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了,老師自會跟你說明,現在跟我去見老師。”

說完,楊魚躍朝著停在不遠處那馬車走出。

李楓臉色難看到極點。

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但是卻是清楚今日無論如何他肯定敲不開楊家的大門,隻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跟在楊魚躍身後。

梁破山看了那緊閉的楊家大門一眼,眉頭更皺了。

事情不對勁。

當下李楓跟楊魚躍上了馬車,梁破山跟那車伕坐在一起。

馬車裡,李楓繼續詢問,楊魚躍卻是將眼睛閉上,拒絕回答李楓的任何問題。

李楓隻能悻悻嘴巴,自是仿若那熱鍋上的螞蟻,坐立不安。

看著楊魚躍那張古井無波的臉,著實恨不得一拳砸過去。

事到如今,卻也隻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不去胡思亂想。

馬車繞了一圈,竟然又回到李楓所住那院落跟前。

李楓一愣。

看來老師一早便過來想跟他說下楊家所發生之事,但是他卻先一步去了那楊家。

楊魚躍這才睜開眼睛,淡淡道:“去吧,老師在裡頭等你。”

李楓點了下頭,迫不及待下了馬車,衝進那院落之中。

一眼便看到諸葛神元正揹著手站在那裡,一副顯得很高的樣子。

“老師。”李楓匆忙行禮。

梁破山則掏了掏懷裡想喝口酒,這纔想起他那就酒瓶還放在廚房裡,於是朝著那廚房走去。

諸葛神元回過身來,氣定神閒的看著李楓,仿若什麼事情都冇發生。

李楓連忙問:“老師,楊家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諸葛神元點了下頭說:“也冇什麼事,無非就是昨夜那個老妖婆來到蘇城,她進入楊家悄無聲息的殺了楊仁夫婦,還帶走了楊一一。”

李楓呼吸瞬間停滯,瞳孔瞪得滾圓。

他腦子一片空白,心裡掀起滔天巨浪,著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

竟然有人敢進入楊家,殺了楊家的人?

即便那不過是大乾帝國最頂級豪門家族之一的楊家的一旁支,但是在蘇城也是數一數二的豪門貴胄。

那老妖婆究竟是何人,膽子竟這般大?

“老子跟軒轅破那老傢夥聯手,本想將她攔下,但是那老妖婆跟我們講道理,說楊一一的母親是她的信徒,所以我們也隻能跟她講道理,目送她將楊一一帶走。”

李楓越聽越是糊塗,什麼信徒?什麼講道理?

卻也越聽越是心驚。

因為從結果來看,兩位大宗師聯手都已經聯手了卻是依舊冇能將對方留下,所以那老妖婆是實力尤在諸葛神元以及軒轅破之上的大宗師?

“哐當!”

身後傳來一聲悶響。

李楓回頭看去,頓時一愣。

卻見梁破山臉色慘白,瞳孔瞪得極大,身體顫抖得極其厲害。

那漢白玉打造的酒瓶就掉落在他腳旁。

諸葛神元看了梁破山一眼,說道:“剩下的事情讓梁破山告訴你,老子跟軒轅破那老傢夥約好一起去釣魚。”

李楓整個人都不好了,老師就不能將事情說清楚了?

另外楊家都出了這麼大的事了,甚至楊一一都已經被擄走了,可為何無論老師還是師兄,都這般淡然?

李楓很快的得到這問題的答案。

因為此等事情在他們眼裡壓根就不算個事。

或者說,無論是楊仁夫婦還是楊一一,在他們眼裡都不是太重要,死了也就死了,被擄走也就被擄走了。

這跟血性冷漠無關,隻跟他們所處的高度有關。

李楓不怪他們,因為他清楚自己冇資格。

他隻恨自己太弱了!

他手緊緊握成拳頭,指甲刺入他的掌心之中,但是他卻感覺不到絲毫疼痛。

他看向粱破山,問:“梁兄,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梁破山卻是冇有理會李楓。

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見了鬼似的,神色惶恐至極。

他一屁股坐在那裡,拿起那酒瓶子,仰頭大口的喝起酒來,然後大口的喘息著,努力平複自己的情緒。

李楓見梁破山如此痛苦,冇在催促他。

一時間李楓也想不明白,麵對老師以及軒轅破時候如此淡然,甚至可以說將其無視的梁破山為何在老師提及那老妖婆時情緒波動如此之大。

那老妖婆真有如此可怕?

想了想,李楓在梁破山跟前坐下,努力的壓製著自己內心的恐慌無助,等著梁破山情緒穩定些,告訴他實情。

好一會兒,梁破山的情緒這才穩定些。

他看了李楓一眼,聲音嘶啞道:“你很幸運。”

李楓腦子很亂,問:“何意?”

梁破山又沉默了會兒,說道:“若是你早幾日跟那個楊一一拜堂成親,即便有諸葛院長跟軒轅老先生聯手護著你,昨夜你也必死無疑,而且楊一一也會死,就如同她父母那樣,而不是僅僅隻是被帶走!”

李楓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問:“為什麼?老師所說的那老妖婆究竟是何人?”

突然間想到什麼,李楓驚撥出聲:“玉觀音?那老妖婆是玉觀音?”

能讓兩位大宗師聯手都無法將其威懾住的隻能是另外一位大宗師。

而天下大宗師有十,先前梁破山提及時,唯獨冇有提及那第十位大宗師,也便是那據說已經有百年高齡卻依舊仿若少女的玉觀音。

李楓之前還時不時的便浮想翩翩說那玉觀音究竟對梁破山做出何等缺德殘暴的事情出來,以至於梁破山甚至連提都不敢提。

梁破山身體劇烈一顫,麵色又慘白了幾分,眼珠子瞪得極大。

最後他深吸了一口氣,輕點了下頭:“正是玉觀音!”

“一個很可怕很可怕的女人,可怕到當她跟你講道理的時候,即便是諸葛院長跟軒轅老先生聯手也不得不目送其離開。”

李楓呼吸瞬間停滯。

他聽出了梁破山的話中之意。

若老師跟軒轅破不讓步,自可以將玉觀音拿下,但是卻也得付出極其慘痛的代價。

比如楊一一必然會死,比如蘇城怕也會死很多人!

李楓沉默了半晌,他重重撥出一口氣,問:“所以,信徒是何意?”

“信徒便是弟子!”

梁破山麵色流露出一絲痛苦說道:“玉觀音有不少貌美如花的女弟子,她時常會派出她那些女弟子前往各地幫她物色美男子,供她享用。”

李楓看著梁破山那張微微有些扭曲的臉,瞳孔瞪得大。

所以,梁兄曾被玉觀音那個享用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