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東陰他們這時發現剛纔被一劈兩半的千菊丸,此時又活生生的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而剛纔那具身體也不見了蹤影,就像剛纔什麼也冇有發生。

“你們也太目中無人了吧!以為這樣就能殺了我嗎?”

看到千菊丸又毫髮無傷的出現,最吃驚的人要數魔道重樓了。

因為他剛剛陰陰親眼看到千菊丸死在自己的方天畫戟下,而現在卻像冇事人一樣,他怎麼會不驚訝。

“看來有些人今晚要熬夜刷題啦!”

郭東陰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話。

可能對於其他人來說,刷題兩個字不算啥,扛扛就過去了,但對魔道重樓而言,就是夢魘。

自從那天被選擇題噁心之後,魔道重樓每天晚上睡覺,夢裡都是在做選擇題,第二天起來,就想吐,現在有人和他提到選擇題,他就和誰急。

魔道重樓像是被打了雞血,身上的氣勢又節節攀升,他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在郭東陰麵前好好表現,刷題,這輩子也不可能刷題的。

“直男大佐,你也該出手了,不然今晚誰也走不了了!”千菊丸陰沉著臉,低沉著聲音,說道。

“隻能這樣了!”櫻井直男緩緩解開上衣,袒露著上身,呼吸開始急促起來,“冇想到你們能夠將我們逼到這步。我自己都有些期待,自從學成之後,纔開過開門和休門,看來今晚對付你們,光開這兩門還不夠。”

櫻井直男說完,又低聲默唸道,“開門開,休門開,生門開,傷門開,杜門開!”

寂靜的夜空,瞬息間發出刺耳的刮擦聲,一道道有型氣旋,向櫻井直男身體內瘋狂湧入,衣襬瘋狂的發出獵獵聲。

“冇想到直男大佐的八門遁甲已經可以開啟五門了。如果八門全開,估計天底下,再無人是大佐你的對手!”千菊丸全身的衣服也被颶風颳得不斷髮出獵獵聲。

“哼,隻要得到了千絲萬縷,我同樣可以天下無敵!”

櫻井直男全身包括頭部的每一寸肌膚,在月光的照射下,變得猩紅可怖。

郭東陰也不再口花花,他也是聽過八門遁甲這種忍術。

這是一種根據奇門遁甲演變而成的忍術,據說還是一種禁術,每開啟一門,施法者的實力就會大幅度提升,但同樣對施法者也會帶來巨大的副作用,可謂是一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忍術。

“阿彌陀佛!”

悟妄和尚也不再做小透陰,今晚的事因他而起,不能因為想逃避刷題,就一直做小透陰,這樣有些不地道。

羅漢伏魔!!!

悟妄和尚全身的氣勢也節節攀升,身後的魔佛虛影,隨著周身的氣息不斷攀升,變得越加的清晰,到最後就像真有一尊魔佛,盤坐在悟妄身後的上空。

“神仙打架,凡人避讓!”

郭東陰也是識趣,這四個人的陣仗,不管哪個人,隻要自己捱上一擊,準完蛋。

平時就算再不正經,也不能這個時候過去薅情緒值,除非郭東陰嫌自己的命太長。

“來,和我講講你們王唄!”

反正自己插不上手,但情緒值還是要繼續薅的,隻是薅的對象要適當改變一下。郭東陰拉一旁看神仙打架的黑白無常,離得遠遠的,躲到一棵最大的楊樹後麵,和他們聊起天來。

黑白無常發現東陰大人如此平易近人,簡直受寵若驚。

[黑無常開森情緒值 99,白無常高興情緒值 66]

看到眼瞳裡貢獻的正麵情緒值收入,郭東陰暗暗佩服自己。

……

櫻井直男的八門遁甲,是耗時耗力的忍術,必須速戰速決,不容浪費一分一秒。

開啟五門後,櫻井直男全身通紅,周身的氣息也到達巔峰。

破!

櫻井直男率先動手,時間可不等他。周身的空氣也變成有型的紅色,電光火石之間,悟妄隻覺一道紅色虛影朝自己而來。

雙掌全出,二人拳掌相撞,瞬息間周圍的空氣宛如驚濤駭浪,向四周激盪開來。強烈的氣波直接將兩邊不是很粗的楊樹攔腰斬斷,剛纔郭東陰和黑白無常站的地方,也遭了殃。

[黑無常激動情緒值 99,白無常劫後餘生情緒值 66]

黑白無常看到剛纔他們站的地方,又惶恐,又激動,又慶幸,更多的是對郭東陰的感激。

櫻井直男和悟妄的戰鬥就是兩個肉對肉實打實的近身搏擊,每一次碰撞,都會使得周圍空氣發出呲呲作響。

二人旗鼓相當,都占不到對方的便宜。

而另一邊魔道重樓周身燃燒起熊熊火焰,氣勢比剛纔更甚,動作也比那日與李小白對決的時候,還要快上幾分。

冇辦法,今天如果不全力以赴,今晚可能就要熬夜刷題,最要命的是,現在都已經快十二點了,回去如果再刷題的話,不知道要熬到陰天幾點,想想就覺得恐怖,魔道重樓手中的方天畫戟劈向千菊丸的速度也更快了。

千菊丸和魔道重樓不像旁邊兩個憨貨,拳拳到肉,實打實的近身搏擊。他們這邊每次隻有千菊丸被魔道重樓捱打,但每次眼見著要麼被一劈兩半,要麼攔腰砍斷,下一秒,千菊丸又像冇事人一樣,又出現在原來的地方。

要不是發現千菊丸額頭滲出大量的汗珠,魔道重樓估計也懶得繼續做著這些無用功。

在殺了千菊丸十幾次後,魔道重樓也終於發現千菊丸開始大口喘氣,像是在一片黑暗中終於看到了一點光亮。

細心可以發現,千菊丸胳膊上的眼珠子,也不像開始那樣密集,開始變得稀鬆起來。

這便是千菊丸的忍術—伊邪幻眼。

每次通過眼瞳產生死亡輪迴,不管施法者承受多大的傷害,都可以免於一死,但每次複活後,就會失去一隻眼睛。

這也是千菊家族最為變態之處,但每個人隻有兩隻眼睛,所以按照正常來說,千菊家族的人可以在生死存亡之際,使用兩次伊邪幻眼。

可是千菊丸在機緣巧合下,在神州國接觸到了細胞分裂實驗,他將這種實驗用在了自己的身上,也利用職務之便,將組織中抓來做實驗的人的雙眼,移植到自己的手臂上,這樣隻要自己身上有多少隻眼睛,他就可以承受幾次致命傷害。

雖然他可以不斷的製造死亡幻象,讓自己免於一死,但這忍術每一次都會消耗大量的精氣,所以纔會出現千菊丸十分疲憊的模樣。

雖然魔道重樓不知道千菊丸身上使用的忍術,但也可以通過觀察知道,這千菊丸也並不是永遠殺不死的,隻是可能需要多殺死幾次罷了。

四人的戰鬥,早已將這片樹林夷為平地,周圍很大一片樹木都已經倒塌,然後又被颶風,削成了木屑。

......

四人連續又戰了大半個小時,空中的陰月更加陰亮,四周更加寂靜,夜深了。

四人都已經大汗淋漓,氣喘籲籲,誰也冇有占到上風,哪怕是千菊丸消耗了大量精氣,但魔道重樓揮舞著方天畫戟也不好受。

“嗬。。。”

郭東陰早已經離四人遠遠的了,正倚在一棵楊樹,無聊的打著哈欠,眼皮就快黏在一起了。

而其他幾人,可不敢放鬆,身旁一個不留神,神仙打架就會波及到自己,早已經冇了睡意。。

“再不結束,就請你們一起去刷題啦!”

已經過了淩晨十二點,郭東陰的‘東南西北’張大嘴的能力也隱隱開始重新整理,就等CD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