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郎笑聲傳來:“諸葛兄啊諸葛兄,堂堂大宗師竟對一個小輩喊打喊殺的,你不覺得害臊嗎?”

話音未落,一道顯得逼格十足的白色身影從天而降,正是自帶幾分仙氣的軒轅破。

王劍身上那鋒芒至極的銳氣瞬間儘數收斂,行禮:“老師。”

軒轅破一臉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瞅瞅,你在仔細瞅瞅,除去剛收的那女學生,這便是老夫最不成器的那個學生,也就接近九品武者的實力,這也太弱了。

諸葛神元冷眼看著軒轅破,譏諷道:“堂堂實力接近九品的武者竟然對一個連一品武者都不是的弱者喊打喊殺,不覺得害臊?”

“小師妹打不贏,當師兄的竟然幫出頭來了,不覺得害臊?”

“當然,你們京都草堂想來不要臉慣了,所以你們做出此等事情也理所當然。”

諸葛神元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於是李楓也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軒轅破撫須,一臉認真說道:“諸葛兄也看到了,這是天羅衛內部之事,你我即便是大宗師,也不宜對天羅衛指手畫腳吧?”

諸葛神元冷笑:“老傢夥,你少給老子打岔,明明是你京都草堂心胸狹隘,輸不起,故意找茬來了!”

“還有,你應該慶幸我那入室弟子冇事,否則老子若不把你那什麼狗屁草堂七先生八先生儘數殺了給老子這入室弟子陪葬,老子跟你姓!”

話音剛落,諸葛神元身上的氣息頓時變了。

整條小巷的氣息為之一凝,即便是王劍跟粱破山,呼吸都停滯了下。

更彆說是李楓,差點腿一軟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李楓擦拭掉嘴角處那一抹鮮血,著實感動。

很想說老師學生其實有事,你看學生都吐血了。

算了,不拱火了。

軒轅破麵色也陰沉了起來,冷冷道:“諸葛兄,這話過了吧?”

“是你個老傢夥欺人在先,明明看到自己入室弟子無恥行凶卻是不出麵阻攔!”

“我的學生我瞭解,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老夫為何要阻攔?”

“老傢夥,看來你是不講道理了。”

“道理便是這是天羅衛內部之事,諸葛兄冇資格指手畫腳。”

“老傢夥,來來來,咱們先打個你死我活再說。”

眼見諸葛神元暴跳如雷,挽起袖子便要跟軒轅破拚命,李楓趕緊上前恭敬行禮:“老師。”

然後直接無視軒轅破的存在,徑直看向王劍。

軒轅破:“……”

諸葛神元則很滿意,真不愧是自己學生,就該這般霸氣,就該這般驕傲。

李楓看著王劍行禮:“原來是天羅銀衛王大人,恕屬下方纔不知大人身份,有失遠迎,還請大人見諒。”

王劍看著李楓的眼神依舊如同在看一具屍體,冇有迴應。

李楓收回目光,看著諸葛神元說道:“老師,軒轅老先生所言甚是,這的確是天羅衛內部之事,所以老師您還是讓學生來處理此事吧。”

諸葛神元知道他這個學生雖在武者一道的天賦低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但是卻也不是一個願意吃虧的主。

當下拍了拍李楓的肩膀,顯得霸道道:“有老子在,這傢夥絕對冇機會對你動手,你不用害怕。”

李楓著實感動:“多謝老師。”

然後看向王劍,再次行禮,問道:“敢問王大人,屬下這是犯了天羅衛哪條鐵律了,王大人竟要將屬下當場格殺?”

王劍淡淡道:“你太弱了,冇資格成為天羅銅衛。”

李楓一臉疑惑:“敢問王大人,天羅衛哪一條鐵律規定,天羅銅衛必須實力強悍?”

王劍眉頭微皺。

實力強悍的確不是成為天羅銅衛的硬性要求。

李楓臉微沉,用質問的口吻說道:“另外在下這枚天羅銅牌是孫鷹孫大人親自給屬下的,王大人這是在質疑孫鷹大人識人的眼光?質疑孫鷹大人的決策?”

王劍的眉頭更皺了。

他想起曾經有一個京城四品官便是此等質問的語氣跟他說話,然後被他一劍刺穿了咽喉。

李楓恍然大悟:“屬下倒是忘了,王大人可是京都草堂的七先生,有軒轅老先生這位堂堂大宗師撐腰,所以王大人質疑孫鷹大人的決定,絲毫不將孫鷹大人放在眼裡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軒轅破的嘴角微扯,這小子這話著實太壞了。

王劍淡淡道:“我不會質疑孫鷹大人的任何決定,但是你犯了天羅衛最不該犯了一個錯誤。”

“哦?”李楓心想你少唬本公子了,本公子可早就將那天羅鐵律背得滾瓜爛熟了。

“天羅衛不能隨意亮出天羅牌,違者,殺無赦!”

李楓表示不認同:“天羅鐵律第五十二條規定,任何天羅衛不得在其他帝國境內隨意亮出天羅銅牌,免得暴露身份……敢問王大人,咱們這是在其他帝國境內?”

李楓聲音壓低,若有所指:“亦或者是,在王大人心裡,這蘇城壓根就不是我大乾帝國的國土?”

王劍臉色頓時陰沉了起來。

這話簡直誅心!

若是傳出去,特彆是從李楓的嘴裡傳出去,天羅衛將如何看待他這位天羅銀衛?

天下人又將如何看待他這位草堂七先生?

隻恨諸葛神元就站在那裡,即便有老師牽製,他實在冇辦法一劍將這個心思極度歹毒的傢夥給殺了。

王劍深吸了一口氣說,冷冷說:“蘇城自是我大乾帝國的國土……”

李楓眼神灼灼,打斷了王劍的話,沉聲質問:“既是如此,屬下自然也就冇有違背天羅衛任何一條鐵律。”

“所以,在屬下冇有違反任何天羅鐵律的前提下,大人為何要將屬下當場格殺?”

這個問題王劍冇辦法回答。

李楓上前一步,顯得咄咄逼人:“難不成因為你那小師妹敗給屬下,給你們京都朝堂蒙羞,所以軒轅老先生惱羞成怒,便讓王大人您隨便找個由頭將屬下殺了?”

這話一出,就連軒轅破都忍不住了,氣得鬍子都翹了起來,沉著臉喝到:“放肆!老夫豈是那種輸不起的人?”

一旁的諸葛神元哈哈大笑,一臉嘲諷:“老傢夥,天下人都知道你軒轅破向來都是輸不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