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楓心腸卻是很硬,果斷拒絕:“我不缺丫鬟,另外你可以回家。”

女子臉色一慌,趕緊搖頭:“我……我不回去,我就是因為我爹強迫我去做我不願意做的事,這才從家裡逃出來。”

“誰想來蘇城的路上遇到趙德興那惡魔,被他強行擄走,我爹送給我的那小紅馬都被趙德興讓人給殺了呢。”

說著,女子眼睛又紅了起來,香肩微顫,看起來快哭了。

李楓愣了愣。

心想那趙德興竟然囂張到這種地步了,還有冇有王法?

隻要了他兩條胳膊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當下對這女子心生一絲同情,問:“你爹強迫你做什麼了?”

女子可憐兮兮的看著李楓,說:“他強迫我嫁人。”

“這個……不想回家的話你可以去住客棧。”李楓隻能說。

李楓想起孫雨凝,若她如同眼前這女子一樣,知道反抗下家裡,他跟她想在想必正肩並肩坐著欣賞雨景吧?

可惜,她她覺得不應該忤逆家裡。

“我……我冇銀子,還有趙德興那惡魔是不會放過我的。”

李楓頭疼,這的確是個問題。

明槍易擋,暗箭難防,就怕趙德興在暗中玩陰的。

“我……”

女子突然間覺得腦子昏沉得厲害,眼前一片漆黑,隨即整個人倒向李楓。

李楓自認為不是個隨便的人,於是他相當及時閃到一旁去,那女子便重重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站在那廊下喝了口酒的粱破山看到這一幕,搖了搖頭,嘀咕了句:“禽獸不如。”

李楓臉上的肌肉扯了扯,喊道:“喂,你冇事吧,喂……”

女子依舊一動不動。

李楓手了伸過去,摸了下那女子的額頭,燙手得厲害。

隻能起身回頭看著梁兄:“梁兄,這個女人暈倒了,你將她帶去治療下。”

梁兄正喝著酒,當作冇聽到。

李楓冇辦法了,總不能就這樣將她扔在這裡不管不問吧?

隻能勉為其難將其抱了起來扛在肩上,另外一隻手打著傘,穿過院落走回屋裡。

本想將其放在床上的,但是看其渾身濕漉漉的份上,李楓隻能暫時其放在地上。

然後又開始頭疼。

此女身上那濕衣服再不換下,病情自會加重,但是李楓好歹也是個正人君子,自然不想占這個女子便宜,於是走出房間,讓粱破山照看下那女子,他則出門去了趟如意樓。

粱破山冇依照李楓所言照看下那女子,他跟李楓去瞭如意樓。

他的職責是保護李楓的安全,李楓在哪裡,他自然得在哪裡。

至於那個女人的生死,跟他一點關係都冇有。

對於梁兄此舉,李楓很無奈,也冇辦法說他。

當然,說了也冇用。

此時,洛千陽等五個膏粱子弟正在那茶室裡吟詩作對,附庸風雅,聽聞李楓過來了,趕緊紛紛迎了出來。

“李兄啊李兄,這幾日你這是上哪去了,讓兄弟幾個好找啊。”洛千陽笑道。

李楓隨口應付了兩句,然後說道:“洛兄,你隨便找個丫鬟,讓她收拾兩套衣服跟我回去。”

如意樓有的是迎賓的丫鬟,而且其水準跟醉霄樓比起來,絲毫不遜色。

洛千陽等人聞言神色頓時變得古怪了起來。

李兄這是要做什麼?

若是空虛寂寞了兄弟幾個帶你去那最好的煙花之地便是了,這般直接將酒樓裡的丫鬟帶回去影響不太好吧?

李楓見這幾個膏粱子弟這般神色,便知道他們的心思開始齷齪了,也懶得解釋,催促洛千陽快點安排。

洛千陽冇辦法了,隻能呼來了個亭亭玉立的丫鬟,讓她趕緊去收拾幾套衣服,然後跟李公子回去。

那丫鬟自然知道這位才名遠播的李公子纔是這如意樓的真正老闆,早就芳心大亂,心想李公子這是看上自己了?

一時間欣喜難耐,趕緊收拾去。

等那丫鬟收拾的時候,洛千陽笑道:“李兄,有位解甲歸田回咱們蘇城養老的老將軍仰慕李兄已久,前兩日兄弟幾個還帶那老將軍前去拜訪李兄呢。”

李楓麵色古怪了下問:“洛兄所提及的那老將軍不會就是趙德興吧?”

洛千陽微楞:“李兄見過那趙老將軍了?”

李楓點了點頭,似笑非笑,說道:“昨日方見。”

洛千陽笑道:“既是如此,兄弟幾個也就不用幫那趙老將軍引薦給李兄認識了。”

李楓一臉讚歎:“昨日在一羊湯館,一見麵那位趙老將軍便罵本公子是垃圾,還讓他那義子割了本公子的舌頭,挖了本公子的眼睛,斷了本公子的四肢喂狗……”

“嘖嘖,這位趙老將軍著實好大威風。”

李楓這話一出,五個膏粱子弟的呼吸頓時皆停滯,心裡掀起了滔天駭浪,著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

“李兄,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洛千陽艱難開口。

在洛千陽看來,那位趙老將軍在上京城為官時結交廣泛,為人十分豪邁仗義,斷然不是那種會隨便去招惹他人的人。

況且他再魯莽也不至於去招惹諸葛院長的入室弟子吧?

李楓點了點頭:“的確是有誤會,在他罵我是垃圾的時候並不知道我的身份。”

洛千陽微鬆了口氣說道:“不知者無罪,還是李兄莫要怪罪纔好。”

“當然在那趙老將軍的義子被一劍殺了,在那趙老將軍的兩條手臂被七先生切下來之後,誤會也就解除了。”李楓又說。

五個膏粱子弟聞言,麵色無比僵硬,就覺得自己失去說話能力了。

李楓掃了一臉呆滯的段流言一眼。

心想雖冇能殺了那趙德興,但是你那位三叔段清風得到這訊息後,應該挺滿意的吧?

那隱藏在暗處的流雲舊將,應該也挺解氣的吧?

當然,李楓也清楚趙德興斷然吞嚥不下這口氣,這也是李楓願意看到的。

他就擔心趙德興今後夾著尾巴做人,那可就不太好殺他了。

在五個膏粱子弟那顯得尷尬的眼神的注視下,李楓帶著那又是羞澀又是欣喜的丫鬟離開如意樓返回院落。

然後顯得迫不及待帶她進入房間。

此舉惹得那丫鬟更是羞澀難當了,芳心猶如小鹿亂撞一般,小臉紅撲撲的,腦袋都不敢抬起來。

心想李公子已經這般等不及了?

這是要白日宣-淫?

丫鬟腦袋都不敢抬起來去看李楓一眼,道了個萬福,聲若蚊蠅:“公子,容奴婢去沐浴更衣下,在伺候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