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楓自然也清楚該步入正題了。

他神色變得認真,說道:“我知道有一古藥方,每日睡前以熬煮出來的湯藥擦拭腋下,堅持半月有餘,便可看到效果。”

這話李楓並非胡謅。

之前他拚命自學鍼灸,拚命尋找能治好自己舌頭的古藥方的時候,無意中看到一道可以治好狐臭的古藥方。

恰好堂弟有狐臭,雖已經做了手術了,但是效果不理想,冇多久又複發。

李楓便讓他試試,就當作是塗抹膏藥,反正又不是吃進嘴裡,死不了人。

堂弟也是個愣頭青,壓根就冇想說會不會被李楓坑進醫院,他瞞著家人開始煎藥嘗試。

誰想一試,還真有效果。

僅塗抹了半個月,那狐臭味竟然淡了不少。

楊一一聞言,情緒變得有些激動:“李公子此話當真?”

李楓小心翼翼看了她手中那把匕首一眼,說:“事關楊掌櫃的大事,在下豈敢胡謅?”

楊一一深吸了口氣,穩了穩心神:“李公子,你開個價吧。”

李楓心想真不愧是個生意人,三句不離錢。

開口說道:“能夠跟楊掌櫃做成一筆生意,在下就已經很滿足了……”

話鋒一轉:“是這樣的,在下想在這玄武湖畔開個酒樓,不知道楊掌櫃有何建議?不知可否傳授在下些經營之道?”

“……”

楊一一的眼珠子瞪得滾圓,那張大的嘴巴足以將那杯子塞進去。

打死她都冇想到說李楓竟會說出此等話來。

反應過來,她用怪異的眼神看著李楓,忍不住問道:“李公子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好歹也是名氣不遜色楊魚躍的大才子了,跟她合作推出‘絕代佳人’賺點銀子也就罷了。

若是去開酒樓,怕是要侮辱才子之名了吧?

數日前,是誰一臉浩然正氣踏步而出,大聲說出“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此等震耳發聵的話的?

你應該想著怎麼去實現這如此崇高的理想不是嗎?

你這麼一身銅臭味就不怕被天下間那些極其推崇你的讀書人的口水淹死?

“身份?”

李楓搖了搖頭,很是認真的說:“我是個廚子,不管你們怎麼看,我始終隻當自己是個廚子。”

李楓一臉深情:“我以我是個廚子為榮,我愛廚房裡的那油煙味愛得深沉!”

“……”

楊一一目瞪口呆,一身雞皮疙瘩。

“哪個廚子不想擁有屬於自己的一個酒樓呢?”李楓一臉憧憬。

楊一一深深的看了李楓一眼,然後顯得有些傲氣的說道:“若開在彆處還好,但是若開在這玄武湖畔……”

李楓低著頭,顯得有些靦腆一笑:“在下隻想開在這玄武湖旁。”

楊一一隻能說:“酒樓不適合開在玄武湖旁……這便是我的建議。”

李楓小心翼翼的問:“楊掌櫃之所以覺得我這酒樓不適合開在玄武湖旁,是因為我這酒樓會影響到醉霄樓的生意?”

“一旦影響到醉霄樓的生意說不定會被砸?甚至會被……一把火給燒了?”

楊一一胸口起伏得厲害,差點一個冇忍住殺人。

老孃是這個意思嗎?

老孃是想說你會賠個稀裡嘩啦的好不好?

這該死的下賤奴仆心思怎會如此肮臟?

他當她楊一一是什麼人?

李楓顯得有些尷尬一笑,擺了擺手:“楊掌櫃莫生氣,在下不過就是開個玩笑。”

“楊掌櫃是個光明磊落的商人,自然不會作出此等肮臟至極的勾當出來,更彆說在下那一道古藥方可是幫了楊掌櫃一個天大的忙。”

“當然,在下絕不是在說楊掌櫃欠在下一個人情。”

“……”

李楓眼巴巴的看著楊一一:“若他日在下開的酒樓若真影響到醉霄樓的生意了,楊掌櫃也隻會讚歎一聲,表示唯有歎服爾對吧?”

楊一一隻能微微咬了咬牙,說:“自然!”

李楓站起身來,行禮:“借楊掌櫃吉言,他日在下開的那酒樓勢必會生意火爆,蓋過醉霄樓。”

“……”

楊一一實在想不明白,這個王八蛋為何還能好好的站在自己麵前。

李楓顯得靦腆一笑,又問:“楊掌櫃能否再幫在下一個小忙?”

楊一一處於抓狂邊緣。

本想一刀子捅死他,但是看在他尚未給了那藥方的份上,隻能死死壓製著怒火說道:“我不確定能否幫上忙,隻能說儘我所能。”

李楓趕緊說道:“這事對楊掌櫃來說,不過就是動動嘴皮子的事。”

說著李楓趕緊將那張名單取出。

“勞煩楊掌櫃幫在下調查下這幾個人,看能否找到能夠威脅到他們的把柄。”

楊一一微楞。

她伸手接過那張紙,掃了上麵那十幾個名字幾眼。

大部分都臉熟,都是一些不成器的膏粱子弟,經常光顧醉霄樓。

甚至還有那麼兩個喝醉之後不知死活的在醉霄樓鬨事,被她讓人扔了出去。

等酒醒之後,那兩人還像條狗似的過來賠禮道歉。

隻是這傢夥調查這些人做什麼?

這些不成器的膏粱子弟得罪他了?還是得罪孫雨凝了?

終究是些不相乾也看不上的膏粱子弟,他們是死活跟自己沒關係。

所以楊一一卻也懶得多問,點了點頭:“給我幾日時間,當然,我不能確保能找到所有人的把柄。”

李楓就知道這個驕傲的女人壓根就不屑詢問原因,他再次行禮:“楊掌櫃儘力就行,多謝楊掌櫃。”

這事李楓思來想去,如果不能藉助天羅衛的力量,似乎隻剩下楊一一有這能耐了。

這也是他今日來到醉霄樓的最主要目的。

楊一一眸子幽冷看著李楓,她已經處於殺人邊緣了。

李楓趕緊說道:“在下這就將古藥方寫出,交由楊掌櫃。”

當下李楓提筆將腦子裡那藥方寫出,並且詳細說了煎煮藥方的一些注意事項,特彆提醒先塗抹一點丁,測試下那藥汁刺不刺激皮膚。

畢竟每個人的體質都不一樣。

見李楓說得如此專業,儼然一副名醫架勢,楊一一對這藥方的信心又多了一分。

交代完之後,楊一一將那藥方小心翼翼收好,隨後找來了三個丫鬟,讓李楓教她們如何調製那“絕代佳人”。

教會後,李楓美滋滋離開醉霄樓回到那院落之中等訊息。

既等孫府那邊傳來訊息,比如孫老天爺是不是快不行了。

也等楊掌櫃將那些膏粱子弟的把柄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