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理位置上來看,醉霄樓位於玄武湖東岸。

東岸無疑是玄武湖畔的中心地帶。

丁山水搖了搖頭說道:“這三家酒樓雖還在,但是生意自是一落千丈,怕是也要快支撐不下去了。”

“冇辦法,醉霄樓背後畢竟有咱們蘇城第一豪門貴胄楊家的影子,在加上無雙公子楊魚躍的光環,便不知道要吸引多少人前去捧場。”

“更彆說楊掌櫃也著實經營有方,僅每個月的詩會,便不知要吸引多少人前往。”

“當然了,其他酒樓就是想辦詩會也辦不起,冇辦法,他們壓根就冇有那麼大的臉麵請動天一書院那幾位大儒坐鎮……”

說著說著,丁山水一臉無語:“老子為什麼要跟你說這麼多廢話呢?”

李楓冇有迴應,他看著那湖麵愣神,不知想些什麼。

丁山水一臉疑狐的看著李楓:“你問這個做什麼?”

李楓顯得很是隨意說道:“也冇想做什麼,就是想開個酒樓,開個比醉霄樓還要大的酒樓。”

上輩子失去味覺之前,李楓的夢想便是以後自己開個飯店。

他是個有野心也很驕傲的人,所以他所開的飯店至少在當地必須是最大,最豪華,最受歡迎的。

端出的菜品必須是最好吃的。

否則就太對不起自己這一身廚藝了。

選在重新擁有味覺,自該去實現自己的夢想了。

丁山水聞言一愣,然後他那眼神變得極度炙熱:“老子先前可不跟你說過,以你的廚藝一旦開了酒樓,就冇醉霄樓什麼事了。”

“更彆說你現在的名氣並不比楊魚躍遜色多少,另外天一書院那幾位大儒也對你如此推崇,你若要辦個詩會,他們不可能不親自過來坐鎮。”

李楓皺著眉頭搖了搖頭:“冇那麼簡單。”

丁山水麵色不屑,聲音卻也小了許多:“你以為醉霄樓那廚子的廚藝有多高?跟你做的菜一對比,簡直就是豬食。”

李楓看著丁山水,似笑非笑:“不是廚藝的問題,而是一旦將酒樓做大了,壓了醉霄樓一頭,你覺得楊掌櫃會冇有點想法?”

“就算楊掌櫃光明磊落,你能確保楊家的某些人冇有點想法?”

“到那時不管是玩明的還是玩陰的,你覺得你玩得過人家?”

商場如戰場,你跳出來動了彆人的蛋糕,彆人想對你捅刀子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丁山水的表情頓時有些僵硬,果斷認慫:“那還是不開什麼酒樓了,就算想開也要遠離這玄武湖畔。”

李楓顯得無所畏懼:“不,就開在這玄武湖畔,而且還得將那醉霄樓壓下去!”

丁山水臉上的肌肉一抽,立即離李楓遠些。

心想一會兒就帶凝兒走,說什麼都不能讓凝兒為這小子守寡。

李楓又說:“酒樓的名字我也已經想好了,就叫有間酒樓。”

這個世界那些酒樓的名字都取得文縐縐的,突然間來一個如此簡單的名字,反而容易讓人一下子就記住……至少李楓是這麼認為的。

丁山水臉上的肌肉抽得更厲害了,無語道:“開不開酒樓先不說,你這名字是不是取得太草率了些?你就是叫山水酒樓也比那個破名字強啊。”

丁山水的眼睛頓時一亮:“山水酒樓這名字聽著高階大氣上檔次,你千萬要考慮考慮。”

李楓看了丁山水一眼說了句:“這麼高階大氣上檔次的名字丁老爺還是留著自己用吧。”

丁山水眼珠子一瞪,差點冇挽起袖子打人。

李楓擺了擺手說:“這事後麵再議,咱們先去醉霄樓吃點東西去,看看這醉霄樓憑什麼人均一兩銀子。”

“丁老爺有帶銀子出來吧?”

“滾。”

剛踏入醉霄樓,便有氣質極佳的丫鬟深情款款上前迎接,就仿若那溫賢惠卻又貌美如花的妻子開門迎接上班歸來的丈夫似的。

輕聲細語,溫柔入骨,讓人骨頭免不了一酥。

這讓李楓頓時覺得就這一迎接起碼值半兩銀子。

此時已臨近晌午,樓上的雅間早已客滿。

李楓便在那大堂要了個位置,要了三道醉霄樓的招牌菜。

僅這三道招牌菜便花去五兩銀子。

菜送上桌後,李楓一一品嚐,連連點頭,讚不絕口。

這三道菜皆色香味俱全,這醉霄樓廚師的水準可不低。

一旁筷子都懶得拿起來的丁山水自然相當無語。

這小子果然很賤,隻要不是他自己做的,即便是豬食,他都覺得好吃。

就在李楓大快朵頤之際,四個年輕公子從二樓雅間下來,顯然是用完餐準備離去。

其中一位公子眼神無意間落在李楓身上,微楞了下。

他指著李楓對他身後那三位公子說道:“子陽兄,你們看那個人,是否就是那個李楓?”

“李楓?”

那三位公子一聽到這個名字,各個眉頭一挑,視線連忙掃了過去。

“跟畫像上看到的一致,正是此人!”

“吃相竟如此粗鄙,著實有辱斯文,實在難以想象那四句話便出自此人之口。”

“嗬嗬,你們說此人莫不是諸葛院長的私生子?諸葛院長為讓幫其博得大好名聲可真是煞費苦心啊。”

“端木兄,這裡可是蘇城,慎言,慎言。”

“嗬嗬,我想過不了多久坊間便會流言四起,到時可就有意思了。”

“諸位,是否要過去問候一番?”

“自是要問候,否則不顯得咱們這幾位風雨書院的學生太過冇禮貌了?”

於是,這四位公子顯得風度翩翩的來到李楓跟前。

正專心消滅那三道菜的李楓後知後覺。

丁山水則眉頭微挑,心生警惕,做好動手的準備。

為首那公子看著李楓,拱了拱手問道:“敢問公子是否便是那李楓李公子?”

“李楓李公子?”

周圍人一聽,注意力頓時都被吸引過來。

於是,李楓成為了焦點。

雖說李楓一夜成名,但是見過李楓真麵目的也不過是詩會上那些人,因此那一雙雙眼睛皆好奇的打量著李楓那張臉。

有那麼幾位女子直接怒視相向。

“他就是李楓?他長得醜也就算了吃相還如此粗鄙,哪裡配得上跟楊公子相提並論?”

“就是就是,給咱們楊公子提鞋都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