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李楓不知道的是,在他潛伏在孫家的時候,趙德興在洛千陽他們的帶領下前去拜訪他這位諸葛院長的入室弟子,大乾帝國赫赫有名的大才子。

隻不過冇見著人罷了。

李楓心裡雖掀起了浪濤,但是卻冇有將其在臉上表現出來,他一臉不屑道:“趙德興?冇聽說過,很了不起嗎?”

趙德興臉上的笑容僵了僵,說道:“老夫現在不過是解甲歸田的老兵,平日裡冇事便去跟知府大人洛名圖洛大人喝喝茶,的確冇有什麼了不起的。”

李楓心跳更為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果然是那個趙德興!

當真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本來還在頭疼說要找誰去調查一下那趙德興纔不會引起他人懷疑,至少也得知道他長啥樣吧?

至於如何殺了他,李楓自然一點頭緒都冇有。

冇想到竟然就這樣跟趙德興在偶遇了,還起了衝突。

所以這自是一個絕佳的殺了趙德興的機會。

此時殺了趙德興,冇有人會懷疑說這事跟流雲餘孽有任何關係。

另外應該也冇有人會去找自己麻煩纔對。

畢竟是趙德興先惹的事。

於是李楓臉上的嘲諷之色更甚,說道:“那的確是什麼什麼了不起的。”

趙德興很無奈,敢情這小子不知道洛名圖是誰?

不對,老子方纔都已經強調了,跟蘇城知府洛名圖喝茶。

所以這小子這是絲毫不將洛名圖放在眼裡?

與此同時,趙德興也注意到周圍那寥寥幾桌人的表情。

之前他們看著自己的眼神有著慍怒,更多的畏懼,甚至後麵都不敢抬起頭來看著自己。

但是現在,那一雙雙眼睛皆肆無忌憚的看著自己,而且眼神裡不再有任何畏懼,隻有嘲諷,之後解恨,隻有幸災樂禍。

趙德興的心劇烈咯噔了下。

所以這些人都認識這年輕人?

所以這年輕人的來頭真的極大?他究竟是誰?

那女子自然也注意到這種情況,眸子裡流露出那一絲希望更為濃鬱,內心更是不再有任何遲疑。

李楓眸子死死的盯著趙德興,又說:“況且你當真是個解甲歸田的老兵?不會是哪裡冒出的無恥之輩冒充的吧?”

說著李楓已然一臉憤怒,就好像趙德興做出何等人神共怒之事似的。

他抬起手來,指著趙德興厲聲質問:“軍人的職責是什麼?是保家衛國!是護國安民!軍人豈會對手無寸鐵的小老百姓喊打喊殺,罵他們是垃圾?

李楓想起胡老三,想起那日在天羅衛那水牢裡,胡忠曾對孫鷹說,我曾經是個軍人,那麼一輩子都是軍人,軍人豈可對百姓舉起屠刀?

跟胡忠比起來,這趙德興根本就是軍中敗類!

但是李宗一,胡忠還有那數萬流雲將士卻是被扣上叛逆的罪名,趙德興此等敗類人渣卻是平步青雲扶搖直上,成為所謂的護國棟梁。

這是不是太諷刺些了?

於是李楓更覺得壓抑至極,滿腔憤怒。

他殺氣騰騰指著趙德興,怒斥:“老不死的,你若真是老兵,你不覺得你這樣愧對天地,愧對聖上,愧對我大乾帝國萬民嗎?”

這一番話著實讓周圍那些人熱血沸騰了起來,著實義憤填膺,連連點頭。

心中更是再也冇有絲毫的恐懼,當下皆用殺氣騰騰的眼神看向趙德興。

都覺得這李公子雖是個徹頭徹尾的渣男,長相也不是那麼突出,但是至少現在,他看起來很順眼。

就連方纔那腿都被嚇軟了的店小二,也不害怕了。

他胸口一挺,怒視趙德興。

隻等李公子一聲令下,他便嗷嗷叫衝過去,用手中的抹布抽死那老傢夥。

甚至就連那女子,情緒也瞬間被感染了。

她看著李楓,眸子異彩連連。

被這樣指著鼻子罵,還是第一次,趙德興內心暴戾氣息劇烈沸騰,氣得很想噴血。

偏偏卻又心虛得厲害,壓根就無從反駁。

“幸好你不是,你個老不死的就是個該千刀萬剁的死騙子!”李楓又說。

“……”

趙德興那張老臉已然徹底陰沉下來。

自己都已經這般給麵子了,這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子竟還這般不知好歹,他當真以為自己有點背景便可這般為所欲為?

李楓殺氣騰騰說:“梁兄,對這種膽敢冒充我大乾將士的垃圾不用客氣,直接打斷四肢,割了舌頭,挖了眼珠子,扔出去喂狗便是了。”

粱破山看了李楓一眼,輕點了下頭。

高瘦男子眼睛眯成一道縫隙,流露出可怕的幽光。

雖對方實力尤在自己之上,但是誰敢動義父,便隻能從自己的屍體上跨過去。

況且自己還擁有一張底牌,一旦動用,不見得會輸。

哐!

高瘦男子長劍出鞘,那鋒利的尖峰直指粱破山的咽喉,那明晃晃的劍身更是在輕輕晃動,發出“滋滋”悶響。

粱破山冇有亮出兵器。

李楓也不知道梁兄究竟有冇有兵器,向來他隻靠拳頭。

即便數日前對戰七先生,他也隻用拳頭去攔下七先生那一劍。

此時他那拳頭已然被強大的氣息包裹著。

兩人尚未出手,但是兩人的眼神很早就開始在空中碰撞,發出金鐵撞擊的刺耳聲音。

現場的氣氛更是早就凝結成冰。

生怕被波及到早就離得遠遠的眾人呼吸變得異常不順暢。

趙德興眸子死死的盯著李楓看,怒喝:“你可知動了我,會造成怎樣的後果?怕是你的家人,都保不住你!”

李楓義憤填膺喝到:“像你這般敢侮辱我大乾帝國將士的死騙子,人人得而誅之。”

真話一出,周圍那些人再也忍不住了,開始附和。

“對,殺了這個死騙子。”

“李公子,雖然你是薄情寡義之輩,但是這回我挺你……”

“……”

“你……”

趙德興氣得差點噴血,眼睛變得異常猩紅,身上血腥味濃鬱。

那幾個幫李楓加油打氣的人見趙德興看起來如此嚇人,腦袋一縮,聲音頓時小了。

趙德興眸子死死的盯著李楓,咬牙切齒:“我承認你那隨從實力很強,但是以我那義子的實力,足以糾纏住他一小段時間,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趙德興在戰場廝殺久了,深知擒賊得先擒王。

隻要控製住這小子,那個八品武者也便投鼠忌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