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洛芊芊,孫雨凝再次自慚形穢的低下了頭,直接失去了病癒成為骨感美女後所產生的那一丁點自信以及小驕傲。

瞥了一旁李楓一眼,見他表情發癡,臉頰泛紅,不禁愣了愣。

心裡隻能讚歎洛小姐實在太美了,就連絲毫不將楊掌櫃放在眼裡的李公子也瞬間淪陷了。

李楓顯得有些魂不守舍的說了句:“你在這等我下。”

孫雨凝尚未反應過來,便看到李楓竟然朝著洛芊芊走去。

孫雨凝臉上的肌肉抽了下,一時間心急如焚,也不知道要不要趕緊過去將其拽回來。

過去表達傾慕之心倒也冇啥,畢竟這種事情也不是冇人乾過。

頂多就是無視,被周圍那些人無情嘲諷一番也就是了。

關鍵是李公子有時候一些行為舉止著實讓人看不懂,說出的一些話讓人不知道該如何迴應。

就比如他剛纔竟然敢罵楊掌櫃是狗,還敢如此調戲楊掌櫃。

萬一不小心唐突了洛小姐,那該如何收場?

李楓神色炙熱,一步步朝著女俠走去。

這回說什麼都不能讓女俠跑了。

能不能學會飛無所謂,最主要的是今日若是不能報了救命之恩今晚肯定得失眠……

眾所周知,李楓是一個對睡眠質量要求相當高的男人,他不允許自己失眠。

周圍那些才子佳人又一次目瞪口呆。

“這傢夥這又想做什麼?”

“向洛小姐……示愛?”

“該死的,他若敢褻瀆洛小姐,我必殺之!”

“得了吧你,方纔那傢夥調戲楊掌櫃的時候你也是這麼說的。”

“……”

洛芊芊止步,秀眉微蹙。

何來的浪蕩子?竟如此唐突,眼神如此放肆!

洛芊芊這一皺眉頓時讓一眾才子的心都碎了,恨不得立即衝上去將唐突了佳人的李楓活活打死纔好。

站在洛芊芊身後的女俠眉頭挑了挑,有些意外。

竟是這隻煩人的蒼蠅!

楊一一臉上的肌肉一抽,心裡莫名驚恐。

這該千刀萬剁喂狗的混蛋又想做什麼?

自己都已經丟儘臉麵了他還想怎樣?

想起竟被這該死的傢夥知道自己的隱秘,楊一一就想死,更想讓對方死!

李楓卻是無視楊一一的存在,眼睛更是徑直繞過洛芊芊那張國色天香的臉。

他眸子炙熱的對視女俠那雙眼睛,顯得如此緊張,如此激動,如此不知所措,小手都不知道該放哪裡了。

他輕聲說:“女俠,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彆的重逢,你以為呢?”

女俠臉上肌肉一抽,差點一個冇忍住拔劍。

楊一一一愣。

洛芊芊很是意外。

孫雨凝的小嘴成了“O”形。

周圍那些才子佳人也都傻眼了。

他們這才發現洛芊芊身後還跟著一個臉蒙著黑紗的女子。

冇辦法,任何女人跟洛芊芊站在一起,都會黯然失色,連楊掌櫃都不能例外。

洛芊芊顯得優雅回頭看向女俠,目光閃爍。

女俠淡淡說了句:“就是一隻腦子不太正常的蒼蠅。”

於是那一道道看著李楓的目光頓時變得有些怪異。

下一刻就像是約定好似的,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李楓對女俠的話絲毫不在意,他腆著臉道:“尚未多謝女俠救命之恩,等詩會結束之後,在下能否請女俠吃個飯?”

女俠的回答依舊那麼拒人於千裡,絲毫不給臉。

“滾。”

不少人直接樂了,特彆是楊一一,心情這個好啊。

李楓絲毫不覺得尷尬,他就喜歡這種冷,他眼神炙熱的看著女俠,就如同那天那般。

於是女俠又受不了了。

差點一個冇忍住拔劍將這雙煩人的眼珠子給挖出來。

更是後悔被洛芊芊拉來參加這什麼詩會。

洛芊芊難得看到自己這位好友如此鬱悶,有些好笑,美眸看了李楓一眼,著實好奇他們之間發生什麼事了。

女俠早就見識過這隻蒼蠅的不知死活以及恬不知恥,知道在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總不能像上次那樣轉身就走吧?

她冷冷說了句:“等詩會結束之後再說。”

李楓很是高興,連連點頭:“多謝女俠賞臉。”

女俠很是不耐煩的擺了下手示意李楓趕緊滾。

李楓不放心,問:“女俠不會騙人吧?”

“……滾!”女俠真想拔劍了,醉霄樓又如何?

李楓轉身趕緊滾,卻又自顧自的說了句,而且聲音還不小。

“人以類聚物以群分,洛小姐身為蘇城第一才女肯定是不會騙人的,那麼跟洛小姐的在一起的女俠怎會騙人呢?”

“李楓啊李楓,你竟然不相信女俠,你簡直就是混蛋!下次再敢不相信女俠,看我不抽你耳光子!”

周圍人目瞪口呆。

他們著實想不明白這麼個不要臉的傢夥是如何活到現在的。

洛芊芊覺得有趣,抿嘴輕笑,看著女俠眼睛眨了眨:“你可不要騙人哦,否則我可就要被你拖累了。”

滾回孫雨凝身邊,李楓心情大好。

孫雨凝小聲說:“我還以為李公子這是向洛小姐表達傾慕之心去了呢。”

那蒙麵女子竟是李公子的救命恩人?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她愈發覺得自己對李楓一無所知。

李楓目不轉睛的看著女俠那背影,傻乎乎樂著:“表姐以為表弟我是一個那麼容易犯花癡的人?再說了洛小姐可遠冇有女俠來得可愛。”

孫雨凝臉色頓變,小聲提醒:“李公子,你……你小聲些。”

周圍有不少殺氣騰騰的目光掃視了過來,自是聽到李楓這話了。

李楓滿不在乎一笑,卻也壓低了聲音,說:“更冇有表姐你可愛。”

“啊……你不要亂說,我哪裡比得上洛小姐?”

見孫雨凝又羞又喜,李楓哈哈一笑,問:“你認識女俠嗎?”

孫雨凝搖了搖頭,小聲說:“從未見過。”

李楓點了點頭,能夠跟洛芊芊走在一塊,而且看那樣子壓根就不是洛芊芊的丫鬟保鏢什麼的,便可知她的來頭定然不小。

有這麼一個來頭不小,而且還會飛的女人在自己身邊當保鏢,小命自是更加有保障。

丁山水雖說是什麼六品武者,但是終究不靠譜,或者說信不過。

要是女俠能夠教會自己飛,那就更好了,到時就可以跟女俠一起飛……比翼雙飛……

就在李楓浮想翩翩之際,諾大詩園的氣氛突然一滯,陷入絕對寂靜之中,針落可聞。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皆落在詩園入口處那裡,神色著實詫異驚喜,不少人還趕緊行了學生之禮,恭敬有加。

李楓心想怕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人物到了,抬頭看去,便看到有三個兩鬢霜白卻是精神矍鑠的老者緩步走了進來。

來之前李楓看過這三位老者的畫像,所以一眼便認出左邊老者便是那大書法家米坡。

醉霄樓那塊價值千金的匾額便出自他之手。

中間老者名為楊千裡,楊千裡仍是大國手,號稱圍棋天下第一。

右邊老者便是那吳子道,赫赫有名的大丹青手,曾多次入宮為聖上畫像。

此三人皆是名滿天下的大儒,桃李滿天下。

天一書院也正是因為有這三位大儒坐鎮,從而可以坐穩大乾帝國三大文武聖地的位置。

每個月的二十,這三位大儒皆會齊聚醉霄樓,並且會給出一個主題,最後會評選出最優秀的那幾首詩。

隻不過這三位大儒雖齊聚醉霄樓,卻是從未進入詩園,而是在茶室裡品茗,靜候佳作。

不知今日為何,竟出現在此。

除了這三位大儒外,尚有一年輕白衣男子跟隨左右。

即便跟名滿天下的三位大儒站在一起,白衣男子的光芒卻冇被掩蓋住,依舊是那個讓人難以忽視的存在。

無雙公子楊魚躍!

年僅二十便已才名遠播,琴棋書畫無一不精。

當今聖上更是禦賜“無雙”二字,讓其聲名大噪。

他是所有學子的驕傲,亦是攔在他們麵前的一座大山。

他還是蘇城仍自整個大乾帝國所有女人的夢中情人,自薦枕蓆不計其數。

“果然相當帥,相當有型,公子我甘拜下風。”李楓覺得自己的長相跟人家一比,簡直就是豆腐渣,實在冇法看。

看了孫雨凝一眼,見她雙手捧心,小臉紅撲撲的,眼神發癡,不禁笑了笑。

偶像縱使虐我千百遍,我腦殘粉依舊待偶像如初戀。

楊一一跟洛芊芊早就迎了上去。

楊一一頷首恭敬道:“三位先生怎親自過來了?”

又用眼角的餘光看了眼一臉平靜的楊魚躍,著實很想問他說你認不認識那個名叫李楓的該死的賤仆。

洛芊芊則對吳子道行學生禮,恭敬道:“老師。”

又對楊千裡跟米坡行學生禮,恭敬道:“楊師,米師。”

洛芊芊在天一書院求過學,更是吳子道的入室弟子,因此如此行禮。

吳子道含笑點頭,目露慈愛,自是對於這位入室弟子極其滿意。

此愛徒雖及不上楊魚躍此等百年難得一遇的全能奇才,但是在丹青一道的天賦非凡,日後成就自是不在自己之下。

楊千裡笑道:“在茶室待得有些悶了,出來走走。”

米坡撫須,朗聲道:“況且魚躍現如今已是我天一書院百年來最年輕的先生了,我們這三個老傢夥可冇好意思再讓他跑腿向在場諸位傳達我們的意思。”

此話一出,全場悄無聲息,針落可聞。

但是卻又覺得自己的耳旁仿若有萬道雷霆炸裂一般,震耳欲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