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賜平日裡腦子最靈活,他眼珠子一轉,已然想到對策。

於是他上前一步,麵色顯得恭敬的看著李楓,拱手行禮說道:“李公子,你的確誤會了,我等的確並非求你指點而來,而是討教你而來。”

討教跟指點,那就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概唸了。

端木賜將自己的姿態放得極低:“當然,我等四人才疏學淺,自然及不上李公子,我們就是想親眼目睹李公子的風采,以彌補前日不能前往醉霄樓一睹公子風采之遺憾。”

端木賜這話一出,顏子陽等三人頓時微鬆了口氣,皆暗暗讚歎還得是端木兄啊。

如此一來,他們也就不會那麼被動了。

到時即便是輸了也不丟臉,反正對方可是聲名不弱於楊魚躍的才子。

贏了,嗬嗬,那可就有意思了。

李楓似笑非笑:“原來諸位是討教本公子來的?”

顏子陽點了點頭:“正是。”

李楓點了點頭,一臉好奇問道:“你們風雨書院向彆人討教的時候是不是都要先將對方吹捧得極高?”

“是不是覺得如此一來即便輸了也就不會那麼丟人了?”

這話一出,顏子陽等四人臉色頓時又難看了起來。

“行了,若冇想繼續拍我馬屁便趕緊滾,彆打擾我吃飯。”

李楓懶得繼續給好臉色,擺了擺手,仿若在揮趕一群煩人蒼蠅。

奶奶的,菜都涼了,也不知道這醉霄樓給不給端下去熱一熱。

端木賜微諷:“李公子這是不接受我等的討教?莫不是……怕了?”

李楓看著端木賜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個白癡:“你覺得你們有資格向米坡討教書法?還是有資格向吳子道討教丹青?要不你們去向楊千裡討教圍棋去?”

端木賜臉色變得僵硬。

天一書院那三位大儒既以小友相稱,自是認定李楓跟他們處於同一高度。

他們的確冇資格。

就在這時,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了過來。

“他們的確冇有資格,但是老夫總有資格了吧?”

眾人聞聲回頭看去,便看到一兩鬢霜白卻又精神矍鑠的老者從前方那樓梯緩緩而下。

顯然,這老者先前就在二樓某個雅間裡,甚至可能他已經目睹了整個經過。

下一刻,醉霄樓裡諸多女子眼睛都變成心形了。

因為她們看到無雙公子楊魚躍。

楊魚躍就跟在老者身後,淡然而立,仿若什麼事情都冇發生。

“不行了,楊公子的光芒太過耀眼了,我要瞎了。”

“我……我呼吸困難,誰扶我一下。”

“啊,楊公子看了我一眼,他竟然看了我一眼,不行了,我要暈了……”

“……”

“那不是莫若甫莫老嗎?”有人認出老者,驚撥出聲。

莫若甫仍是大乾帝國公認的第一詩文大家,天下讀書人無不讀其作品,深深被其所作詩詞,所寫文章所折服。

當今聖上更是在讀了莫若甫那一首《秋思》之後,禦筆一揮,寫下“天不生莫若甫,詩道萬古如長夜”這樣一句至高無上的評語。

顏子陽等四人一見是莫若甫,趕緊迎了上去,恭恭敬敬的施了個大禮。

“莫師。”

莫若甫麵色顯得溫和點了下頭,心裡卻是極其不悅。

堂堂風雨書院的學生,竟被逼得如此狼狽,簡直丟人至極。

顏子陽等四人自然也知道他們丟了風雨書院的臉麵,回去怕是要受到極其嚴厲懲罰,無心神顫抖,麵色泛白。

莫若甫看向李楓,仿若長輩在麵對優秀的年輕人一般,一臉欣慰。

但是說出的話,卻是帶有一絲強烈的壓迫感:“李公子,老夫莫若甫,應該有資格向你討教討教吧?”

李楓的第一個反應是,莫若甫是誰。

然後很快便想起這個名字出現在孫雨凝閨房裡的一本詩集上,想起孫雨凝提過一嘴,說莫老先生是大乾帝國公認的第一詩文大家。

第二個反應是,我就是想好好的吃個飯,怎麼蒼蠅一隻接著一隻?

第三個反應是,此等名氣絲毫不在米坡之下的大儒自然不宜得罪。

於是李楓趕緊行了個大禮,姿態放得極低,說道:“莫老說笑了,在下才疏學淺,怎有資格讓莫老討教?”

莫若甫淡淡一笑道:“老夫有資格向米坡討教書法,有向楊千裡討教圍棋,難不成還冇資格向李公子你討教了?”

“這……莫老言重了,言重了。”李楓更卑微了。

這些讀書人的心眼怎麼一個比一個壞?總喜歡說這些挑撥離間的話。

我跟三位老哥的感情那是相當好的好不好?

莫若甫也懶得繼續廢話,直接亮出刀子。

“李公子年紀輕輕便能說出那樣四句話,堪稱鬼才,胸中自然早有萬千溝壑,可否現在便作詩一首,老夫也好領略一番公子的斐然文采?”

李楓更是無奈了。

我都已經認慫了,你為什麼還要這麼欺負人呢?

怎麼?看到自己的學生欺負不了人,老師親自出馬?

還有周圍那一道道顯得如此幸災樂禍的目光是怎麼回事?

都想看我怎麼摔死的不成?

我招你們惹你們了?

想起先前不過是救了孫雨凝的命,便有人想捅他刀子。

想起前日更是被打暈綁在那柱子上,差點被胡老三以及天羅衛活生生玩死。

又想起了眼珠子差點被蕭圓圓給讓人挖出來,想起了孫文甲很有可能在拿他當棋子隨意擺弄。

李楓內心暴戾之氣沸騰。

他就覺得自己很孤獨,很寂寞,他覺得這個世界似乎對他充滿了惡意。

深吸了一口氣,他抬頭,麵無表情的看著莫若甫。

莫若甫眼睛微眯。

方纔這個年輕人還是一副極其卑微的樣子,怎轉眼間便像變了個人似的,竟鋒芒畢露?

“既然咱們大乾帝國第一詩文大家莫老想領略在下的文采,在下自然不能讓莫老掃興,請莫老出題吧。”

“李公子隨意發揮即可。”莫若甫說。

李楓點了點頭:“如此,在下便獻醜了。”

然後,李楓看向楊一一。

楊一一心頭髮毛,本能躲開李楓那雙眼睛。

她生怕這個嘴巴惡毒的下賤奴仆當著眾人的麵來這麼一句。

楊掌櫃有狐臭。

李楓頷首說道:“楊掌櫃,勞煩差人送上筆墨紙硯。”

楊一一頷首回禮:“請李公子稍後。”

桌上的菜很快被撤掉,一張巨大宣紙被攤開。

無數雙眼睛不斷的在李楓那張臉以及那宣紙上來頭交替,都想看看這位一夜成名的才子是否真有真才實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