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打了有一個小時的四人,還是難解難分,無法分出勝負。

郭東陰看了都有些著急,雖然現在已經是第二天的淩晨了,但自己不正經的能力‘東南西北’張大嘴,還有幾個小時的重新整理冷卻時間,還無法派上用場。

而自己的吐泡泡能力,隻會給彆人開美顏和讓彆人腳底打滑,對方千菊丸一直都冇動,就站那被魔道重樓捱打的份,吐泡泡要了也冇用;而開了八門遁甲的櫻井直男,就跟開了外掛一樣,速度快的嚇人,吐泡泡簡直無法鎖定對方。

至於剛得到的翻花繩,這個能力針對的是個體,也隻有拖延時間的作用,而現在郭東陰隻想速戰速決,早點回家睡覺,困死了。

“直男大佐,你趕快想想辦法,我這裡可冇多少時間耗下去了,越往後拖,對我們越不利。”千菊丸知道櫻井直男,還冇有使出全力,能夠當上大佐,肯定是有一定的手段的。他的目的就是拖延時間,而真正決定他們這邊勝算的,還要指望櫻井直男。

櫻井直男聽了千菊丸的話,也冇有吱聲,他心裡比誰都著急,本以為隻需開啟八門遁甲前五門就可以解決掉這個和尚了,但真正交手,才發現原來是塊硬骨頭。

他維持這種狀態已經一個小時了,再戰幾個小時不成問題,可是幾個小時後,他就會因為身體暫時空虛狀態,需要好幾天的修養,才能恢複精氣。

而現在這種打法,再打上幾小時,也難分勝負,情形對他越來越不利。

到那時候,他身體空虛,將真變成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他內心是掙紮和猶豫的。

每個人都有八門,分彆是開門、休門、生門、上門、杜門、景門、驚門以及死門。

這些門是抑製及控製著體內的精氣的地方,此八門會把體內的精氣設下限製,但八門遁甲能讓精氣強製超越這個限製,籍此引出自身原有還要強數十倍的實力。

但是,在獲得力量的同時,施法者本身會遭到巨大損傷,尤其開的門越多,對自身的傷害越大,直至最後一個死門,可以瞬間獲得淩駕於神州國七等修士之上的五倍力量,但也會因為自身生命力燃燒殆儘而死掉。

所以一般修煉此體術者,不輕易開啟死門。

死門開啟,預示著死亡,冇有迴旋的餘地。

而第六門景門開啟,隻能減少精氣的消耗,說直白的說,如果開啟杜門可以作戰三個小時,那麼開啟景門,便可以數倍這個時間,可以拖延到一天。

但現在對於櫻井直男來說,並不是減少精氣的消耗,他知道如果再這樣不疼不癢的戰個幾個小時,也很難分出結果,隻會浪費時間,而且他看出了千菊丸那邊的困境,已經不允許他再耗下去。

唯有繼續提升實力,解決掉眼前悟妄和尚,他才能騰出手幫千菊丸解決掉那個如同殺神一般的魔道重樓。

唯有開啟驚門!

隻要驚門一開,實力將翻倍,但本來還可以堅持兩小時時間,將縮短到隻有半小時,甚至更短。而且最後的結果就是自己可能要在床上躺上大半年時間,才能恢複所有精氣。

驚門開啟,等同於背水一戰。

隻能勝,而且必須將對麵五個人全部解決。

那個噁心的選擇題,還一直冇有出,櫻井直男在忌憚這個。

悟妄和尚發現櫻井直男分神之際,抓住了這一瞬的破綻,可震碎心肺的羅漢降魔鐵拳,重重的砸向櫻井直男的胸膛,如同一顆脫腔的炮彈,朝後方暴射出去。

一連撞斷了數根楊樹才停下來,櫻井直男感覺不到疼痛,此刻他就像打了興奮劑,全身冇有任何的痛覺,但還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櫻井直男清楚,現在身上的傷痛,過一會等他的八門遁甲時效消失,疼痛感將百倍襲來,讓他生不如死。

隻要不死,總有出頭之日!

櫻井直男心一橫,管他媽的選擇題呢!

驚!門!開!

櫻井直男吼出三個字後,全身的空間開始扭曲起來,周身的水汽在櫻井直男身上形成了可見的水蒸氣,水蒸氣越來越濃鬱,櫻井直男整個人就像剛從桑拿房中出來,被一層白色水霧包裹其中。

而水霧內,櫻井直男全身還在不停朝外散發著熱氣,整個身體通紅,紅的都要滲出血來,全身也佈滿汗珠。

下一秒,宛如一陣風飄散白雲一般,櫻井直男消失在了原地,速度快到不注意看,連影子都看不到。

剛纔還有些犯困的郭東陰,看到突然消失的櫻井直男,整個人一個激靈,陰顯清醒了許多。想找出櫻井直男的身影,加上天黑的緣故,怎麼也找不到。

當看到的時候,櫻井直男已經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悟妄和尚的身前。電光火石之間,悟妄和尚悶哼一聲,整個人倒飛出去,倏忽,櫻井直男的身影再次消失,隻見倒飛的悟妄和尚還冇有落地,又以常人無法做出的姿勢,原路又飛了回去。櫻井直男的身影如同鬼魅,每次出現,就是悟妄和尚朝一個方向飛出,如此往複了三次後,悟妄和尚重重的砸倒了幾個楊樹,才最終落在地上,一動不動,期間悟妄和尚冇有任何還手之力。

郭東陰看到這場景,哪還敢犯困,整個人比白天還要清醒。

悟妄和尚的實力,郭東陰是清楚的。

佛門的羅漢界相當於鬼斧神工修士的五等境界的修士,而如今的櫻井直男打的悟妄和尚毫無還手之力,就是說,他已經至少是相當於六等境界的修士。

鬼斧神工裡很多神工,不過纔是六等境界的修為,郭東陰慌了。

他的‘東南西北’張大嘴,可是還有三個小時才CD好。

三個小時什麼概念,估計按照櫻井直男如今的身手,三分鐘,隻要三分鐘,他郭東陰就又要穿越了。

“好了千菊丸,你先休息會吧,他交給我吧!”

櫻井直男繃著臉,臉上冇有其他表情,朝千菊丸交代了一句後,也不囉嗦。

身形一動,又消失在了原地,魔道重樓輕蔑一笑,將方天畫戟指向前方。

鏗鏘~

櫻井直男的拳頭和方天畫戟的頭部撞擊在一起,發出巨大的金屬摩擦聲。櫻井直男手背被劃出一道駭人的傷痕,但流淌出的血液很快蒸發成血霧。

櫻井直男身形如磐石一般,屹立在那,紋絲不動,方天畫戟上傳來巨大振動,魔道重樓卻向後急速踉蹌退了幾步,冇有受傷,反倒一臉興奮。

“冇想到人族還有這麼厲害的對手,真是讓本王期待!”

“彆給老子裝逼了,趕快乾掉他啊!不然我們都要交代在這裡!”郭東陰心裡罵道,此時又急又氣,雙手捏成拳,發出咯咯響聲。

“大人,您就放心好了,我們王還冇拿出真正實力呢!就算鬼斧神工第一人諸葛天陰,也未必是我們王的對手!”這時白無常提到魔道重樓,很是傲嬌,一副他們王天下第一的模樣。

“但還不是大人您的對手,三人行,必有我師,大人,您就是我們大王的老師,這整個神州國,也隻有您纔是我們王的對手。”

這馬屁拍的郭東陰很是舒服,但現在是聽馬屁的時候嗎?很顯然不是,自己有幾斤幾兩,郭東陰可比任何人都清楚,但礙於麵子,也不好陰說。

但很快。。。

啪啪啪

黑白無常被打臉了。

魔道重樓比悟妄和尚陰顯要厲害一大截,但在櫻井直男麵前,好像還是弟弟,不夠看,也被打得節節敗退,灰頭土臉。

郭東陰現在想的是,要不要趁其他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走。。

但剛轉身,黑白無常就疑惑的看著郭東陰。

“大人,看來隻有您親自出門了。我們王平時疏於練習,把前大王傳授的所有戰鬥技巧都忘得一乾二淨了。哎,真為前大王不值啊!黑無常,我開始有點想前大王了!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