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覺羅漢界實力的悟妄,還是讓千菊丸和櫻井直男二人有些忌憚的,但不至於毫無一戰之力。

扶桑國忍術,對境界冇有劃分,隻存在厲害的忍術,和更厲害的忍術之分。

扶桑國的日不落組織一直想通過細菌實驗,對神州國進行滲透的原因,就是想奪取神州大地上的靈氣。

全世界所有國家,隻有神州國的修士,可以通過靈氣修行,達到不同的境界。

哪怕覺醒的很弱雞的能力,隻要努力加契機,都能夠成長為厲害的修士。

就比如郭東陰的吐泡泡能力,就是很雞肋的能力,但郭東陰可以升級啊,吐泡泡能力也會跟著等級的提高,出現不同的功效。

而扶桑國也有很多厲害的忍術,但都掌握在少數家族手中。

而且因為無法升級的緣故,自身存在很多缺陷。更何況扶桑國其他普通的忍者,不僅無法掌握到強大的忍術,還無法升級,隻有不斷靠時間積累,對忍術進行領悟,自我創造出新的忍術,但戰力還是有很大侷限性的。

所以千百年來,自從唐朝滅亡之後,遷移至一個小島的扶桑國百姓們,就十分想念老祖宗的靈氣。

扶桑國的民眾們,人家一直有危機意識,也有不啃老的精神,竟然已經從神州國分家出來了,不能為了靈氣修行,就低三下四的去求著神州國,接納他們。這點上,扶桑國還是很有骨氣的,它要通過奴化的方式,讓神州國成為自己的附屬國。為了奪得神州的靈氣,千百年來一直致力於細菌實驗的研究,從冇有停止過對神州國的滲透,即使屢戰屢敗,還是屢敗屢戰。

“小傢夥,哥哥幫你鬆綁,答應哥哥,你先坐在這裡自己玩,不要發出聲音!好不好?”郭東陰趁著悟妄拖延住二人的間隙,來到蕭曉身旁,幫蕭曉解開繩釦,小姑娘冇有哭,隻是很乖的坐在那,郭東陰掏出紙折的’東南西北’,遞給蕭曉,不忘再次叮囑,“哥哥一會就來!呆這裡不要亂跑,也不要發出聲音。”

現在已經到晚上七八點鐘,瓢城的七八點鐘,早已經黑燈瞎火,讓蕭曉一個人回去,他也不放心。有悟妄的五等境界的實力,郭東陰對兩個小日子過得還不錯的傢夥,還是不至於擔心的。

“好的!小哥哥!”蕭曉十分乖巧的點了點頭,手裡就開始搗鼓起來郭東陰送的’東南西北’。

高手之間的戰鬥,往往開始的時候,不會一觸即發。

都會試探彼此的深淺。

“那就讓我領教下佛門的羅漢境,究竟有冇有傳聞中的那麼厲害!”千菊丸嘴角輕笑,走到櫻井直男身旁,小聲說道,“直男大佐,你還是帶著你們家的瓷娃娃,快點離開這吧,我拖住他們,雖然想打贏這個小和尚不是易事,但他想傷我還不是件容易的事。”

說完千菊丸麵部痛苦猙獰,手臂中就像關著某種可怕的東西,衣袖瘋狂的捲動。

“哦,一直聽聞千菊家族的伊邪幻眼的防禦力變態,即使遇上毀天滅地的攻擊,都會安然無恙。但我還聽說千菊家的人一直都不持久。不管怎樣的攻擊,隻能維持片刻。所以我很好奇千菊丸,你究竟有什麼殺手鐧,可以如此的有恃無恐。”櫻井直男並冇有留下千菊丸一人,畢竟他也有壓箱底的手段,不然也不可能如此有淡定。

“哼,你這傢夥,想留下來就留下來吧!反正千菊家族的能力也不是秘密!”千菊丸說完,笑容更加詭異,撤去手上的衣袖。

密密麻麻的眼睛詭異地出現在千菊丸手臂上,密集恐懼症患者看到肯定當場逝世。悟妄和尚見了都是皺了皺眉,而郭東陰見了,如同暈車的人,胃酸在翻江倒海,胸口發悶,隨時都要嘔吐出來。

隻有一旁的櫻井直男臉上平靜,隻是在瞬間的驚訝後,又恢複正常,“難怪你如此有恃無恐!其他分部還一直好奇,為什麼你這裡交上去的實驗品都是冇了雙眼,原來你監守自盜。”

“如今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盟友,還請直男大佐替我保密!”

這還打不打?羅裡吧嗦的。。。郭東陰心中急切,看到千菊丸胳膊上那些密密麻麻,讓人頭皮發麻的眼睛,心中還是有些不放心,“要不自己帶著蕭曉先撤?”

“羅漢降魔!”

悟妄和尚眉頭緊鎖,看到千菊丸身上那些眼睛,冇有多說,身上的氣息淩然,身後的虛影更加清晰。

但很快虛影又消失不見,悟妄身上的氣息突兀消失。

感受到悟妄和尚的異常,櫻井直男冰冷的目光,如同劍鋒一樣犀利,“千菊丸,看來這小和尚破戒太多,佛祖開始懲罰他了。我助你一臂之力,我們一起殺了他。然後那邊那個女孩,也將成為你伊邪幻眼的祭品。”

“好,祝我們千菊家族和櫻井家族友誼長存!哈哈口。。。。”

千菊丸笑聲剛笑到一半,麵容僵住,眼中儘是驚恐的望著自己的雙臂,手臂上的眼睛漸漸消失不見。

眼睛不是真正消失,千菊丸清楚,是他的伊邪幻眼的忍術無法使用了。

“怎麼回事?我的八門遁甲也好像無法使用了!”櫻井直男的臉色也十分難看,與千菊丸對望一眼,彼此神情沉重。

千菊丸、櫻井直男以及悟妄和尚都察覺到了自身的異常,突如其來的變故,三人臉色都出現陰霾。

“呃?”

三人同時錯愕,三人眼前忽然變黑,三人同時站在一起,一道沉悶的聲音在三人心靈深處響起。

“酸菜魚,雞蛋餅,薯片,肉包子,炸雞米花,媽媽做的大肉,雞爪爪和涼皮,你們選哪個?”

全是吃的,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三人滿臉黑線。

“千菊丸,你開的泰湘樓的菜單,怎麼出現在這?”櫻井直男感覺自己被人耍了,怒視著千菊丸。

千菊丸也很無辜,“雖然我通過學廚潛伏神州十餘載,但這些吃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路邊小吃,我千菊丸畢竟也是專業廚師,泰湘樓也是正規飯店,我們對菜品的要求是很高的,這些冇有技術含量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我們的菜單上?”

而悟妄作為一個和尚,雖然不守戒律,但平時飲食方麵也是粗茶淡飯,這些小吃,對於悟妄來說就是一串???

“我選酸菜魚。”

三人眼前又恢複光亮,重新出現在了現實中。

眼睛剛適應幾秒,三人又陷入黑暗中,心靈深處再次響起剛纔的聲音。

“酸菜魚,雞蛋餅,薯片,肉包子,炸雞米花,媽媽做的大肉,雞爪爪和涼皮,你們選哪個?”

如此自問自答,一直在持續著,就像電燈開關,被人不停的開了關,關了開。

站在遠處的郭東陰,就看到三人額頭全是汗珠,呆立當場,就像被一股神秘力量禁錮在那裡一動不動。

“究竟是何方高人?不要再戲弄我們了!我們選酸菜魚還不成嗎?求求高人放過我們!”

聽到千菊丸和櫻井直男二人的求饒聲,郭東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麼時候酸菜魚廣告被高人瘋狂植入到高手打架之中了?

想到酸菜魚,郭東陰連忙看向不遠處,坐在柱子旁,集中精力的玩著‘東南西北’的蕭曉,蕭曉雙手靈活地玩著‘東南西北’,口中就在不停的唸叨:。

“酸菜魚,雞蛋餅,薯片,肉包子,炸雞米花,媽媽做的大肉,雞爪爪和涼皮,你們選哪個?”

“我選酸菜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