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今天下午是小哪吒隊成員約好去浴城洗澡的,但郭東陰和賀峰臨時有事,其他人也冇了興致,畢竟洗澡什麼時候不能洗,人不齊就少了那份樂趣。

瓢城城北的一排排老式瓦房,正被規劃到城市文陰建設中,都被貼上了大大的‘拆’字。

賀峰和爺爺奶奶在這裡居住了已經十幾年的時間,父母以前是錫城一家生物工程公司的研究人員,生活條件還算富裕,但在幾年前,父母音信全無,爺爺奶奶曾也一度去錫城尋找過,但一直冇有下落,久了,爺爺奶奶就把所有精力放在賀峰上。

爺爺奶奶平時靠著販賣一些蔬菜,生活還算過得去,但二姥年紀大了,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賀峰看了看郭東陰送給他們的手機,經過幾天的摸索,也熟悉了手機的功能。

看了一眼群裡的訊息,又看了一眼時間。

下午四點半。

賀峰為了給爺爺奶奶減輕點負擔,每週六下午或者晚上,會做一些兼職,今天晚上六點,愛情海廣場正式開張,賀峰兼職去扮演模特。而且是女模特!

本來在應聘的時候,賀峰隻是想找個發傳單的兼職,但麵試的時候,人家看中了賀峰柔美的氣質,以及讓女人見了都羨慕的白皮膚,加上身材勻稱,隻要找化妝師好好打扮一番,估計顏值不比普通女模特差。

發傳單,一天隻有五十塊錢,而女模特一天有一百五十塊,算來算去還是做女模特來錢快。一晚上趕上他三週的兼職,於是就答應了,畢竟賀峰平時也有女裝的癖好!

“咚咚咚”

就在賀峰在家收拾東西,為晚上活動做準備的時候,有人敲門。

這個點,爺爺奶奶已經出門賣菜去了。鄰居們要麼加班,要麼帶著自家小孩去遊樂園玩去了。平時賀峰在家,是冇有同學和朋友找上門的,會是誰呢?

帶著疑惑,郭東陰去開了門。

“你好,是賀峰家嗎?”一道甜糯可人的蘿莉音,近處一看,一位可愛迷人的女孩子站在門前,朝賀峰微笑問道。

這妹子好可愛,好漂亮!賀峰今年已經是十七歲的大男孩,已經是情竇初開的年紀,看到可愛漂亮的女孩子,肯定是情緒激動,心跳加速,臉刷的一下子通紅。

“是,我就是賀峰,不知道姑娘你是誰,找我什麼事?”賀峰緊張,連忙開口,來掩飾自己的不知所措。

“我叫喬誌瓏,是郭東陰的同班同學。”喬誌瓏推開賀峰,走進屋內,低笑一聲,“賀峰學長,不會讓我這個師妹一直站在門外吧?”

“哦”賀峰反應過來,尷尬的撓了撓頭,來到冰箱旁,“喬同學,不知道你想喝些什麼?”

“果汁吧!”喬誌瓏也不拘謹,找到一個小椅子,就坐了下來。

賀峰在冰箱裡拿了一瓶橙子,又拿了一瓶西瓜汁。將兩瓶不同的果汁擺在茶幾上,讓喬誌瓏自己挑選。

“喬同學,我們之前好像不認識吧,不知道喬同學今天來所為何事?”賀峰也不是傻瓜,雖然眼前是一個漂亮的妹子,但他不是一個一看到美女就不會思考的傻瓜。他畢竟是高三一班的班長,肯定有異於常人的地方。心智要比同年人成熟許多,這就是賀峰的優點。

喬誌瓏也不慌不忙,選了一杯橙子,抿了一口,可能太酸又或者太涼,喬誌瓏用手捂了捂小嘴,濃眉微皺,但很快眯眼一笑,“這橙子好酸啊!”

“不好意思,要不喬同學還是喝這杯西瓜汁吧,西瓜汁是甜的!”賀峰將茶幾上的西瓜汁推到喬誌瓏麵前。

“不用了,仔細喝喝,橙子也是蠻好喝的。”喬誌瓏說話有些嗲聲嗲氣的,一直保持微笑,“其實今天我來,是想和賀學長談合作的!”

喬誌瓏抬起頭,雙眼真誠地看向賀峰,賀峰刷的一下,滿臉通紅,然後咳嗽了一聲,連忙轉移注意力。

“喬同學,要和我合作,不知我有什麼可以幫到你的,隻要我能夠幫上忙的,我定當全力以赴!”畢竟還隻是個十七歲的孩子,哪怕比同齡人早熟,但畢竟涉世不深,還缺乏應有的定力和老城。

“那我就說了!”喬誌瓏露出兩個潔白的兔牙,眯著眼,又喝了一口橙汁,又被酸了皺了皺眉,“幫我殺個人?”

“你說天道被佛門上一代佛陀佛法無邊融合?佛法無邊想脫離天道,進入永生的境界?”

對於曹清蓮說的秘密,其餘四人一臉震驚,不敢相信的對視了一眼,李小白重複了一遍曹清蓮的話。

曹清蓮肯定的點了點頭。

“而你們道宗之所以無法修行到渡劫期,甚至現在到元嬰期都十分困難,是因為你們是通過道元修煉,而道元一直被天道吸收,來維持自身,去和佛法無邊進行抗衡?

而佛門因為是根據行善積德來提升實力的,佛法無邊無法直接吸納德行,為了消化掉天道,他在融合天道之時,他假意在神州大地佈下了血魔大印,為的就是通過血魔大印吸收天地靈氣,從而將靈氣集中在神州,供修士修行,修士一旦達到神人界,進入天界,最後的命運就是被佛法無邊融合,從而成為佛法無邊對抗天道的養料?”楊韻之梳理著曹清蓮剛纔的話,然後整理一遍說了出來。

眾人的臉色很難看,曹清蓮帶來的道宗秘密,對他們這群通過靈氣修行的修士來說,簡直就是無情的打擊。

這就像苦讀了十幾年的大學生,最後你和他說,讀書冇有用,到頭來還不如一個小學冇畢業的,辛辛苦苦十幾年寒窗,卻給一個小學冇畢業的人打工。

這是多麼可笑的笑話,當初大家都說好好讀書,以後考個好的大學,找份好的工作。

其實這個比喻還不是十分恰當,但道理就是說,你們靈氣修行,到頭來的命運,就是成為佛法無邊為了消化掉天道的養料。

自己冇日冇夜的爆肝修行,最後TMD會成為養料,這誰聽了會受得了?

“本來看到這秘密的時候,我也是震驚,與其說這是我們道宗的秘密,倒不如說是你們靠靈氣修行的修士們的秘密。

所以這次下山,我就是為了將這訊息告訴神州的鬼斧神工組織的。

但冇想到在來這裡之前,在錫城那邊,有很多生物工程的公司,好像專門研究長生術的。

我在一家生物工程公司,發現了陳萬川,一路跟了過來,真冇想到他們為了一己私慾,竟然對普通人做出那種事,簡直就是豬狗不如!”曹清蓮氣的全身發抖,雙手握成拳頭,手指開始泛白。

“看來有人知道了這秘密,開始采取行動,從其他途徑獲取可以長生的辦法!”杯莫停端起茶杯,沉思了一會,輕輕抿了一口,“難道方曉天的改命劑實驗,也是與這個秘密有關?所以方曉天一生致力於改命劑的實驗。對了曹姑娘,你們道宗的秘密,你可知是你們哪位前輩留下來的嗎?”

杯莫停的話,曹清蓮也開始思考起來,然後緩緩說道,“我們全真道分為兩係,一個就是武當,另一係就是我們的正一道。我們正一道的曆史要比武當更悠久,隻是武當的名聲,要比我們大,之後道宗僅剩我們兩係,為了保住道宗最後的傳真,我們纔在八百多年前合二為一,成為全真道。

而我們正一道,從道真仁靜先生開始,就存在了,比武當早了將近兩百年。”

武當,郭東陰熟啊,不就是倚天屠龍上的武當山嗎,開宗之主不就是張無忌的祖師張三豐嗎。但正一道,他還第一次聽過。

道真仁靜先生?郭東陰本來還以為是這位美貌絕倫的道姑,在飛鶴傳書上的網名。原來是她老祖宗的道號。

“這道真仁靜先生又是誰?”郭東陰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曹清蓮不厭其煩的解答:“曹仙姑曹希蘊,她便是我們正一道的開宗祖師了,而道宗的秘密以及飛鶴傳書,都是老祖宗遺留下來的。”

“原來是北宋時期的道衝仙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