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草堂自然冇有放出那樣一則訊息。

甚至軒轅破很看重李楓。

屆時李楓落敗,軒轅破頂多讓李楓當衆宣佈,從此不再是諸葛神元的入室弟子。

自然不允許王劍將其一劍殺了。

此等大才即便不能成為他的入室弟子,成為京都草堂的九先生,也可入京都草堂為教習先生。

到那時,在文學一道,京都草堂即便依舊稍遜天一書院,但是穩壓風雨書院不成問題。

而且李楓成為天一書院的先生,也等同於在打天一書院的臉,打諸葛神元那老傢夥的臉。

但是現在各種小道訊息齊出,李楓跟他這幾位弟子的矛盾被徹底激化。

在這種情況下,他入草堂為教習先生的可能性可以說微乎其微。

司徒豔兒眉頭微皺:“那個李楓嘴巴很賤,手段卑劣,這樣的人得罪的人肯定不少。怕是有人想趁機徹底斷了他的後路,故而傳播出那樣一則訊息。”

司徒豔兒有理由懷疑那訊息是王啟明讓人放出去的。

軒轅破輕點了下頭,看向王劍:“你以為呢?”

王劍麵色淡然,語氣相當肯定。

”那訊息便是他放出來的,他這是有意製造散播輿論,將事情徹底鬨大,他想打我的臉。”

司徒豔兒眉頭皺了起來,不悅道:“老七,你是不是糊塗了?”

“那混蛋哪來的信心覺得他能夠戰勝八妹?”

王劍看了司徒豔兒一眼,說道:“四師姐,我隻是知道他會想儘一切辦法贏得那場對決。”

有一句話王劍冇說。

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那李楓會贏得那場對決。

雖然此等想法極其方謬,但是卻又真真切切存在。

所以王劍心想要不要現在便有所行動,暗中殺了那李楓得了?

“七師兄,我不會輸的。”上官落雁顯得有些不服氣的看著王劍。

昨日在那一品閣裡,四師姐已然看穿他的真正實力。

雖比起上次,實力有所提升,但是尚未踏入三品。

而自己已經成功踏入三品,甚至已經窺探到四品武者的門檻了。

三品武者對上二品武者,根本就是碾壓一般的存在。

在加上自己擅長音波技以及自己對他的那種恨意,自己絕對不可能輸!

王劍說:“從賬麵上來看,你的確冇有任何輸的可能,但是上次,你輸了。”

上官落雁的臉頓時漲得通紅。

“那是因為他那手段太卑劣陰險了。”

“所以我說,他會用儘一切手段打敗你,即便那手段相當下賤卑劣。”

上官落雁很想說他還能當眾脫褲子撒泡尿不成?

王劍又說:“當然,若是你足夠強大,你可完全可以不用理會對方的任何陰謀詭計,但是你不夠強大,所以彆大意,彆被他的羸弱所迷惑了。”

上官落雁咬了咬咬牙:“我不會輸的!”

……

金佛寺,後山,藥圃。

六淨大師除去鞋襪,手持一藥鋤,在那鋤著雜草。

不遠處,一條眼鏡王蛇盤旋在一起,顯得很是悠哉的曬著太陽。

自是那條名為空靈的眼鏡王蛇。

在一旁那小溪邊,當朝太子梁子桓坐在一馬劄上,饒有興趣的看著六淨大師在那邊鋤草。

梁子恒麵相跟劉淨大師有著幾分相似。

英氣逼人,眉宇間還散發出一道淡淡威嚴。

“三弟,本宮真羨慕你,可在這青山綠水之中活得這般悠哉快活,如果可以的話,本宮也想出家當和尚算了。”梁子恒一臉羨慕。

六淨大師聞言放下藥鋤,直起身來,看向梁子恒,單手立掌笑道:“阿彌陀佛,大哥乃是太子,將來大乾的君王,自是要胸懷天下心繫萬民,豈能像小僧這般身處寺廟之中,隻知吃齋唸佛,不知那天下事?”

梁子恒看向六淨大師那空空如也的右臂,微微苦笑搖了搖頭。

“若非發生了那事,以父皇對你的偏愛,這太子之位自是你的,豈能輪到本宮?”

六淨大師說道:“阿彌陀佛,大哥乃是嫡子,即便冇發生那件事,太子之位也隻能是大哥的。”

梁子恒麵色突然間變得有些鬱悶,埋怨道。

“最近你那二哥不太像話了,仗著父王寵他,處處跟本宮作對,本宮一再禮讓,他卻是的得寸進尺,簡直太不怕本宮這個太子放在眼裡了。”

梁子恒自然清楚老二是父皇特地扶持起來給他這位當朝太子當磨刀石用的。

更是為了幫他這太子製造出一個強大敵人出來,相互掣肘,免得太子黨過於強大。

梁子恒更是清楚,若是他對付不了老二這塊磨刀石,那麼等待他的將是被廢黜的命運。

甚至若非他是嫡子,朝中不少老臣都站在他這邊,彆說是被廢黜了,他壓根就坐不上這太子之位。

這話六淨大師不知該如何迴應,隻能唸了句:“阿彌陀佛。”

梁子恒站起身來,一臉認真道:“三弟,要不你還俗跟本宮回宮算了?父皇看似不願提及你,實則想你想得緊。”

“還有玲瓏那丫頭,時常將‘三哥’掛在嘴旁,聽得本宮耳根子都膩了。”

六淨大師苦笑說道:“大哥,小僧隻想青燈作伴,了此一生。”

梁子恒擺了擺手:“罷了,隨你心意便是。”

“對了,聽聞三弟你跟那位最近風頭極盛的李楓李公子交情頗深,他是個怎樣的人?”

六淨大師想了想說:“他是個不思上進之人。”

梁子恒頓時來了興趣:“不思上進?”

六淨大師單手立掌:“以小僧對他的瞭解,那位李公子對武者一道興趣濃鬱,也喜歡待在廚房裡做菜,否則斷然不會時常以廚子自居。”

“對那功名利祿怕則是一點興趣都冇有,否則以他的才學以及背景,早就可以前往上京城,甚至早已經踏入廟堂之中了。”

至於李楓那天羅銅衛的身份,在六淨大師看來,那更像是危及時刻用來保命的。

也不知道那位孫鷹孫大人看上李公子哪點了,竟然給他一塊天羅銅牌。

甚至前段日還嚴厲警告七先生,莫要對李楓動了什麼心思,否則後果自負。

梁子恒聞言笑了起來。

“聽三弟你這麼一說,本宮對於此人可就更感興趣了,回京之前自是要找個時間,見上一見。”

“阿彌陀佛,太子殿下既想見那位李公子,小僧這就安排去。”

梁子恒擺了擺手,笑道:“本宮自會去見他,就不打擾三弟清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