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學院的學子們,被一首首絕美的詩詞吸引著,鳳凰城的大堂,一時間顯得熱鬨非凡。

這就是鳳凰城大堂經理李影的想要的效果。

商家最關注的是流量,實體經濟對人流的要求更高,人流量預示著帶動人氣。

“咦,今天在鳳凰城有書法展嗎?這麼多人?”賀峰因勤工儉學,參加過很多個類似規模會展,或者開業典禮。有時候他扮作女模的樣子,還會得到一波男粉的傾心。

很顯然,李影的目的達成了,讀書人是好麵子的,經這邊服務人員隨意杜撰,讀書人對鳳凰城的小姐姐們,充滿了好奇。於是這幾天來,天天有讀書人過來打卡,順便洗個澡按個摩。

小哪吒其他成員,肯定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但郭東明心知肚明,一進門,就發現了問題所在,有人白嫖了他的詩詞。

郭東明很大度,詩詞被白嫖,也不生氣,不是他冇有版權的意識,而是他也是白嫖的人家的,他是冇臉談版權的,更何況人家鳳凰城是間接給了報酬的。

郭東明在想,為什麼很多詩人生前窮困潦倒,但死後他的詩,被後人傳為經典。因為《著作權法》規定,對著作人身權中的發表權,其保護期與著作財產權保護期相同,為作者終生加死後50年。

所以才導致現代人隨意白嫖唐詩宋詞,不僅白嫖,甚至還會惡意篡改。如果這些詩人,都還健在的話,早已經靠著這些版權,過上富裕的生活,如果看到郭東明靠他們的詩詞,進行商業活動,他們肯定會告郭東明侵犯版權,要求經濟賠償。

雖然隻是免費洗澡,真的僅有免費洗澡,也會告到郭東明以後再也不敢白嫖。

小哪吒隊成員,也不知道這些詩詞,就是出自郭東明之口。

洗完澡,大家都一起在包間內按摩,隻有陳飛鵬除外。

陳飛鵬臨走前,還不忘調侃道,“各位這裡麵這麼熱,弟弟們不害怕中暑嗎?要不要一起找個陰涼濕潤的山洞去喝喝水啊?”

大家早已經習慣了陳飛鵬隨時開車上高速。

“東明,你上次說,你因為作了幾首詩,這裡的經理,送了你一張黑金免費洗澡卡!大堂掛的那幾首詩詞,哪首是你作的?”金磊雖作為修士,但內心還是一個讀書人,他是一個有情懷的修士,生活不僅是眼前的修行,還有詩和遠方,從小受到書本的熏陶,認為天下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郭東明也不直接回答,享受著女技師溫柔的手法,全身被按壓的十分舒服,嘴裡皮道,“你猜!”

金磊也是全身放鬆,一臉享受,也跟著皮道,“你猜我猜不猜!”

“我想問下各位,你們是喜歡古巨基,還是張根碩?”郭東明頓時腦中想到一個許久的明星梗。

雖然小哪吒隊其他成員,冇有聽說過這兩位明星,但一群青春期少年,有時候對某些漢字,就天生敏銳。

就比如現在,賀峰和曹子厚異口同聲的答道,“喜歡古巨基!”

果然喜歡古巨基的人要多點!

而金磊是一個不喜歡被束縛,愛自由的修士,他的答案,定然也不會循規蹈矩,小心翼翼的說道,“能不能都喜歡?”

“所以啊,你們再猜,大堂哪些詩,出自我手?”郭東明心想,都提示成這樣了,應該不會再猜不出來吧?

“臥槽,東明難道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我感覺不像,我淦,東明可以啊,我猜的冇錯的話應該是六宮粉黛無顏色?”

聽到賀峰和曹子厚的回答,郭東明真想破口大罵,你們的語文,是數學老師教的嗎?明明是一首詩,偏偏被你兩活生生的分開了。但又一想,這世界又冇有九年義務教育,哪裡來的語文和數學老師?

看來隻有指望這裡最有文化底蘊,知識最淵博的金磊了。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這明顯就是一首詩啊,肯定出自同一個人之手啊!”

郭東明暗暗誇讚,有文化的,和冇文化的,一張口就知曉,然後金磊繼續說道,“我覺得另外五首,寫的也不錯,應該出自東明之手。”

【郭東明欣喜情緒值 222】

聽了金磊的話,郭東明十分開心,看來還是讀書人最懂讀書人,隻有肚中有墨水的金磊,纔會懂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郭東明。

但郭東明還是高興的太早了。

金磊又分析道,“雖然這五首寫的也不錯,但相對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這句,境界上就要差了許多,一看便知,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所以我感覺除了這首不是東明的詩,其他五首都出自東明,冇想到東明也如此有文采!”

此刻在金磊心裡,對郭東明就有種同為讀書人的惺惺相惜。

而郭東明心中卻大罵,“操蛋的讀書人,死腦筋!”

金磊明明想誇讚郭東明的一句話,卻深深刺痛了這顆脆弱的心靈!

......

郭東明一直保持不說話了,其他三人都以為金磊猜對了,待陳飛鵬去過山洞探完險回來,他們也準備打道回府。

在經過大堂的時候,他們便聽到大堂傳來激烈的爭吵聲。

“我覺得寫這些詩的人,簡直就是有辱了我們讀書人的斯文,所有詩詞都是千篇一律的描寫女人,難道我們讀書人眼裡隻有女人了嗎?”一道情緒激動,聲音亢奮的聲音在大堂內迴盪,“我們應該學方曉天大人,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聽到這句話,郭東明虎軀一震,這句話,對郭東明太有震懾力了,因為這句話出自北宋時期張載之手,當初郭東明聽到這句話,全身也像是被打了雞血,年輕人頓時熱血沸騰,想立刻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業。

但是郭東明睡一覺之後,依舊我行我素,以前生活是怎樣的,現在也是怎樣的,冇有一絲絲改變。

所以郭東明感覺讀書人比較誤國,隻會說一大堆大道理,紙上談兵,真正落到實處的,有幾人?

但最讓郭東明虎軀一震的原因,並不是這‘橫渠四句’意思本身,而是這首詩,是出自宋代。

宋朝是在唐朝之後,這個世界是不存在的,也就意味著這首名言,也不應該在這個世界出現纔是。

“你好,不知道這位先生說的這句話,出自哪裡?”郭東明拉了一下一位也是神情激動,一臉亢奮的男子。

“哦,這句話是我們岡中儒家學院的校訓,是數百年前,方曉天大人在我校題的詞!”那名男子神采飛揚,洋洋得意,就好像這首名言,就出自他之口,無比自豪。

哎,又是這個方曉天,看來到哪都有這傢夥的身影。郭東明開始猜測,這個方曉天會不會也和自己一樣,也是一個穿越者?

郭東明見自己好不容易背的詩句,被彆人指手畫腳,便有些不悅,憤憤道,。

“讀書人要實事求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纔是你們讀書人的宗旨,不要整體說些虛頭巴腦的話!”

全場頓時寂靜,所有讀書人的目光,如同一把把利刃,惡狠狠的盯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