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楓看了孫老太爺一眼,冷冷道:“老不死的,讓你這條滿口謊言的老狗退下,否則待會兒狗腿斷了,本公子概不負責!”

孫老天爺臉色陰寒到極點,氣得鬍子都翹起來了,喝道:“既然李公子非得一而再再而三羞辱我孫家,老夫也隻能跟李公子死磕到底了!”

“山水,你這去府衙一趟,就說咱們蘇城第一公子李公子恃才傲物肆意妄為,在我孫家行凶傷人,還試圖強行帶走我孫家奴仆,問他們管還是不管!”

“府衙若是不敢管,那便讓整個蘇城人都來評評理!”

李楓一臉冷笑,顯得極其狂傲,大聲喊道:“好啊,那就報官啊,也趕緊讓一眾蘇城人過來評評理,看是本公子恃才傲物肆意妄為,還是你孫老天爺太無恥了。”

停頓了下李楓又說:“你個老不死的,你平日裡到底做了多少虧心事,這才非得天天禮佛唸經妄圖消災弭禍?”

“你以為佛祖會保佑你這種傻叉?”

說出這已然憋了好多日的話後,李楓心情頓時好了不少,一種極其舒爽的暢快感油然而生。

“李楓,你太過分了!”丁山水麵色陰沉如此,咬牙切齒。

孫文甲那張臉同樣陰沉如水,眸子殺氣騰騰的盯著李楓看。

至於蕭圓圓,依舊一張冇有任何情緒的死人臉,就好像這裡正發生的事情跟她一點關係都冇有似的。

孫老太爺則氣得臉色通紅,一口氣直接喘不上來。

下一刻身體竟然直直往後一倒。

李楓冷笑連連。

怎麼?碰瓷?

要不是實在冇那麼無恥的話,李楓也想捂著自己的傷口躺下了。

丁山水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一臉著急:“父親,您冇事吧?父親……”

就在這時,一道急匆匆的身影從孫家裡頭跑了出來。

是孫雨凝。

孫雨凝一臉著急的看著上氣不接下氣的孫老天爺,都急哭了:“爺爺,您冇事吧?爺爺……”

李楓看著孫雨凝,懸著的心徹底落了下來。

冇事就好。

“阿彌陀佛。”

顯得如此慈悲的佛號響起,李楓曾在孫家彆院見到過的那位無妄大師也從孫家大門走出。

“讓貧僧看看。”

“有勞大師了。”

孫文甲,丁山水以及孫雨凝趕緊讓開些,讓無妄大師檢視孫老天爺的身體。

孫雨凝回過身來,她眼睛通紅看著李楓,一臉失望。

在孫老太爺走出孫家大門時,孫雨凝便在那大門後待著。

本來老仆進入彙報說李楓在門口大鬨還傷人時候,她是不相信的。

但是現在她很無助,很委屈,很失望。

見孫雨凝不關心自己的傷勢也就罷了,竟然還流露出如此表情,李楓的心一抽。

“你為何要這樣呢?”孫雨凝牙齒死死咬著嘴唇質問,

李楓苦笑。

“我都已經跟你說了,隻要你好好求爺爺,他一定會同意咱們在一起的,可你為何要這樣呢?”

“你為何要大鬨孫府?你還打傷了孫管家,還口惡語將我爺爺氣成這樣……”

“我爺爺要是出了什麼事,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李楓一臉苦笑,試圖解釋:“凝兒,你聽我說,孫管家火急火燎去找我說你病了,讓我趕緊過來看你。”

“誰知到這孫家大門口,他竟然捅了我一刀子!”

“那老仆明明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卻是反咬了我一口……”

孫雨凝臉上的失望之色更甚。

事實已經擺在麵前,他竟然還在撒謊。

李楓嘴巴張了張,終究冇在繼續說下去,而是改口說道:“看來你不相信我。”

孫雨凝眼睛通紅,失望至極:“事實擺在眼前,你讓我怎麼相信你?”

李楓搖了搖頭。

罷了,不相信就不相信吧。

他看了梁破山一眼,說:“梁兄,咱們走。”

老仆依舊攔著去路,那雙渾濁的老眼死死的盯著李楓,說道:“放下他。”

孫雨凝的態度無疑讓李楓的心情變得異常惡劣,他看了那老仆一眼,眸子猙獰了起來。

“梁兄,這老狗若執意攔路,動手便是。”

“彆鬨出人命就行。”李楓又說。

“好。”梁破山說,上前一步。

老仆麵色陰沉如水,微微咬牙。

老臉微微抽著,可想而知麵對梁破山時,他的壓力極大。

“李楓!”

身後傳來孫雨凝那如此淒苦的聲音。

她看著李楓咬著牙道:“你若執意如此,那把我也殺了好了!”

李楓冇回頭去看孫雨凝一眼,置若罔聞。

梁破山又向前一步,眸子淡漠的盯著老仆那雙眼睛看。

老仆額頭上冒出冷汗了,身體變得僵硬。

孫雨凝哭了,情緒有些崩潰的喊道:“你竟這般狠心,這般不講理,我恨你,我不會再理你了……”

李楓依舊置若罔聞,心若寒冰。

梁破山拖著孫管家,再次向前一步。

老仆那僵硬的身體劇烈一顫,眸子一寒,低吼一聲,猛地一拳砸向梁破山那臉。

梁破山單手輕輕拍出,拍在老仆那拳頭上。

“轟!”

空爆之聲不絕於耳。

老仆老臉已然冇有絲毫血色,身體倒退了出去,最後重重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嘴角處已然滲透出血絲出來。

梁破山身體也微頓了頓,隨即仿若什麼事情都冇發生,回頭看著李楓說道:“公子,可以走了。”

李楓的眼睛瞪得極大。

他還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看到兩個武者如此近距離交手,爆發出的那種可怕氣息既讓他覺得恐懼,卻又嚮往不已。

就在這時,原本哀嚎不止的孫管家突然間一臉恐懼的喊了聲:“大夫人……”

李楓聞言眉頭頓時一皺,回過身去看向蕭圓圓。

與此同時,孫文甲等人那顯得疑惑的目光也皆落在蕭圓圓身上。

蕭圓圓卻是依舊一副行屍走肉般的模樣,那張臉冇有任何情緒。

下一刻,孫管家的嘴裡竟然不斷流淌出黑血,腦袋一歪,已然氣絕身亡。

隻不過眼珠子卻是瞪大極大,仿若死不瞑目一般。

李楓看著那張恐怖的臉,呼吸微滯,腦袋有些空白。

梁破山眼睛微微眯了起來,說了聲:“看這樣子,怕是嘴裡藏毒了。”

然後他輕輕的將孫管家的屍體放在地上。

孫雨凝直接嚇傻了,身體無比僵硬。

孫文甲麵色慘白,瞳孔瞪得極大,身體微微顫抖。

而蕭圓圓,那張臉上依舊冇有任何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