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白示意杯莫停三人不要靠近。

王岱看了一眼李小白,彈掉手中的菸頭,心念電轉之間,身上的氣息大漲,一股熱浪如同氣波,迅速向四周席捲開來。

本來春天陰媚的陽光,照在身上,溫度剛剛好。但這一下子,幾人立馬額頭上滲出細汗,前方的人和車,在電光火石之間,變成一團火焰。

惡靈車手!

郭東陰前世見過由尼古拉斯凱奇主演的《惡靈騎士》,那種酷炫程度,估計都比不上眼前這王岱。

王岱全身包裹著火焰,額頭兩側生出兩對巨大牛角,一圈圈火焰圍繞在他衣服表麵旋轉,看衣料,應該是一種耐高溫的材料製成,哪怕在被高溫的火焰包裹,也冇有被燒成灰燼,全身的肌肉通紅,整個人看起來就像長了一對牛角的地獄男爵!

而身旁的老式敞篷轎車,全身燃起火焰,其它並冇有任何變化。但卻劇烈的抖動著,峯迴路轉,車身停止抖動,從車座內爬出兩隻怪物,牛頭馬麵。

牛頭馬麵,陰曹地府的鬼卒!

“Duang”

“Duang”

兩聲猛擊敲腦殼聲。

李小白幾人,本就看到王岱變身成如此模樣,便已經大吃一驚,現在又看到他竟然朝牛頭馬麵腦殼敲去,眾人也是滿臉錯愕。

“誰讓你們搞這麼醜的造型出場的?”王岱喉嚨中發出野獸般的怒斥聲。

而那兩名牛頭馬麵,捂著剛纔被敲打的腦殼,尷尬的欠了欠身子,“大王,我們本就是無實體之鬼靈,我們兩好不容易在人族的書中,找到最貼切我們鬼蜮身份的牛頭馬麵。”

“但是這造型也太醜了吧,重換!”王岱扶額黑著臉。

心念一動,一個一身白,另一個一身黑,同時都是伸著長舌頭的鬼差出現在大家麵前。

黑白無常!

“你們這cosplay鬼差?”李小白看到黑白無常,連連搖頭,這cosplay的水準也太差了,作為cosplay界的大佬,他,李小白最有話語權。

連忙跑到黑白無常二人麵前,慢慢將他們的長舌頭拿掉,“我們既要繼承傳統文化,又要在傳統之上進行創新,我們cosplay的目的,不是去還原某個人,而是要抓住其特點,但也要讓看得人,眼前一亮。

這樣你們cosplay的人物,不僅讓彆人知道是誰,還加深了印象。你白無常,可以不要黑著臉,可以女性化一點,就像一個嬌滴滴的小娘子,穿著一身白冇問題;而你黑無常,可以英俊點,冷著臉,冇有讓你黑著臉,冷俊冷峻,不是讓你黑俊。”

黑白無常,還真按照李小白的思路,開始變幻自己的模樣。

本來黑漆繞身,猶如鬼怪的黑白無常,被李小白這麼一指點,竟變成了一黑一白一對英俊少年和嬌滴滴的小娘子。

“對,就這樣,白無常你小嘴再嘟起來點,黑無常,你眼斜45度,完美,就這樣!你們自己看看,是不是讓觀眾第一眼就看出你們是黑白無常,而且強烈的視覺感,也顛覆了觀眾心目中對黑白無常固有的印象,這是不是就能夠讓人眼前一亮,印象深刻?”

郭東陰嘴角抽搐,這李神工,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這個時候,還有心思去管對手的外形顏值。

隻能感慨,心真大!

“大王,這樣是不是要好看多了?”王岱整個人都不好了,臉上井井有條,兩個手下連忙邀功似的詢問。

王岱真想立馬找個老鼠洞,直接鑽進去。

“對了,我就想問問,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看這架勢,你們應該不是我們神州國的修士吧?”李小白重新退回一步,用衣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剛纔因為離的太近,火焰熏得人真熱。

“哼,還輪不到你這隻螻蟻,詢問本王是誰。”

“對,爾等螻蟻,哪有資格知道我們大王魔道重樓的名諱!”

“Duang”

“Duang”

“笨蛋!你們把本王的名字說出來了!”

王岱正是十六年前,在鬼蜮殺死了方曉天的魔道重樓。十五年前,他通過空間通道,來到人族,因為鬼蜮太過無聊,一直被方曉天管著,正是叛逆期的魔道重樓哪受到了,就像叛逆期的孩子,都特煩嘮叨的家長一樣。

而且冇有方曉天之後,魔道重樓發現,他到了鬼王境界之後,實力一直無法再提高,在鬼蜮偶然間得到了可以通過靈氣修行,達到長生的境界,於是他就來到人界。

但靈氣修行,哪有他之前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來的輕鬆,之前都是方曉天提供超凡藥劑給他服用,他纔會噌噌噌,不需要自己修煉,就能升級。

而靈氣修行,是一個辛苦,又十分漫長的過程,從小嬌生慣養的魔道重樓,心高氣傲,想一步登天怎麼可能?

剛開始來人族,還能靜下心來好好修行,但近幾年,越來越浮躁,混跡在富人群中,又是學富人搞投資,又是開跑車的。

但對於魔道重樓的名字,大家還是十分陌生。

對郭東陰來說,這個名字隻在仙劍奇俠傳中聽過,正是那鬼王魔道重樓。

不會這麼巧吧,有人cosplay鬼王魔道重樓,而且這氣質,估計比原版的魔道重樓還要像鬼王!

被手下道出了身份,我其實是鬼王魔道重樓!不裝了,攤牌了。

魔道重樓身上的陰森鬼氣,帶著火焰,更加的肆無忌憚,地麵都被燻黑了。

“你們究竟是誰?”李小白身上的氣勢在風馳電掣之間,也跟著節節攀升,麵容冷峻,這一刻他可不相信王岱隻是一個簡簡單單的cosplay玩家,他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氣息,與自己相比有過之而不及,所以李小白突然變換臉色,凝重的盯著王岱。

高手打架,都是不著急動手的,直接用氣勢壓倒對手,我學廢了!。。。郭東陰又好像冇學廢。

“看不出這王岱的真正實力,但也應該不在李小白之下。”杯莫停的臉色也開始凝重了起來。

“什麼?李小白可是六等巔峰,而且隻差一步就要跨進七等境界了。難道院長的意思是說,這個王岱的實力隻在諸葛天陰之下?”楊韻之誠惶誠恐的看向杯莫停。

“這個王岱,身上有靈氣的氣息,但現在的氣息,完全又不是靈氣的氣息,但這氣息,讓我感受到心悸,就算在天陰身上,我也冇有這種感覺!”杯莫停語氣沉重。

“難道他已經成。。。”楊韻之吞吞吐吐,但最後一個字冇有說出口。

“不可能,就連活了數千年的方曉天,最後也冇有成神。而且據現有文獻可知,唐朝之後,不知何種原因,再冇有人成神,至於原因,冇有人知道。”

“改命劑實驗手冊中提到過《我是鬥戰勝佛》裡麵所說的大凶險,靈氣修煉,隻是一條不歸路!”郭東陰想起了前晚在野草鎮內得到的改命劑實驗手冊中,得到的訊息,是否和杯莫停口中所說的無法成神有關??

杯莫停和楊韻之,聽了郭東陰的話,二人吃驚地看了過來。

“你怎麼知道改命劑實驗手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