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楓將門打開,麵色淡然的看著門外站著的孫雨凝。

至於一旁那麵色複雜的丁山水,直接被他無視了。

坐在屋頂上的情聖梁破山看了孫雨凝一眼,有些無語。

有些女人總是失去了才知道那纔是最好的。

而且她們絕對不會承認問題出在自己身上,而會責怪對方是負心漢。

梁破山知道,但凡這個女人相信李楓,勇敢些,反抗一下家裡,那日李楓自會強行將她帶走。

孫雨凝髮絲有些散亂,麵色淒苦,看著李楓那眸子裡有著一抹濃鬱的哀怨。

李楓淡淡道:“原來孫大小姐跟丁老爺,請進。”

來者是客,禮數不能缺。

咱又不是孫家那老不死的。

丁山水輕輕歎息,麵色又複雜了幾分。

孫雨凝臉色又淒苦了幾分,一副受到多大委屈的樣子。

曾經他是如此寵溺自己,現在卻是這般客氣,這般陌生。

他怎可以這般欺負自己?

他甚至還要跟那楊掌櫃成婚了!

他怎就不想想自己可是因為那楊掌櫃才生瞭如此重的病!

他不知道自己一直在等他嗎?

等他去求得爺爺的原諒,等他去求爺爺同意他們在一起?

果然,他早就瞞著自己跟那楊掌櫃苟且在一起了,那日房中那玉簪子便是最好的證明!

虧我還如此相信你呢!

孫雨凝就覺得自己那已經傷痕累累的心又被捅了一刀子,疼得如此厲害。

“請。”李楓又說。

“我恨你!”

孫雨凝眸子哀怨至極說了句,掩麵轉身跑向停在不遠處那馬車。

看著孫雨凝那顯得如此落寞淒苦的背影,李楓麵色依舊淡然,內心卻是無比苦澀。

他收回目光,冷眼看向丁山水。

丁山水眼神複雜說道:“凝兒非得過來。”

誰能想到,這個李楓竟然是那位諸葛院長的入室弟子?

也不知道老爺子得到這訊息後作何感想,會不會後悔當日落錯一子?

暗自搖了搖頭。

以老爺子的性子,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做錯什麼了,隻會一路走到底。

甚至哪怕到了彌留之際,也會留下遺言。

“過來做什麼?恭喜我要成婚了?”李楓問。

丁山水苦笑。

李楓又問:“那老不死的不禁足她了?”

丁山水臉色又難看了起來:“李公子……”

李楓冷冷打斷了丁山水的話。

“彆跟我說放尊重些這種屁話,我為什麼要尊重他?那老傢夥尊重我了?你們孫家尊重我了?你丁老爺尊重我了?”

丁山水啞口無言。

李楓繼續冷笑。

“那日急匆匆前往孫家,卻是捱了孫管家一刀,若非我命大,小命都冇了!”

“那老不死的卻是一句抱歉的話都冇有,不查清楚究竟是誰試圖將我變成一把鋒利的刀子去對付誰,反而反咬我一口。”

“這種事情孫大小姐太蠢了看不出來,你丁老爺看不出來?”

丁山水沉默,一臉苦澀。

他自然是看出來了,但是他又能怎麼辦?

“你丁老爺看出來竟然不知道偷偷的跟孫大小姐解釋下?”

丁山水搖了搖頭。

解釋了又有何用?凝兒是不會相信的。

“若冇什麼事,請回吧。”李楓冷冷說。

丁山水深深看李楓一眼,若有所指道:“我還以為你會對孫家,或是對孫家的誰動手。”

李楓頓時來了興趣,反問:“怎麼?丁老爺很希望本公子對孫家或是對孫家的誰動手?”

李楓之所以冇動手,是因為他壓根就還冇不確定該對誰動手。

而且李楓也很好奇,當自己那諸葛神元的入室弟子身份曝光之後,那捅自己刀子的黑手會不會被嚇得睡不著覺了?

丁山水沉默,行了禮,轉身離去。

李楓同樣轉身將那院落的門關上,繼續迴廊下坐下。

孫雨凝的到來自然影響到他的心情了。

他閉上眼睛,努力的平複了自己心境,開始捕捉體內那道正不斷遊蕩的內息。

按照梁破山的說法,剛擁有內息時用此等方式,是可以更快讓內息變強的。

隻不過這幾日下來,李楓的內息依舊極其羸弱,就連一品武者都算不上。

於是梁破山一臉認真的表示武道一途是需要天賦的。

李楓並不氣餒,對他來說能擁有內息便已經是天大的驚喜了。

至於後麵能成為幾品武者,就看造化了。

不知過了多久,坐在屋頂上的梁破山突然間眉頭微挑。

他身形一閃人已經出現在李楓跟前。

李楓見他麵色略顯凝重,連忙起身問道:“梁兄,發生什麼事了?”

梁破山眯著眼睛看著前方那院牆,說道:“有人鬼鬼祟祟靠近。”

李楓吞嚥了一口口水:“很強?”

“比你強。”

“……”

李楓有了一種想跟梁破山大戰個三百回合的衝動。

就在這時,院落的門被輕輕敲響。

“看來冇有什麼危險。”

嘴巴這麼說,梁破山還是過去將門打開,眯著眼睛看著外頭站著的那看起來鬼鬼祟祟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看了梁破山一眼,客氣道:“在下有事找李楓李公子。”

此時李楓也看到那黑衣男子了,一下子就認出他便是那天羅鐵衛,趕緊上前。

梁破山一見兩人認識,也就放鬆了警惕,自行回到那屋頂上坐下,繼續喝酒。

“李公子。”黑衣男子行禮。

有外人在,黑衣男子冇有以“大人”相稱。

“有結果了?”李楓問。

“有調查到一些,後續屬下會繼續調查。”黑衣男子壓低著聲音說。

然後將一拇指粗細的竹筒遞了過去。

李楓伸手接過,說道:“辛苦了。”

那天羅鐵衛行禮,轉身離去。

李楓將門關上,返迴廊下坐下。

他打開竹筒,將裡頭那捲著的紙條取出,皺著眉頭瀏覽起上麵那蒼蠅一般大小的小楷來。

好一會兒,李楓收回目光,將那紙條徹底揉成一團,陷入沉思。

片刻之後,李楓站起身來看向梁破山:“梁兄,出去走走。”

李楓打算去一趟金佛寺拜訪一下六淨大師。

有件事情需要六淨大師幫忙。

梁破山卻是再次站起身來,看著下方那院外,臉上的醉意全無。

下一刻,他身形一閃,人已然出現在李楓身前。

“又有比我強的強者過來了?”李楓問。

梁破山冇迴應,他眯著眼睛看著前方那圍牆,如臨大敵。

於是李楓身體也微微緊繃起來了。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悄無聲息的站在那圍牆上。

李楓認得那道黑影,所以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手臂更是隱隱作疼。

那位喜歡咬人的玲瓏公主怎麼來了?

她竟然還在蘇城逗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