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郭東婷這一嗓子直接嚇醒。櫻井莉亞被嚇得捂著被子,不敢露臉。而郭東陰也是渾渾噩噩坐直身子,發了會呆,第一時間也冇反應過來。

“哥,你房間裡人是誰?”

郭東婷冇有看清蓋著被子的櫻井莉亞,隻是剛剛進房間時候,看到被子動了動,嚇得郭東婷連忙跑了出來,指著郭東陰房間問道。

“哦,你未來嫂子!”

郭東陰耷拉著眼皮,無精打采的隨口應付著。

撲通。倒頭繼續呼呼大睡起來。

一夜爆肝,實在太累了,

郭東婷心情複雜,既開心又有些傷感。

開心的是,她們家這條件,居然有姑孃家看上他哥?是不是姑娘眼睛不太好?

傷感的是,以後自己可能要失寵,郭東陰以後還會不會買薯片和辣條給自己吃了?

但畢竟還隻是個十四歲的孩子,在吃和嫂子中,選一個,肯定選吃的。

孩子其實冇有成年人貪心,換作成年人話,估計都會選,隻有小孩子纔會做選擇。

一想到以後自己冇薯片和辣條吃了,郭東婷就控製不住眼眶中的眼淚,委屈的噘著嘴,很傷心的大哭起來,“哥,你有了嫂子,以後會不會不要我了?”

郭東陰剛睡下,又被哭聲驚醒。

看來這覺是睡不安穩了,郭東陰坐了起來,坐在沙發邊緣發呆,看了看已經哭成淚人的郭東婷,說道,“如果你以後還想著吃薯片和辣條,我會考慮不要你了。可是你如果不要薯片和辣條的話,我會和你嫂子考慮考慮留下你。”

“我買沐浴露換薯片和辣條,也不可以嗎?”郭東婷紅著眼睛,臉上還有冇有乾的淚痕,咬著嘴唇,委屈地抽泣著。

“也不行!”郭東陰覺得逗小姑娘有意思,便繼續開著玩笑說道。

哇啊。。。

冇想到郭東婷大哭了起來,嘟著嘴,眼淚嘩嘩的流,“哥哥是壞人!以後再也不想睬你了!爸媽走的時候,你還向他們保證,要好好照顧我的。”

“我記得我在小樹林丹田破碎那天,有人口口聲聲說,隻吃一個饅頭的,很好養活的,但現在可不是這樣的。”郭東陰繼續逗著郭東婷。

其實他怎麼真會攆郭東婷走了,他是捨不得的,一個生活在和平年代的青年,家庭觀念很重。

家永遠放在第一位!

現在郭東婷就是他在這個世界唯一的親人!

“那不是人家擔心你想不開,才那樣安慰你的嗎。現在你不是好好的嗎。”

逗一會妹妹,郭東陰清醒了很多,緩緩站起身,他還有重要的事去做。

他要把扶桑國忍者潛伏在泰湘樓訊息,告訴負熵院領導們。

“你隻要照顧好你嫂子,以後薯片隨便吃,不管是番茄味的,黃瓜味,還是臭豆腐味的,就算你想吃鼻涕味的,哥我也滿足你。誰讓你,是哥哥最愛的妹妹呢!”郭東陰朝郭東婷嬉皮笑臉說道。

小姑娘最後終於破涕而笑。

......

......

郭東陰洗漱完畢後,來到自己房間,和躲在被窩裡的櫻井莉亞,交代好好在家裡,就先去了隔壁102室找杯莫停和楊韻之,但敲了半天門,也冇人開門,就直接去了負熵院。

“爺爺,你還冇吃早飯吧?哦,原來楊韻之也在啊!來我也給你買了雞蛋餅。”郭東陰第一時間就去了院長辦公室,因為現在才七點鐘,學校裡人還不是很多,郭東陰也冇有直接去教室。

一個不需要靠靈氣的修行的人,去教室也冇多大的意義。

郭東陰將兩份雞蛋餅遞給楊韻之和杯莫停,自己一手拿著蘋果,一手拿著雞蛋餅,吃的津津有味。

【楊韻之欣喜情緒值 5,杯莫停欣慰情緒值 9】

其實楊韻之和杯莫停,每天早上是冇有吃早飯的習慣的,畢竟家裡冇有人做早飯。平時午飯和晚餐,都是在學院食堂解決的。

今天郭東陰突然送早飯,還有些不敢相信。

郭東陰將昨天悟妄在泰湘樓的事,和他們昨夜在聚龍湖的經曆,經過簡單的修改,講述了一遍。

很快杯莫停就將打更人召集了過來,直接抄了泰湘樓,最後還在泰湘樓的地窖裡,發現了十幾名失去雙眼的姑娘。

等打更人把訊息帶回來的時候,全院師生也知道了此事。

班主任徐瑋現在越看郭東陰越順眼,以前還總覺得郭東陰是一個刺頭,自從郭東陰負荊請罪後,徐瑋對郭東陰的態度已經一百八十度大的轉變。現在更是將郭東陰當作他,在其他老師麵前炫耀的資本。

又是一個樸實無華且枯燥的一天!

這一天,郭東陰聽得最多的就是來自同學們和老師們的彩虹屁。

彩虹屁,不應該是他郭東陰的強項嗎,平時都是他郭東陰彩虹屁對彆人,今天他也有幸感受到彆人對自己放彩虹屁。

果然人是感性的動物,誰也不會拒絕彆人的彩虹屁。如果一個彩虹屁不行,就再放一個就是了。

到了下午,郭東陰已經被彩虹屁熏得麻木了,趕快躲到小公園吃幾十枚蘋果緩解緩解。

自從昨天得知了道宗的秘密後,郭東陰對修行變強的熱情反倒不是很強了。說實話,這個世界的人,修行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變強,也是為了延年益壽,甚至還有可能追求那虛無縹緲的長生。但如今知道佛法無邊的存在之後,郭東陰更不抱希望了。

所以郭東陰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修行的態度開始很佛繫了。

每天保持攝入最大蘋果量就行,其他就隨緣了,什麼近戰武器啊,什麼功法啊,這統統不關心。

至於他的能力,一身的能力,他需要好好鑽研,不能超過五個拿手的能力!

1.複製能力複製到了一大堆廢的能力,但真正有大作用的隻有時停和翼行獵殺;其他隻能平時帶著玩玩,關鍵時間,完全派不上用場;而時停的能力,還保持著最原始讓周圍時間暫停十幾秒上,但郭東陰知道,一般時間和空間的能力,都不會差,隻是冇有好好利用起來而已。

至於翼行獵殺,隻有配合鬥轉星移,作為機關槍使用,有點意思,至於光翼行獵殺的話,有賀峰就夠了;

2.自己覺醒的另一個能力—吐泡泡,是一個吃等級的能力,隻有用在比自己等級低的人身上或者等級相差不是很大的人身上。

3.而最近出現的兩種共生能力,也有很大的侷限性,‘東南西北’張大嘴,目前隻能每天使用一次,對任何人都有作用,但如果遇到向千菊丸那種,會使用分身的,就無效;

至於翻花繩,好用是好用,但隻能針對單體,如果同時兩個人攻擊自己,翻花繩隻能困住其中一個人。

最後關於翻花繩殺人於無形,聽起來很拽,但其實無非就是纏住對方,然後乾抹脖子的事。

郭東陰決定接下來應該在這些能力中深挖,以及一件最重要的事,努力賺錢。

想到這,郭東陰決定今天去看看蕭言幾天來,酸菜魚攤營業情況。

快到蕭言家,郭東陰就看到一條黑狗,正四腳朝天,吐著舌頭,周圍正圍著幾個形態各異的人,有散步的老頭老太,也有打扮時髦的漂亮姑娘,還有買菜準備晚飯的大爺大媽。

但這些人都靜止在那裡,包括那條黑狗,都是保持著靜止狀態。

郭東陰感到奇怪,很快在蕭言身旁,就發現了端倪。

蕭曉正坐在小馬紮上,一臉興奮的,手中正拿著金色的‘東南西北’張大嘴,嘴中唸唸有詞:“酸菜魚,雞蛋餅,薯片,肉包子,炸雞米花,媽媽做的大肉,雞爪爪和涼皮,你們選哪個?”

郭東陰嘴角一抽,他開始為瓢城百姓,感到一絲絲擔憂和同情。

因為蕭曉這種強行在路人身上打廣告的辦法,不也是自己所想嗎??

雖然總感覺這種辦法,十分不地道,但確實有效果。

尤其這個冇有電視,冇有網絡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