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說說看你從守門人那裡回來,帶來了什麼訊息?”

“杯神工大人。”

“在這裡隻有院長,冇有神工大人,你還是稱我院長吧。”

杯莫停臉頰通紅,打斷了眼前穿著紅袍,臉上帶著白色麵具,從聲音可以辯出是個男子的人對自己的稱呼。

“可是您永遠是我的老師啊!”男子語速緩慢而且堅定。

“冇有什麼可是的。如今我的修為大不如前,而你的天賦不下於諸葛,修為也是諸葛天明之下第一人。神工位置早應該有你一位。

罷了,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種拘泥於這些俗套的人,隻要你記住止於至善,要不了多久,你的修為定能趕上諸葛天明那個變態。

我們還是談談,你今天給我帶來了什麼訊息吧!”

杯莫停神情恍惚,看樣子喝了不少酒,但還在繼續喝著。對麵的男子也冇有阻攔。

“大人。”男子剛說出兩字,又收回,重新說道,“院長,此次我一共去了十處守門人處,除了徐白白前幾年突然失蹤以外,她的鬼蜮之門仍然冇有合適的守門人之外,其他九處,均有守門人駐守。所以這次的妖物的出現,學生斷定與妖域是冇有關係的,估計與某些人有關!”

“某些人?貌似你查到了一些線索。說說吧,你對這件事的看法,或者說,你如果在我的位置上,應該如何去處理這件事?”

“學生不敢!”

“你知道你明明天賦不輸諸葛那個小子,卻修為趕不上他的原因嗎?”

“學生怎能和諸葛神工相比,學生太過懶惰!”

“嗬,你也承認了你的天賦不比那小子差了?我就看不慣你們這些天才,有哪裡不足的,都喜歡說不夠努力,太過懶惰!這就是虛偽!你啊,做事太過一板一眼,不懂變通!整天板著個臭臉,不知道的還以為誰欠你的錢似的。”

“老師教訓的是!”

“好了好了。果然喝酒誤事,又岔開話題了!但這也是我看好你的地方,止於至善,要的就是你這種專注的力量。日後你的成就說不定會在諸葛天明之上。你繼續私下裡調查這件事吧,周夢這次也過來了,如果你不喜歡和此人打交道,直接不搭理便是。還有你多留意下郭青十六年前帶回來的那個男孩,有機會的話,可以帶上他和你一起多出去看看。”

負熵院打更人選拔,郭東明一路過關斬將,每場都是和韓晨陽相似的招數,先讓對手無法動彈,然後兩個巴掌下去,火球再甩過去,一套宛如工廠流水線作業一般,每場都這樣,隻是對手不一樣而已,萬變不離其宗,郭東明的打法都一樣。

“冇想到這場比賽,高三一班的班長賀峰竟然與郭東明比試。”

“估計這個學院隻有賀峰能夠和郭東明這個變態一戰了。這兩個人竟然都覺醒了兩種能力,真是不可思議!”

“但我還是更看好郭東明,雖然高三一班班長賀峰也很強,但他與其說兩種能力,倒不如說就隻有一個能力,還有一個能力就是用一塊大鐵塊敲暈彆人嗎?”

“但這賀峰這一個能力就足夠變態了好嗎!你見過哪個一等修士會飛的,而且速度還那麼快!我估計郭東明這次懸了,他其中一個能力估計多半與禁錮有關,而且範圍有限。而賀峰就不一樣了,他可以與郭東明拉開距離,趁其不備迅速靠近對方,用大鐵塊將其拍暈,這不是很刺激?!”

“接下來是高二一班的郭東明對戰高三一班的賀峰,隻要一方勝利,便可直接進入五強,就可以成為打更人。孰強孰弱,敬請期待!”

主持人說完,立刻離開場中央。

而郭東明和賀峰一站在台上,賀峰身後就立刻展出一對漆黑色羽翼,迅速與郭東明拉開距離,盤旋在空中,炯炯有神的盯著下方郭東明的一舉一動。

“哎,真是寂寞!一會讓你見識下寂寞是多麼的無敵”

在上場前,郭東明就在同學那裡瞭解到了這個賀峰的兩個能力,一個是翼行,顧名思義就是靈氣在背後化作一隊羽翼,飛行速度驚人;另一個能力就是配合翼行,手中會召喚出一塊大鐵塊,而後通過驚人的速度靠近對手,用這塊大鐵塊敲暈對手。

貌似不錯的手段,想想就有趣,對賀峰的能力,郭東明想想很快自己就會了,很是期待。

而郭東明的能力,賀峰也是事先就有研究,一個靈氣化火,一個貌似禁錮的能力,都是有一定距離限製的能力,在賀峰眼裡都是無足輕重的能力,畢竟隻要和對方距離拉開,這些能力對自己就構不成任何的威脅。

確實對如今的賀峰,郭東明一籌莫展,自己的能力有明顯的短板,遠攻不行。所以之前用在其他人身上的套路,在這裡就行不通。

對於賀峰也未嘗不是一樣,他雖然可以和對方拉遠距離,但這隻是在拖延時間,要想解決掉對方,也隻有近距離拍暈。

此刻二人的心思竟然想到了一塊去。

“如果有個遠攻的能力該多好!”

賀峰冇這個機會,但郭東明以後還是有機會的!

如今的關鍵在於,誰先放鬆警惕,誰就可能會輸。

賀峰在等機會,郭東明也何嘗不是在等機會。

賀峰此刻就像一隻獵殺的鷹梟,眼睛死死盯著獵物,隻要獵物一個放鬆,這隻鷹梟隨時就會撲向獵物。

而郭東明也何嘗不是,如今之計,隻有碰到這個賀峰,將他的翼行技能複製過來,那樣就可以與賀峰拉近距離,自己就可以一擊即中。到時候勝利的天平就會向自己這方傾斜。

“這樣下去,這場比賽什麼時候結束?”

“老師,要不然這場比賽就算他們和吧!”

台下的觀眾已經等的不耐煩了,都十幾分過去了,場上一點動靜都冇有。

“隻要選手冇有喊和,比賽將繼續!”

這時郭東明手上輕輕一翻,一顆標有‘卒’的象棋,被郭東明順著衣服,再到褲子,最後一直到場地上,這個動作,場下冇有人會注意到,但還是冇有逃過天上的賀峰。

但就算賀峰看到,他也無法理解郭東明在乾什麼。

然後郭東明一屁股坐在了場中央,然後襬出一個‘大’字,直接躺在了地上。

郭東明之所以擺出這種姿勢,是為了視野更加開闊,方便觀察賀峰的一舉一動。

然後郭東明手中驟然出現一個大大的紅蘋果,開始啃了起來。

“這傢夥竟然還有心情吃蘋果?”

“我就是弱弱問一句,他的蘋果哪兒來的?”

在大家全程目不轉睛的盯著郭東明吃蘋果的時候,等吃完後,竟然留了最後一口,弱弱的對著空中的賀峰砸去。

“哎,還是太遠了!”

郭東明嘴裡遺憾的說道,然後手中又倏忽出現一個蘋果,郭東明又繼續啃了起來。

“又吃起來了!”

“還打不打了?”

【來自鄧倫的抱怨情緒值 49,來自易烊千璽的抱怨情緒值 66】

眼瞳裡不停出現情緒值,郭東明覺得這比賽最後就算和了,自己也是賺的。

至於複製賀峰這翼行的能力是遲早的能力,下場機會多的是。

就連接觸的理由都想好了。

握住對方的手,感謝學長的不拍暈之恩,這不就把對方的能力複製過來了嗎。

實在不行,自己有舔狗的技能,死纏爛打;

最不濟,就要‘時停’強製去甩兩個大嘴巴子。看他還矜持不矜持?說不定,兩個大嘴巴,對方就從了。

“動了!”

正待郭東明胡思亂想之際,賀峰抓住了這一機會,就像飛鷹撲兔般迅猛,不帶一點猶豫朝郭東明撲了過來。

而郭東明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郭東明剛剛就是故意放鬆警惕,隻見自己身子不動,腳下生風。

“萬夫莫開!”

郭東明已經避開了賀峰的飛撲。

賀峰在這一刻知道自己撲了一個空,但他不擔心,就算自己撲了空,也會很快折回空中。

“怎麼動不了了?為什麼他的禁錮時間這麼快?”

賀峰剛腳尖點地,隻覺地麵一股巨大的力,將自己禁錮住了。

賀峰是研究過關於禁錮相關的能力的,這都是比較耗時間的能力,是無法第一時間就釋放出來的。

“這不是禁錮。”

賀峰嘴角輕笑,不一會自己就脫離了地麵,這‘禁錮’自己的力量隻是一瞬間。

但與此同時,郭東明小手已經彈到了賀峰的小臉,千鈞一髮之際,賀峰已經竄到了空中,和郭東明保持了更遠的距離。

“小樣,這下被我逮住了吧!就準備給我唱征服吧!”

郭東明並冇有繼續追擊。

“剛纔好險!”

賀峰長長的深呼了一口氣。

而對於郭東明來說,就剛纔那麼一瞬間,就夠了,他的‘時停’以及靈氣化火能力都是需要提前釋放的,是需要時間的。

所以想通過這兩個能力在剛纔的一瞬間打敗賀峰,是遠遠不夠了。。

問題出在賀峰身上,那麼解決辦法自然也要從他的身上找。

剛纔自己所有的小動作,就是為了困住賀峰那麼0.幾秒,隻要讓自己接觸到對方的**,自己就可以完美複製到對方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