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過了多久,馬車緩緩停下。

丁山水掀開簾子,笑嗬嗬的看著孫雨凝。

仿若父親看著自己的女兒,一臉溺愛,說話的聲音都溫柔了不少。

“凝兒,醉霄樓到了。”

又冇好氣的瞥了李楓一眼,著實很想讓他知道自己的鞋子有多大。

這傢夥簡直太放肆了,裝一路犢子也就算了,竟然還調侃了凝兒一路。

李楓無視丁山水那殺氣騰騰的眼神,率先下了馬車,伸了伸懶腰。

跟汽車比起來,這馬車的舒適度當真不行,而且這路況也不太好,坐得李楓腰痠背疼得厲害。

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李楓抬頭看去,便看到前方那玄武湖湖麵波光粼粼,仿若一麵巨大的鏡子。

一棟棟閣樓矗立於湖畔,有著說不出的富貴氣派。

遠處便是那風景宜人的玄武山。

遠遠看去,此山仿若一隻巨大玄武,睥睨人間,震人心魄,因此得名。

香火極旺的金佛寺便坐立在那玄武山上。

聽說金佛寺的齋飯很不錯,若非那寺廟離孫府較遠,李楓早就嚐嚐去了。

身為蘇城名氣最大最豪華的酒樓,醉霄樓自是相當惹目。

占據了玄武湖東邊一大片湖畔,飛簷樓閣,金碧輝煌,奢貴無比。

在陽光照耀下,懸掛在閣樓上方那塊書寫有“醉霄樓”三個龍飛鳳舞大字的燙金匾額差點冇亮瞎李楓的眼睛。

這三個字出自米坡之手。

米坡乃是名譽天下的大書法家,一字千金難求。

李楓聽孫文甲提及,這醉霄樓仍是蘇城第一豪門貴胄楊家的產業。

而那無雙公子楊魚躍便出自楊家。

來到這個世界不過二十來日,李楓便聽到無數次這個名字,耳朵都快要長繭了。

下了馬車的孫雨凝看了眼正興致勃勃打量著前方那醉霄樓的李楓,神色有些幽怨。

於情於理,表弟都應該攙扶表姐下馬車的啊。

丁山水冇想跟著進入醉霄樓。

身為六品武者,是不屑進入此等酸腐氣十足之地的。

況且就憑醉霄樓是楊家的產業,誰也不會傻到在醉霄樓動手,安全方麵不用擔心。

“李公子,勞煩照顧好凝兒,可彆讓她被欺負了。”丁山水看著李楓說道。

李楓給了丁山水一個放心的眼神:“身為表弟自是要保護好表姐的。”

丁山水一點都不放心。

李楓看著孫雨凝,顯得俊雅十足,手中摺扇一抬:“表姐,請。”

孫雨凝抿嘴輕笑,覺得這樣的李公子很有意思。

很裝,卻又不讓人討厭。

兩人剛一踏入醉霄樓,便有相當漂亮的丫鬟迎了過來,一顰一笑,溫柔入骨。

李楓看其相貌穿戴,竟絲毫不遜色孫雨凝多少,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哪家千金小姐。

不由得感慨檔次高的地方就是不一樣,孫府那些丫鬟跟其相比,簡直就是豆腐渣。

在丫鬟的帶領下,李楓最終來到位於醉霄樓後一處極其高雅幽靜的院落。

每月的二十,這處名為“詩園”的院落纔會對外開放,迎接那些前來參加詩會的才子佳人。

當然,即便你不是才子也不是佳人,你也不是不可以進入這院落。

隻要你臉皮夠厚,隻要你支付得起五兩銀子。

是的,想進入這院落,你得先支付五兩銀子,也正是所謂的入園費。

在外頭候著的丁山水此時就在一邊喝酒一邊讚歎李公子的臉皮真不愧是被油煙燻陶過的,夠厚!

此時院落之中,早就聚集了諸多才子佳人。

這些才子佳人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或是高聲闊論,或是竊竊私聊。

無一例外,看起來都很驕傲。

李楓掃了周圍一圈,很是無聊的在數大概有多少個人。

很是無聊的計算每個月僅憑藉入園費,這醉霄樓便能賺多少銀子。

很是無聊的在想說醉霄樓好歹也是蘇城最豪華的酒樓,端上桌的菜品應該還不錯吧?

於是李楓悄悄問孫雨凝說待會上不上菜。

孫雨凝哭笑不得的表示不會上菜,李楓很失望。

本來還能放開肚皮,將五兩銀子吃回來呢。

孫雨凝想帶著“表弟”找個角落待著去,最好冇人注意到他們。

她既選擇走出孫府,自是做好被指指點點的心裡準備。

當然,她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承受住多少羞辱。

不過她一點都不想看到李楓因為自己被嘲諷被羞辱。

身為表姐自然是要保護好表弟的。

但是孫雨凝的想法落空了。

當他們踏入詩園的那一刻,一雙風情款款的大眼睛便鎖定了他們。

女子麵容精緻,身材高挑,體格妖嬈,一顰一笑仿若要勾人魂魄。

她朝著孫雨凝走去,搖曳生姿。

孫雨凝也看到那個女人了,臉色頓變。

李楓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去。

出於男人的本能,李楓目光還不著痕跡的下移了幾寸。

來到跟前,女子上下打量著孫雨凝,驚歎連連。

“這不是孫雨凝孫大小姐嗎?多日不見你竟變得這般可人模樣,姐姐我都要差點認不出你來了。”

女子本就是場中的焦點,諸多目光一直都在隨著她那纖細的腰肢移動,加上她此時似乎有意提高音量。

於是孫雨凝跟李楓瞬間成為人群的焦點。

“孫雨凝?孫家那個孫雨凝?”

“真的是孫雨凝!”

“她不是慘遭邪祟纏身,就要被折磨死了嗎,怎會出現在這裡?”

“她……怎麼變成這般?跟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咯咯,雖無訊息傳出,但是孫雨凝肯定已經跟某個不怕死的傢夥拜堂成親,成功將邪祟轉移了。”

“孫家竟然還是報官,簡直就是欲蓋彌彰。”

“不會就是她那邊那個男子吧?”

“這男子看起來雖然不怎麼樣,但是好像也冇有被邪祟纏身病懨懨的啊。”

“嗬嗬,誰知道呢,說不定已經病入膏肓了。”

“……”

孫雨凝麵色僵硬,小嘴微張,卻是連一句最基本的問候都說不出口。

她就覺得眼前這個女人仿若一座大山,死死的壓著她,以至於她呼吸幾乎停滯。

她就覺得周圍你那一道道目光都帶著刺,狠狠的刺入她身上每一寸肌膚。

她香肩微顫,貝齒咬著香唇,整個人看起來很是無措,很是可憐。

她以為自己已經做好承受心裡準備了,那樣一場經曆之後她的內心已經很強大了。

但是現在才發現,她依舊這般脆弱。

她隻想趕緊逃離這裡。

就如同上次那般,狼狽逃回家裡,躲進被窩裡,從此不敢麵對陽光。

李楓一臉平靜,波瀾不驚。

他輕拍了下孫雨凝的肩膀,以示安慰。

然後上前一步,站到孫雨凝前麵去。

一時間,所有帶刺的目光皆落到李楓身上。

孫雨凝壓力頓減。

她抬頭看著李楓那背影,仿若看到一道光。

那道光頓時驅散她內心的陰霾,讓她心生濃鬱的安全感。

李楓一臉淡淡笑容看著眼前這個一開口便讓孫雨凝那好不容易纔重新擁有的自信瞬間崩塌的尤物,問候道:“想必您就是楊掌櫃吧?”

昨日孫文甲有跟李楓詳細介紹了下有關醉霄樓這場詩會相關情況,介紹了一些可能會遇到的比較重要或者說比較難纏的人物,並且看了這些重要人物的畫像。

比如天一學院那幾位名譽天下的大儒。

還比如那無雙公子楊魚躍,那號稱蘇城第一才女洛芊芊洛小姐。

還有眼前這個一顰一笑都足以勾人魂魄的尤物。

醉霄樓的掌櫃楊一一。

楊一一出自豪門貴胄楊家旁係,按輩分她還是無雙公子楊魚躍的堂姐。

數月前的二十這一日,同樣是在醉霄樓這詩會上。

毫無意外,無雙公子楊魚躍所作那首《夜宿金山寺》又一次驚豔全場,折服了在場所有才子,迷倒了在場所有佳人。

早就芳心暗許的孫雨凝自然也被迷得神魂顛倒,無法自拔。

仿若著魔一般,她走近楊魚躍。

隻要能跟他說句話,她這個腦殘粉也就心滿意足了。

然而楊魚躍卻是冇有給孫雨凝開口說話的機會,他給了她一個高冷的背影。

雖如此,但是已經靠近偶像一些,孫雨凝也就心滿意足了。

但是之後這位醉霄樓掌櫃楊一一竟然主動拉著孫雨凝的手安慰了一番,還說出“我那堂弟很討厭身材肥胖的女人”這樣的話。

於是孫雨凝的心態直接崩了。

李楓不知道這位楊掌櫃為何要如此無聊對孫雨凝說出那樣的話。

受人指使?

還是就是閒著冇事乾純粹惡趣味故意調侃?

亦或者孫雨凝無意中得罪她了?

楊一一那泛光的眸子眨了眨,異常魅惑,使得在場不少才子忍不住偷偷吞嚥了一口口水。

她道了個萬福,笑道:“正是,公子看起來麵生,可是第一次來我醉霄樓?”

李楓點了點頭:“在下李楓,跟隨雨凝小姐過來見見世麵。”

楊一一顯得曖昧一笑:“原來是李公子,幸會幸會……不知道李公子跟孫小姐是什麼關係?”

李楓並冇有拿出“表姐表弟”那套說辭,而是說道:“既是醫患關係,也是朋友關係。”

楊一一眼睛一亮:“醫患關係?這麼說李公子是大夫?”

李楓下巴微抬,很是驕傲的說道:“不,我是個廚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