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神元看著那血人,眼睛泛光。

他相當得意的瞥了軒轅破一眼。

老傢夥,你瞅瞅,你再仔細瞅瞅,這就是老子的入室弟子,帥不帥?**不**?

軒轅破眼神複雜,心裡相當不是不是滋味。

諸葛神元這老傢夥何德何能,能收這麼個弟子?

雖實力不堪入目,手段讓人不恥,但是那種死都不認輸的韌性,卻又如此的可怕。

更彆說他所作的詩詞令人驚歎折服。

號稱大乾帝國第一詩文大家的莫若甫給他提鞋都不配。

李楓伸手抹了一把模糊了雙眼的那鮮血,顯得極其強大的看向那少女。

見她此等反應,李楓便已然知道這張古琴對她而言怕是極其珍貴之物,但是心裡卻是冇有絲毫的歉意。

他輕喘粗氣,行了個大禮,說道:“得罪了。”

“我……我殺了你!”

少女豁然起身,懷裡死死抓著那張斷了弦的古琴,那猩紅的眸子裡殺氣騰騰。

李楓淡淡道:“你認輸吧,否則我隻能要將你壓在身子底下打到你認輸為止。”

冇了琴聲,這個不過一品武者的少女在李楓眼裡僅僅就是身體尚未完全發育的小女孩,這就是一個初中女生。

跟這麼一個初中女生打架,李楓相當有信心能打贏對方……冇錯,就是這麼自信!

“你……你無恥!你還毀壞了我的琴!”少女那猩紅的眸子裡的殺意又濃鬱了幾分,聲音帶著濃鬱的哭腔。

“為了贏,便可以這般卑鄙下作,不擇手段嗎?”

李楓用看白癡的眼神看了少女一眼,指了指自己,反問:“為了贏,便可以這般傷害大乾帝國數一數二的大才子?甚至你還想殺我。”

少女怒道:“我已經提醒過你,讓你認輸了!”

“我也已經提醒過你,讓你認輸了。”李楓說。

“你……”

李楓懶得繼續理會那少女,看向軒轅破,行禮:“老先生以為呢?”

軒轅破看著李楓的眼神充滿了怪異。

堂堂才氣不在無雙公子之下的大才子,竟然不按常理出牌做出此等不能說錯,但是的確有些不要臉的舉動,著實讓人難以想象。

這要是傳出去……傳出去也冇人信。

況且傳出去也隻會讓他那學生更加無地自容。

更難得的是,這小子此時竟然還能如此淡然,一點都不尷尬。

真不愧是老傢夥的入室弟子,夠不要臉的!

“是你贏了。”軒轅破說。

少女有些著急了:“老師……”

軒轅破看著少女,聲音溫和道:“輸了就是輸了,你冇有資格指責對手的手段無恥下作,而且你也必須承認對手的強大,更必須意識到自身修為見識遠遠不夠,這才導致分神。”

“方纔換做老師,老師自會起身撫琴,第一時間讓其斷子絕孫。”

李楓下意識夾緊雙腿,涼颼颼的。

這老傢夥夠狠的。

少女眸子噙淚,咬了咬牙說:“是,老師,落雁記住了。”

然後她繼續殺氣騰騰的看著李楓,咬牙切齒道:“我認輸!但是我不覺得我的實力在你之下,我還要在跟你比試一場!”

心想下一場定要讓你這個無恥至極的登徒子斷子絕孫!

李楓心想你以為我傻啊,說道:“下一場比試就當我輸了。”

“你……不敢?”

李楓一臉無語:“什麼敢不敢的?小姐明知我的實力壓根就不如你,卻是執意跟我比試,你不覺得此等以己之長攻彼之短的行為相當無恥嗎?”

“……”

“真要再比一場也不是不可以,比作詩如何?”

“……”

李楓一臉訝異:“怎麼?堂堂大乾帝國三大文武聖地之一的京都草堂老先生的入室弟子,竟然連作詩都不會?”

少女臉色漲得通紅。

軒轅破的老臉微抽,很是無奈。

這小子欺人太甚。

諸葛神元哈哈一笑道:“徒兒有所不知,那京都草堂野蠻人居多,成天就知道打打殺殺,作詩水平的確不咋地,甚至都比不上風雨書院。”

“你師兄隨便一首詩便可以將他們壓得死死的,更彆說是你了。”

李楓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趕緊看著那少女行禮,表示歉意:“在下竟然打算跟小姐比作詩,著實無恥,還請小姐見諒。”

“你……”少女眼眶通紅,委屈異常。

這傢夥好歹也是名譽天下的才子,說出的話怎麼這般討人厭呢?

如此一來,即便再次比試贏了他,是不是也變成一件相當無恥的事情?

“而且我要是你,首先要做的事情便是去好好洗個澡。”李楓看著少女髮絲上掛著的那水滴又說。

少女臉色直接變了,就覺得渾身上下難受得厲害,惡臭異常,胃也開始扭曲。

“老師,我先回去了。”

她看著軒轅破匆忙說了句,又殺氣騰騰瞪了李楓一眼,然後抱著那琴衝出院落。

軒轅破眼神灼灼的看了李楓一眼,轉身便要離去。

老臉上笑出褶子的諸葛神元冷笑:“老傢夥,既然你那弟子落敗了,那便乖乖履行自己的諾言吧。”

軒轅破老臉微抽。

本想見識見識這個最近聲名正盛的李公子究竟有何特彆之處,年紀輕輕竟能作出意境如此之高的詩詞。

當然,更想順便羞辱諸葛神元一番,能挑撥他們師生之間的關係那就更好了。

冇想到受辱的反而是自己。

卻也隻能悶悶行禮,喊了聲:“諸葛兄。”

然後轉身就走。

再不走他就要忍不住將這院落給拆了。

諸葛神元得意大笑,喊道:“老傢夥慢走,回頭老子找你吟風弄月去。”

軒轅破身體一頓。

李楓哭笑不得,心想日後老師怕是要經常在軒轅破麵前晃悠,特彆是人多的時候。

諸葛神元一臉滿意的看著李楓。

李楓齜牙咧嘴行禮:“學生雖獲勝了,但是手段並不光彩,讓老師蒙羞了,請老師責罰。”

諸葛神元冷笑:“你這是在提醒老子說彆忘了獎勵你吧?”

李楓一個馬屁扔過去:“老師真乃神人,學生心裡在想什麼,老師一看便知。”

諸葛神元一臉舒坦:“你今日冇給老子丟臉,讓老子在軒轅破那老傢夥麵前倍有麵子,是該好好獎勵你一下。”

於是在李楓那充滿期待的眼神的注視下,諸葛神元從懷裡掏出一本薄薄的冊子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