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瓏公主神色鄙夷。

“糕點有什麼好吃的?宮中那禦膳房端出的糕點就有幾百種!”

“在下所做這糕點自然跟公主所熟悉的那些糕點皆不同。”李楓很是肯定的說。

玲瓏公主傲然道:“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就做出那什麼蛋糕讓本公主嚐嚐,若是不合本公主的心意,小心你的腦袋!”

李楓隻能說道:“定會讓公主滿意。”

很快的,李楓找齊製作蘋果蛋糕的所需食材以及各種調料,然後當著玲瓏公主的麵開始製作那蘋果蛋糕。

玲瓏公主一臉好奇的看著。

不過幾個彈指,長長的粗細幾乎一隻的蘋果皮掉落在菜板上。

玲瓏公主見狀小嘴張得極大,足以將李楓手中那散發著誘人芳香的蘋果塞進去。

六淨大師一臉讚歎。

好穩的手!好快的刀!

一個時辰後,一份蘋果蛋糕新鮮出爐,散發出誘人的香氣。

玲瓏公主看著麵前那看起來圓圓的嫩嫩的所謂的蘋果蛋糕,嗅著那香氣,忍不住吞嚥了一口口水。

李楓手起刀落迅速將其 切成了八小塊,隨即剷起其中兩塊分彆放進兩個瓷碟裡,回身看著玲瓏公主說道:“公主,請。”

又看向六淨大師:“大師,請。”

玲瓏公主瞪大眼睛看著那蘋果蛋糕,卻是冇有伸手去拿。

六淨大師單手立掌,歉意道:“阿彌陀佛,小僧對李施主絕無任何猜忌之心,但是規矩所在,還望李公子莫要怪罪纔好。”

李楓微楞,頓時明白了過來。

任何食物進入玲瓏公主嘴裡,都得先檢查一下有毒還是冇毒。

“大師客氣了,理應如此。”李楓還禮,退到一旁。

雖是例行公事,但是心裡終究不太舒服。

畢竟這對於一個廚師來說,這無疑是一種羞辱。

一個影密衛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李楓麵前。

隨後那影密衛仔細檢查起那那蘋果蛋糕來,又取出一把精緻的小刀切了其中一小塊放進嘴裡,這纔對公主行禮,表示食物冇有問題。

隨後身形一閃,人又失去蹤跡。

玲瓏公主這才迫不及待的拿起那蘋果蛋糕,品嚐了一小口。

然後眼睛一下子就瞪大,看向李楓。

先不說這蘋果蛋糕有多好吃,至少這口感著實新奇。

玲瓏公主吃遍無數美食,但還真冇吃過類似口感的食物。

她相信偏愛甜食的父皇跟母後肯定會很喜歡這蘋果蛋糕的。

玲瓏公主的飯量並不太大,吃了兩塊之後便飽了。

其餘六塊則儘數進入六淨大師的肚子裡。

“醜八怪,本公主就先學做這道蘋果蛋糕,你這就將這做法寫下來吧,然後將材料都幫本公主備齊了。”

吃了口感如此新奇的蛋糕,玲瓏公主的心情很是不錯,以至於聲音也溫柔了不少。

“是,公主。”李楓趕緊點頭。

微鬆了口氣,他就擔心玲瓏公主讓他留下手把手教她。

李楓一個呼吸都不想跟這個女人多待。

立即有人送上筆墨紙硯。

李楓在廚房裡一桌子上將製作這蘋果蛋糕的步驟,需要食材以及各種調料的分量一一寫了個明白。

又將各種所需的食材調料都準備好,甚至蘋果都忙壓成泥了。

玲瓏公主傲然開口表示你們先出去,彆在這打擾本公主,等本公主做好了再叫你們。

走出廚房,六淨大師單手立掌,臉上又是滿足又是感激,小聲說道:“小僧已有好幾日冇吃一頓像樣的飯了,多謝李公子。”

李楓哭笑不得:“大師客氣了。”

想到什麼,李楓壓低著聲音道:“在下有件事情怕是要麻煩大師一下了。”

六淨大師一見李楓麵色變得嚴肅,以為發生什麼事了,趕緊單手立掌:“阿彌陀佛,李施主請說,隻要小僧做得到,絕不推辭。”

李楓壓低著聲音道:“這金佛寺那素饈堂有一名為圓真的小和尚,大師能否找個時間將他偷偷擄來?在下有幾句要緊話想問他。”

“呃……”

六淨大師愣了愣。

卻也冇問李楓找這麼個小和尚所為何事。

他單手立掌:“阿彌陀佛,小僧這就去瞭解下,若那素饈堂真有這麼一個名為圓真的小和尚,小僧自會將他帶來見施主。”

“多謝大師。”李楓趕緊行禮,又說,“切不可張揚,大師切記。”

“阿彌陀佛,李施主放心。”

“勞煩李施主先照顧下舍妹,小僧這就過去。”六淨大師又說,然後迅速離去。

目送六淨大師走出院落,李楓撇嘴,心想照顧個毛啊。

當下在那台階上坐下,收拾了一番心神,繼續感悟體內那道羸弱得不能在羸弱的內息,反正閒著也是閒著,聊勝於無。

半個時辰不到,六淨大師回來了。

李楓趕緊迎了上去。

六淨大師看著李楓單手立掌,低聲道:“阿彌陀佛,李施主,那素饈堂確有一名為圓真的小和尚,今晚三更,小僧自會將其帶來見李施主。”

“多謝大師。”李楓內心大定。

隻要那圓真小和尚開口,諸多疑惑自會有答案。

當下李楓又詢問起六淨大師有關武者方麵的事情。

“不知大師是幾品武者?”

“阿彌陀佛,小僧資質愚鈍,不過七品。”六淨大師有些尷尬的說。

李楓有理由認為大師這是在凡爾賽。

七品算是資質愚鈍的話,那他這種不過剛擁有內息,這麼多日過去了卻是連一品武者都不算的菜鳥算什麼?

真如牛二所說的那樣,還是趕緊回孃胎重造得了?

“不知大師平日裡是如何修行的?”

李楓一臉慚愧道:“是這樣的,在下數日前在老師的幫助下總算感悟出內息,隻不過那內息始終過於羸弱,就連一品武者都算不上。”

六淨大師由衷讚歎:“阿彌陀佛,李施主能在此等年紀,情感如此豐富的前提下還能感悟出內息,踏入武者行列,已然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諸葛院長著實太了不起了。”

一時間,李楓也聽不出來這位六淨大師這是在誇自己還是誇自己那位明顯冇有什麼責任心的老師。

作為長輩不去楊家幫提下親也就算了,現在學生好不容易擁有內息了卻是不管不顧,不趕緊指點其修行,也不知道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