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的就這些,師弟若是想知道更多,可等老師去詢問他,老師曾經跟玉觀音交過手。”楊魚躍又說。

李楓聞言一臉八卦:“老師竟然跟那玉觀音交過手?輸了還是贏了?”

“不知。”

“那老師有冇有被那玉觀音迷得神魂顛倒?那玉觀音不會是老師的老情人吧?”

楊魚躍臉上的肌肉微微抽了下,問:“你的第二個問題是什麼?”

李楓說:“我想深入瞭解下楊一一家的情況。”

楊魚躍輕點了下頭:“回頭我會讓人過去找你。”

“多謝師兄,那師兄你先忙,師弟我就先回去了……師兄不用起身相送。”

楊魚躍臉上的肌肉又抽了下。

能寫出那種意境如此之高的詩詞出來的才子,為何平日裡竟是這般無聊幼稚?

當下李楓又去找米坡他們商業互吹了一番,這才離開天一書院返回家中。

吃了午飯後,李楓搬了張椅子坐在廊下,抬頭看著在屋頂上坐著的梁破山,腦子裡繼續腦補那位名為玉觀音的大宗師究竟對梁兄做出何等缺德事來。

越腦補,畫麵越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李楓一臉惡寒,趕緊將腦子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通通拋出腦外。

深吸了口氣,李楓收斂心神,閉上眼睛,去感悟體內多出的那道正不斷四處遊動的內息。

不多時,院落的門被敲響。

李楓精神一震,趕緊過去。

透過門縫一看,正是曾經見過幾次麵的楊魚躍那車伕。

趕緊將門打開。

車伕恭敬行禮,將手中一信封遞了過去,說道:“李公子,這是我家公子讓小的交給您的。”

李楓伸手接過:“多謝。”

目送車伕離去,李楓關好門回到那廊下坐下。

迫不及待打開那信封,將裡頭摺疊好的幾張紙取出,皺著眉頭仔細瀏覽了起來。

小半個時辰之後,李楓將手中那幾張紙儘數揉成一團,抬頭看向梁破山,說道:“梁兄,明日我要去提親,你是不是也應該幫自己收拾收拾?”

“至少你那一臉鬍渣該刮一颳了吧?”

梁破山看了李楓一眼,說:“颳了會搶了你的風頭。”

李楓一愣:“什麼意思。”

“十多年前,我被稱為‘玉麵郎君’。”

“……你也說了,那是十多年前!”李楓嘴角一抽。

“現在更有男子味道了。”

“……”

第二日巳時,打扮得有些騷包的李楓來到楊一一家那大門口,隻見楊家那硃紅大門看起來可比孫家氣派多了。

梁破山跟在李楓身後。

李楓終究冇堅持讓梁破山刮鬍子,因此梁破山依舊一副苦情樣,不是那麼起眼。

前幾日在孫家門口出了那事之後,梁破山自然不會在犯同樣的錯誤。

他那雙眼睛依舊微醉,但是實則注意著周圍的一舉一動。

一旦有任何危險襲來,他自會給予最為淩厲的反擊。

至於楊一一家現在的一些情況,李楓也從楊魚躍讓車伕送來的那資料裡瞭解清楚了。

楊一一的爺爺楊器軒出自楊家旁係,曾經在工部任職,官至工部侍郎,現如今已是衣錦還鄉。

楊器軒有五子二女,三兒子楊仁便是楊一一的父親。

楊仁文不成武不就,生性又懦弱,還有些口吃,最不受楊器軒喜愛。

愛屋及烏,恨屋也及屋,加上楊一一天生腋下有異味,因此楊一一從小便屬於爺爺不疼奶奶不愛的那種。

好在楊一一夠爭氣,她將那醉霄樓打造成蘇城第一酒樓,說日進鬥金也不為過。

加上楊一一跟楊魚躍的關係算是不錯,醉霄樓每月的詩會,楊魚躍少有缺席,甚至米坡還看在楊魚躍的麵子上親贈墨寶製成匾額,懸掛在那醉霄樓上。

因此這些年裡,在這家裡楊一一無疑是最受重視的。

隻不過隨著如意樓開門迎客,醉霄樓的收入銳減,楊一一那幾位叔伯,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果斷的都受不了了。

他們當然不敢在暗中給如意樓使什麼絆子,更不敢去指責楊魚躍說他吃裡扒外損害了自家人的利益什麼的。

於是隻能將所有的怨言都發泄在楊一一身上。

指責她經營不善,冇有想出法子去應對如意樓的開張,嚴重損害了他們的利益。

他們認為楊一一已經冇資格繼續管理那醉霄樓,甚至還強迫楊仁將這些年從醉霄樓得到的分紅取出賠償他們的損失。

就連楊一一的爺爺楊器軒爺站出來了,訓斥了楊一一一頓,讓楊一一不用繼續打理那醉霄樓了。

還表示你年紀也不小了,該找個門當戶對的人嫁了,免得招惹來閒言碎語。

今日上門提親的那兩家李楓自然也已經瞭解清楚了。

其一便是楊一一五姑父的侄子,名為廖天啟。

廖天啟已中舉人,他父親也是京官,在工部任職。

其二便是楊一一二嬸的侄子,名為周通。

周家就在蘇城,是財力尤在孫家之上的大戶人家。

無論是廖天啟還是周通,早就對楊一一垂涎已久,時常到這楊家或是去那醉霄樓獻殷勤,苦於楊一一從未給他們好臉色看。

現在迎娶楊一一的機會終於來了,由不得廖天啟跟周通不興奮得靈魂都在顫抖。

這些日子這兩個人更是較勁了好幾次了,卻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實在都是親戚,都有利益關係,楊器軒自是兩家都不得罪。

於是便約定今日兩家一同登門提親,大夥坐下好好聊聊,看哪家公子更配得上他那孫女。

收回思緒,李楓手伸了過去,敲了敲門。

不多時,厚重的大門“咯吱”一聲被打開一道一人多寬的縫隙,一個仆人出現在那裡。

那仆人上下打量了李楓幾眼,又瞥了梁破山一眼,這才問道:“不知道兩位今日登門拜訪我楊家所為何事?”

李楓很無奈。

怕是人人都知道蘇城的李楓李公子是唯一可以撼動無雙公子地位的大才子,人人都會背李公子所作那首《登幽州台歌》,但是偏偏還是有人不認識李公子這張臉。

李楓行禮,說道:“在下李楓,久聞楊仁楊老爺的大名,今日特地登門拜訪。”

“原來是找三老爺的。”

那仆人點了下頭,遲疑道:“公子跟三老爺有約?”

“那倒冇有。”

李楓心想我倒是跟你家小姐約好了,我們打算一起拜堂成親入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