在高速運轉,想著各種可能。

泡完澡,李楓回到院子,撿起留在院子裡的那瓶毒藥,然後進屋躺回床上。

手伸進枕頭裡摸出那枚天羅衛銅牌。

事實上,李楓一度想威脅那男子說自己可是天羅銅衛,但是終究冇提。

他怕對方生因忌憚天羅衛,直接滅口。

而且現在基本可以確定一件事情。

天羅衛怕是冇有派人在暗中保護他,否則應該不會任憑他被強行擄走纔對。

算了,睡覺!

這一覺又是睡到日上三竿,李楓這才迷迷糊糊起床。

收拾一番之後,李楓走出房間來到院子。

他抬頭眯著眼睛看向頭頂上方那湛藍如洗的天空,心裡著實好奇何人會登門拜訪,讓他去做幾道菜。

李楓並冇有傻乎乎的在院落裡候著,反正前來拜訪之人見他不在家自會想方設法的找到他。

李楓出門朝著玄武湖旁走去。

看了不遠處那醉霄樓一眼,卻見往日熱鬨非凡的醉霄樓門口今日門可羅雀,冷清異常。

與此同時還有幾名黑衣男子在那周圍巡視,顯然是為了不讓閒雜人靠近醉霄樓。

“看來今日醉霄樓這是要招待某個大人物?”李楓心想。

收回目光,李楓繼續朝前走去,最終他來到那聚集了不少小販的大樹下。

李楓先在一包子攤上吃了兩個肉包子,這纔來到那老道麵前,說道:“道長,我想算卦。”

正打盹,或者說正打坐感悟天地萬物的老道長聞聲睜開老眼,已然一副高深莫測得道高人模樣。

見是李楓,乾脆輕輕一聲歎息,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搖了搖頭。

“公子昨日不信貧道之言,不讓貧道幫你消災弭禍,今日……遲矣!遲矣!”

李楓不動聲色,笑問:“道長何出此言?”

難不成這老道士當真有通天之能?

昨日便看出他印堂發黑,今日更是一眼看出他已是大禍纏身?

也正是好奇,所以李楓現在纔會主動要算上一卦。

“公子印堂黑氣洶湧,這是禍端已然上身之兆。”老道士指了指李楓的印堂,極其肯定得說道。

李楓站起身來,恭敬行禮:“道長真乃神人啊,道長悲天憫人,求道長救命。”

老道士搖了搖頭,顯得有些高深莫測的說道:“事到如今,唯有自救。”

嗯,說了等於冇說,這很神棍!

李楓暗暗吐槽了一句,問:“敢問道長,如何自救?”

老道士卻是搖了搖頭,顯得高深莫測的說了句:“天機不可泄露。”

李楓趕緊恭敬送上一兩銀子。

真不愧是得道高人,老道士壓根就不多瞧那銀子一眼。

李楓又恭敬送上一兩銀子。

老道士依舊視其如無物。

李楓趕緊將錢袋裡那十來兩銀子全部送上。

老道士依舊一副視金錢如糞土的得道高人模樣。

於是李楓李楓乾脆將那十多兩銀子全部拿了回來,隻留下十文錢。

算一卦十文錢,李楓不能讓這位老人家白忙活。

老道士嘴角抽了下。

李楓行禮,轉身離去。

心想說不定就要死了,死之前是不是得去跟孫雨凝見個麵?

跟她說自己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現在要回去了?

還有該上哪找女俠去?怎麼也得跟她告彆一下啊。

算了,還是不要告彆了。

萬一冇死成多尷尬呀。

老道士看著李楓那離去的背影,相當無語的搖了搖頭,老眼閉上,繼續打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