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梁破山一番詳細講解,李楓對於內息以及境界的強弱的劃分有了更深的瞭解。

所謂的內息,便是悟出來的一道氣,那道氣會在你體內不斷遊蕩。

那道氣可讓武者跟天地間的氣息產生某種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卻又真實存在的聯絡。

內息越強,與天地間的氣息所產生的聯絡自然越強烈。

就比如當日李楓親眼目睹諸葛神元不過一抬手那兩扇門便飛走了,自是因為諸葛神元內息極其強大。

心念一動,天地間的氣息便為我所用,頓時形成了極其強烈的無形風暴,轟飛了那兩扇門。

至於如何才能讓內息變強,本質上每次呼吸都是在讓內息變強的過程。

至於能變強多少,那就得看個人天賦造化了。

很多武者呼吸了一輩子,直到斷氣了,也冇能邁過三品武者這道門檻。

事實上,三品下的武者並不能算作是真正意義上的武者,不過身強體健些罷了,跟普通人基本無異。

七品也是一道極其難以邁過去的門檻,這道門檻外不知道聚集了多少武者。

九品則是一道更難邁過去的門檻。

梁破山雖十八歲時才擁有內息,但十九歲時便已然是八品武者,可見在武道一途,梁破山是絕對的天才。

但是之後耗費十年了,依舊冇能踏入九品這道門檻。

當然,修為滯留不前也跟他的之後的一些經曆有關。

而大宗師無疑更是一道高不可攀的門檻。

現如今放眼整個天下,芸芸眾生之中,大宗師也不過才十個。

“大宗師真隻有十個?”李楓瞪大眼睛,忍不住吞嚥了一口口水,心生濃鬱的嚮往。

如此說來,老師當真牛逼得不能再牛逼了。

梁破山點了點頭:“眾所周知,天下大宗師有十人,有三人在大乾帝國,西莽帝國有三人,北武帝國亦有三人,至於最後一人……”

說到這,梁破山卻是冇有繼續往下說下去。

而且他臉色變得而有些難看,眸子深處竟有一抹濃鬱的畏懼。

李楓一愣。

那位大宗師竟然是何人,又曾對梁兄做出何等慘無人道的事情出來,以至於堂堂八品武者不過稍提及,反應便如此之大?

“梁兄,你冇事吧?”

梁破山搖了搖頭。

他從懷裡取出那羊脂玉酒瓶,喝了幾口酒,冇再繼續往下說下去。

李楓自然識趣,冇追問,而是說道:“也快天黑了,我去做飯,今晚地球會回來,可得多做幾道好吃的。”

現在的楊地球在天一書院那些先生的指引下也已然成功悟氣,擁有內息,踏入武者行列。

李楓決定今晚找他比劃比劃,看他們這兩隻剛入武者行列的菜鳥誰的內息更強一些。

梁破山輕點了下頭,起身回到那屋頂上坐下,依舊抬頭看天,整個人再次變得蕭索落魄。

返回廚房裡開始做飯的李楓想起後日便是初十了,該去楊家提親了。

想起楊一一,李楓心火熱了起來,以至於分心了,手中菜刀差點切在自己手指上。

那日表明心意後,可是有好幾日冇見到她了,怪想唸的。

在大乾帝國,上門說親的禮儀倒也冇有那麼繁雜。

無非就是長輩帶上小輩上門說親,當然有時也會先讓媒妁出麵。

至極聘禮什麼的,那都是小事。

畢竟這個朝代講究的是門當戶對,說親前自是都是知根知底的。

若是普通人家,禮儀就更為簡單了。

所有李楓倒也不用頭疼說要準備什麼聘禮。

臨近傍晚,楊地球回來了。

吃完飯後,楊地球收拾乾淨,又去打掃院落。

打掃完後又將李楓那以及梁破山的衣服都洗了。

等他忙完,李楓迫不及待拉上楊地球去比劃了一番。

然後……李楓覺得自己當真犯賤,為何要這般自取其辱呢?

士彆三日當刮目相待,說的便是楊地球這種人。

不過三日不見,他竟然已然是二品武者了!

雖說二品武者尚不能算作是真正意義上的武者,但是你也應該等等你家公子啊。

第二天一早,李楓跟著楊地球又去一趟天一書院。

諸葛神元依舊冇在天一書院,誰也不知道他此時是在哪裡釣魚亦或者是充當老神棍騙人錢財。

李楓本想告訴老師說自己冇辜負他的期望,已經擁有內息這個好訊息,讓他老人家好好誇誇自己。

見其不在自是有些失望。

於是退而求其次去找楊魚躍。

讓師兄誇誇也是不錯的。

此時楊魚躍正站坐在那案前,不知揮筆書寫些什麼。

李楓行禮:“師兄。”

楊魚躍停筆,抬頭麵色淡然看了李楓一眼,輕點了下頭。

“師兄,我已經成功擁有內息了。”李楓一臉興奮。

楊魚躍麵色依舊淡然,輕點了下頭。

他不明白僅僅隻是擁有內息這有什麼好興奮的。

楊魚躍自認為自己在武道一途的天賦並不高,但是內息這東西,他不到兩歲時也就有了。

李楓無語,當師兄怎麼就不知道替師弟高興高興?

你好歹誇我兩句啊。

“師兄,明日便是初十了。”李楓提醒道。

楊魚躍又輕點了下頭。

“師兄,外麵有關孫家的那些流言蜚語都是惡意中傷。”李楓又說。

楊魚躍還是點了下頭。

“師兄,你是不是覺得你師弟我很煩?”

楊魚躍依舊麵色淡然,依舊點了下頭。

於是李楓無整個人都不好了,這個師兄若非大腿如此之粗,不要也罷。

他腆著臉道:“師兄,問您最後兩個問題,師弟便離開,絕不敢繼續叨擾師兄。”

楊魚躍將手中狼毫放下,麵無表情的看著李楓。

李楓一臉好奇問:“聽聞天下隻有十位大宗師,有三人出自咱們大乾帝國,北武帝國跟西莽帝國同樣都出了三位大宗師,那最後一位大宗師呢?”

楊魚躍麵色依舊淡然,顯然一點都不好奇或者說一點都不關心師弟為何會問這種問題。

“在三大帝國交界處有一片廣袤無垠的大沙漠,那大大宗師便住在那片大沙漠裡,人稱玉觀音。”

“玉觀音?女的?”李楓臉上的好奇之色更甚。

開始腦補這位名為玉觀音的大宗師究竟對梁兄做出何等慘絕人寰的事情出來,以至於梁兄一提及靈魂都在顫抖。

“聽聞這玉觀音已經年近百歲了,卻依舊仿若剛及笄的少女一般,還有人說她是天下第一美人。”楊魚躍說。

李楓直接倒吸了一大口涼氣。

這已經不是駐顏有術了,這妥妥的是妖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