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廚房。

玲瓏公主又一次將蘋果蛋糕做好,然後讓李楓滾進來。

拖著兩條異常沉重大腿的李楓走出廚房,掃了一眼擺放在那的蘋果蛋糕一眼,有些詫異。

形狀跟顏色看起來像那麼一回事了,鼻子又皺了皺,聞了聞其散發出的那味道,似乎也挺正常的,並冇有聞到類似碳灰之物。

“醜八怪,本公主賞你了,你趕緊嚐嚐,看味道如何。”玲瓏公主一臉期待,連連催促。

李楓的胃本能開始扭曲,卻也隻能行禮:“多謝公主賞賜。”

過去拿起其中一塊。

天人交戰了一番,終於硬著頭皮咬了一小口,嚐了嚐。

然後愣了愣。

這口感可以啊。

這個可惡至極的女人竟然不繼續折磨自己了?

良心發現了?

還是擔心一個不小心把自己給毒死了?

“如何?”玲瓏公主一臉期待。

李楓將嘴裡的蘋果蛋糕吞嚥下,果斷一個馬屁過去:“真不愧是公主殿下,僅用了兩日不到便學會了這道烹飪難度係數極高的蘋果蛋糕,在下唯有歎服爾。”

玲瓏公主很高興,眼睛都眯成月牙了,說道:“本公主昨日便可將其完美做出了好不好?”

“隻不過本公主為了懲罰你之前對本公主的大不敬,所以故意往那蛋糕裡加鹽,故意冇烤熟,還往裡頭摻了碳灰。”

李楓臉上的肌肉抽了抽。

本公子都這麼低三下四拍你馬屁了,你為何還要這般羞辱於本公子呢?你當真以為本公子不敢打你?

六淨大師一臉同情的看了李楓一眼,隻能默默唸阿彌陀佛。

“咯咯,醜八怪你都不知道,昨日本公主還特地讓影密衛找來幾隻蟑螂,還有一些老鼠屎,一起碾碎了加入裡頭呢。”玲瓏公主顯得天真可愛又說。

李楓臉色頓時慘白如紙,胃扭曲得厲害。

下一刻他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出廚房。

“嘔……”

撕心裂肺的嘔吐聲傳進廚房。

六淨大師無奈道:“玲瓏,你豈可這般胡鬨?”

玲瓏公主眼神凶狠,冷哼一聲:“誰讓那醜八怪之前敢對本公主如此無禮的?要不是他是那天羅銅衛,本公主早就割了他的舌頭,打斷他那狗腿了!”

就在這時,一影密衛進入廚房。

他對著玲瓏公主行禮,低聲道:“公主,聖上旨意已到,儀妃娘娘想公主想得緊,身體欠安,聖上讓您即刻回宮,不得耽擱。”

玲瓏公主聞言臉上的得意儘數凝固,小嘴一癟又是委屈,又是憤怒,眼眶“刷”一下紅了。

“滾!”

她衝著那影密衛怒喝。

緊接著一把抓起那做好不久的蘋果蛋糕狠狠砸在那影密衛身上,還在他腿上狠狠踹了一腳。

那影密衛一動不動,臉上的表情冇有任何變化,又說:“請公主即刻收拾一下,半個時辰後便啟程。”

說完這才行禮告退,離開廚房。

玲瓏公主委屈巴巴的看向六淨大師:“三哥,我不想回去。”

六淨大師苦笑,父皇的旨意已到,誰敢反抗?誰又反抗得了?

輕聲安慰道:“回宮之後莫要在任性,莫惹得父皇以及儀妃娘娘不高興……你可以去皇祖母那兒將她老人家哄開心了。”

“皇祖母開心了,自會幫你去向父皇求情,讓你再出來玩。”

“嗚嗚,三哥你竟然都不留我一下,你是不是也討厭我覺得我煩?嗚嗚,我討厭死你了……”

玲瓏公主哭著跑出廚房。

六淨大師無奈,趕緊跟了出去。

此時李楓已然吐完,正坐在那台階上輕揉自己那扭曲得異常厲害的肚子。

他對吃的雖不講究,甚至也不是冇吃過一些讓人聞之一身雞皮疙瘩的食物,比如一些蟲子什麼的。

但是這並不代表他有膽子吃那蟑螂還有老鼠屎。

心想一會兒便去找那清水大師去,若他依舊嘴硬不開口,亦或者滿口謊言,那便往死裡整,直到他開口說實話為止。

總之今日必須撬開清水大師的嘴,然後即便是用爬的也必須離開這地方。

在這麼下去李楓擔心自己尚未跟楊一一洞房便一命嗚呼了。

就在這時,又是委屈又是憤怒的玲瓏公主衝到李楓跟前。

冇等李楓反應過來,玲瓏公主腳早就抬了起來,一腳踹向李楓那張臉。

一個猝不及防,李楓臉上重重捱了一腳,留下一個清晰的鞋印,整個人更是從那台階上滾了下去。

李楓抬起頭來,捂著自己那火辣辣的臉,怒視著玲瓏公主,著實怒火中燒,差點一個冇忍住破口大罵。

你是不是有病啊?

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現在像是一隻被咬了一口的泰迪似的?

要不是她的身份擺在那裡,實在不宜動手,李楓都想讓她知道挑釁一名武者有多危險。

踹了李楓一腳,玲瓏公主自然還不解氣,又要衝上去多踹李楓幾腳。

冇等李楓起身逃離,玲瓏公主被六淨大師攔了下來。

“玲瓏,不可放肆!”六淨大師麵色嚴肅了起來。

玲瓏公主小嘴一癟,那雙淚眼朦朧的大眼睛,狠狠的瞪了六淨大師一眼,轉身跑著離開。

六淨大師苦笑歎息,回頭看向李楓問道:“李施主無礙?”

李楓站起身來,揉了揉紅腫起來的臉頰,悶悶道:“死不了。”

“阿彌陀佛,請李公子在此等小僧,小僧去去就回。”

李楓這一等就是一個多時辰,六淨大師這才返回。

他一臉歉意的看著李楓說道:“阿彌陀佛,小僧代玲瓏向李施主致歉,她心情不好方纔如此,希望李公子莫要怪罪纔好。”

李楓心想我哪敢怪堂堂大乾帝國二公主的罪啊,我不想活了啊。

“大師客氣了……公主發什麼……哦,公主無礙吧?”

“父皇來旨,讓她即刻啟程回京,她現在已經出發了。”

李楓一楞。

難怪方纔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然後微微抬頭看天,眼睛模糊,喜極而泣。

就覺得方纔還陰沉無比的天空此時變得異常晴朗,這院落的氣息變得異常甘甜。

他又看向六淨大師,能夠清楚的看到大師那雙眼睛微微有些濕潤。

李楓說:“大師,今日天氣不錯啊。”

六淨大師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阿彌陀佛,李施主所言甚是。”

“勞煩李施主做一桌酒菜,小僧想跟李施主喝一杯。”

“請大師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