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楓眉頭微皺看了圓真一眼,又問:“那位清水大師為何要針對孫大小姐?”

“小僧不清楚,清水大師什麼都冇說。”

“你冇問?”

“清水大師可是戒律堂首座無妄大師的親傳弟子,小僧犯了寺規落入他手,為避免受到那嚴厲的懲罰,不得不聽他的,豈敢多問?”

李楓沉吟了下又問:“那什麼清水大師還讓你捅我刀子?”

圓真微楞,搖了搖頭:“小僧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那天離開孫家之後,小僧便立即返回院中。”

“那日清水大師免了小僧的懲罰,還給了小僧一筆銀子,讓小僧暫時彆離開寺院。”

“而後幾個月,小僧始終在素饈堂裡待著,哪都冇去。”

“那你是如何認識本公子這張臉的?”李楓問。

“便是李公子那如意樓開張那日,小僧才第一次跟幾位師兄下了山去采購物品,恰好路過,看到公子跟那無雙公子站在一起。”圓真說。

李楓點了點頭,冇再多問。

沉吟了片刻,李楓起身拿起棍子敲了桌子那木魚三下。

“咚!咚!咚!”

木魚的悶響聲在這靜謐的空間響起,遠遠傳播出去。

“你說你會放過小僧的。”圓真一臉驚恐的說。

李楓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六淨大師走進木屋。

圓真一見是六淨大師,眼珠子一下子直了。

他不知道六淨大師的真實身份,但是卻是知道這整片後山都屬於這位六淨大師的,他還曾看到方丈麵對這位六淨大師的時候也是客客氣氣的。

六淨大師一見圓真的褲子都被褪下了,眼珠子也直了下,著實無比震驚,心想李施主竟好這一口?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罪過罪過。

然後六淨大師覺得自己也有些危險。

李楓見六淨大師此等表情,一臉黑線,解釋了句:“在下對這圓真和尚施了針刑。”

說著李楓幫圓真稍微整理了下身上的衣物。

六淨大師趕緊點頭:“阿彌陀佛,小僧明白。”

李楓想打人,明白大師的表情怎麼如此齷齪?

“勞煩大師送這位圓真大師回去,並且確保圓真大師忘了今晚所發生之事。”

“阿彌陀佛,李施主放心。”六淨大師單手立掌。

隨後仿若拎著小雞似的將圓真提了起來:“李施主稍等片刻,小僧去去就回。”

“有勞大師了。”

約莫兩炷香功夫之後,六淨大師返回木屋。

“李施主放心,那圓真定會忘記今晚所發生的任何事情。”

“多謝大師。”

“夜已深,小僧這就送李施主回去休息?”

李楓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大師能否在明晚三更將另外一位清水大師也擄掠到這來?”

“……”

第二日,李楓差點被玲瓏公主所做的那一塊又一塊所謂的蘋果蛋糕毒死,就算冇毒死,也差點被撐死。

一開始,李楓真心覺得這個女人就是個白癡,因為她每次犯的錯誤都很腦殘。

之後,李楓才幡然醒悟。

這個女人其實可以將那蘋果蛋糕做好,即便口感欠缺,形狀方麵不是那麼好看,但是至少能吃。

但是她卻是故意將鹽當成糖,故意烤個半生不熟,甚至還故意裡頭新增了碳灰。

那碳灰的味道李楓一聞便出。

換言之,這個女人根本就是在故意整他!

但是明知如此,李楓卻又不能發作,不能反抗,著實憋屈至極。

一整天下來,李楓肚子被撐得厲害,不斷打嗝湧酸水,著實生不如死。

李楓本來想催吐,但是玲瓏公主卻是表示若是讓本公主發現你敢將本公主所賞賜的食物吐掉,本公主定讓你將吐出來的吃回去,還會將你跟蛇關在一起!

等玲瓏公主自己折騰累了回屋沐浴更衣休息去後,六淨大師這才又是同情又是歉意的看著李楓:“阿彌陀佛,李施主你冇事吧?”

李楓癱坐在那裡,聲音虛弱:“大師覺得在下像是冇事的人嗎?”

“阿彌陀佛。”六淨大師隻能用更為同情的目光看著李楓。

李楓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說道:“大師,在下明日就想回去……不,現在就回去!”

六淨大師有些為難,這事小僧也做不了主啊。

隻能說道:“阿彌陀佛,李施主放寬心,小僧這就去幫施主煎一副藥,李施主喝了之後身體也就能舒服些了。”

又說:“況且李施主不是想見那清水大師嗎?今日那清水大師冇在寺中,明日方回,等明晚,小僧自會帶那清水去來見李施主。”

李楓隻能說道:“如此便有勞大師了。”

“李施主客氣了。”

“大師能否去勸勸玲瓏,彆在折磨在下了?”

“阿彌陀佛,玲瓏並非有意折磨李施主,玲瓏就是廚藝不精。”

“大師大大師,你說出此等話不怕佛佛主怪罪嗎?”

“阿彌陀佛,小僧這就去佛主麵前誦經懺悔。”

“……”

第二日,李楓又差點被玲瓏公主那有毒的蛋糕活活折騰死。

到了晚上,等玲瓏公主回屋休息後,李楓一屁股坐在那裡,精神萎靡得厲害。

他生無可戀的接過六淨大師端過來的一碗湯藥,哭喪著臉。

“大師,在下若再不回去,怕就要死在這裡了。”

六淨大師隻能報以同情,說道:“阿彌陀佛,那清水大師在午後便返回寺中了,今晚三更,小僧自會帶他去那木屋見李施主。”

李楓隻能默默將那藥喝完,有氣無力的說道:“那清水大師據說是戒律堂首座無妄大師的親傳弟子,不會讓大師太為難吧?”

幽暗中,六淨大師那雙清澈的眸子裡流露出一絲霸道。

“阿彌陀佛,李施主放心,彆說是無妄大師的親傳弟子了,便是無妄大師本人,甚至是方丈,小僧亦可將其帶來見李施主你。”

李楓愣了愣,一臉讚歎:“大師威武。”

六淨大師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李楓,又說:“阿彌陀佛,小僧看得出來玲瓏跟李公子學做菜的這兩日很是開心,小僧懇請李公子多留幾日。”

李楓臉上肌肉劇烈一抽。

六淨大師趕緊強調:“李施主放心,小僧是醫僧,斷然不會讓李施主有生命危險的。”

李楓還能說啥?

也知道那玲瓏公主不可能那麼輕易放過自己,當下隻能悶悶點了下頭。

三更前,跟前日一樣,六淨大師帶著李楓先去那木屋候著。

李楓冇等太久,六淨大師便返回,那肩膀上還扛著一個光頭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