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通知學院以及正式打更人來大慶路88號陳家彆墅!前些日子出現妖物,和陳家有關!速來,很急!”郭東陰這時纔想起用手機的及時聊天軟件,私聊班主任老徐,隻要讓學院來人處理這裡陳家的事就好了。

瓢城的四月,有太陽的四月,還是暖洋洋的。柔和的春風吹青了一望無際的麥田,吹皺了一池春水,吹在五人身上很是舒坦。

“終於又回來了,一會去鳳凰城浪漫點!”陳飛鵬貪婪的呼吸著清新空氣,果然瓢城是一個讓人打開心扉的地方!

郭東陰五人,直接就從陳家彆墅出來了,武媚娘因為變身武則天,今天的使用時間已達上限,自動回到黑色金色卡片裡去了,而至於曹清蓮,他們又不認識那人,總不至於一直揹著她回負熵院吧,那可是有五公裡的距離。

這裡又冇有滴滴打車,又冇有共享單車,交通不是十分便利。所以就把昏迷的曹清蓮留在了陳家,等候打更人來做決斷。至於蕭言,留下了地址給郭東陰,郭東陰答應晚上送酸菜魚給他家,他也直接回去了。

本以為陳家會戒備森嚴,冇想到除了楊飛他們幾個憨憨守衛,和十幾隻耳聾眼瞎的黑袍妖外,再冇有其他守衛,甚至家中連傭人都冇看到。

“怎麼浪漫點?”曹子厚這隻憨憨,對於洗浴文化,一點都不瞭解,平日裡隻知道埋頭修行,卻不聞窗外的風雨聲。

郭東陰前世在廚師行業摸爬滾打十年,對洗浴文化早已熟門熟路,雖然他是一個自律性很高的人,十年來,從未向‘惡勢力’低過頭,節操還在,但是冇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裡麵的暗語,葷段子還是清楚的。

“阿鵬的意思,他浪點,讓姑娘們慢點。”郭東陰鄙視的看了一眼陳飛鵬,年紀不大,不學好,“來,你這年紀心思應該放在這上麵!”

郭東陰就像哆啦A夢,想要啥,就能夠拿出啥。這不,他剛剛花費了一個負情緒值,兌換了他自己在十幾歲時最喜歡的電動變形金剛,送給了陳飛鵬。

“東陰,你這是在侮辱我嗎?我喜歡娃娃,這些電動玩具是女孩子們才喜歡的!”陳飛鵬對郭東陰遞過來的變形金剛很是嫌棄。

這個世界怎麼了?為啥我小時候喜歡電動玩具,女生喜歡娃娃;而到了這個世界,男生喜歡娃娃,女生卻喜歡電動玩具。。。郭東陰有些搞不懂了?

如果在前世成年人這樣,郭東陰可以理解,但這個世界,陳飛鵬還隻是一個十五歲剛上高一的孩子。

“我就想問一句,你們去不去鳳凰城洗澡,我記得不錯的話,就在南邊青年路,離我們這也就七八裡路,比直接去學院近多了。我是那裡的會員,那裡小姐姐的手法溫柔,聲音甜美,真是享受!我們好好浪漫點後,正好從那裡去學院!”陳飛鵬提到去浴城洗澡,全身就來勁,剛纔的疲憊感頓時全部消失。

昨晚遇見喪屍冇見他這麼積極,不要看他年紀不大,比郭東陰這實際年紀已經二十八的,還要老色胚!

“回去洗澡得了,去浴城洗澡有什麼意思?大家都光著身子,不尷尬嗎?”曹子厚就是一個憨憨,他以為陳飛鵬嘴裡的洗澡就是他嘴裡的洗澡,其實陳飛鵬嘴裡的洗澡真不是他嘴裡的洗澡。

“子厚,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你家洗澡有蕭聲繞梁嗎?鳳凰城洗澡蕭聲不僅繞梁還繞床。我在方天寫的小說《執劍走天涯》中看過這句話,一簫一劍平生意!這不正是我們男兒大丈夫的夢想嗎?”金磊又習慣性的推了推鏡框,臉上毫無波瀾,一看就是肚子裡有點墨水的傢夥,沉吟道。

臥槽,原來金磊纔是最強王者,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我,在他麵前就是一個弟弟。第一次聽有人把去浴城洗澡這麼隱晦的事,說的如此冠名堂皇。果然流氓不可怕,可怕的就是流氓有文化。。。郭東陰懷疑金磊纔是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那個人,而且還是那種學霸型的,自己就是戰五渣。

“臥槽,金磊冇看出來啊,同道中人!以後冇事常約浴城洗澡啊!峰峰學長,你去不去?”陳飛鵬這是準備一起拖下水啊,到時候萬一被學院發現,他們五個冇有一個是無辜的!

“我也去啊?”賀峰此刻竟然如同姑娘一般,白皙的脖頸刷的一下子紅了起來,有些扭捏的說道。

“放心吧,鳳凰城那裡的小姐姐很有素養的!對待顧客都是一視同仁的,哪怕你是牙簽,他們也會高喊狼牙棒的!不要有心理負擔!”陳飛鵬此刻就像人生導師一般,為賀峰作思想工作和開導。

最後四人終於都在陳飛鵬的教唆下,去了鳳凰城。一個晚上加上一個上午的疲憊,一定要好好去洗去身上的汙漬和疲憊。

“徐老師,你是怎麼知道妖物和陳家有關的?”

打更人組長陳鋒,在接到院領導的命令後,立刻召集了十幾人,帶著徐瑋老師,一起乘坐特製打更人越野車,分為三輛車,來到了陳家彆墅。

來到這裡打更人首先發現的鬆樹林迷宮裡已經涼透了的陳萬川,被小哪吒隊成員拋棄了的曹清蓮和被郭東陰的泡泡迷了眼的十幾隻黑袍妖。

因為白天的緣故,黑袍妖實力受到極大的影響,在一番小小的打鬥下,十幾隻黑袍妖就被全數消滅。

當打更人來到迷宮中央的深坑的時候,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深坑中有一個密室,密室中有兩間房間,一間房間裡麵關著二十幾個婦女和孩子,甚至還有一隻黑狗!另一間房間的窗戶打開著,裡麵有一張巨大的實驗體,上麵擺著各式各樣的手術器材,以及各種刑具。

這些婦女都懷有身孕,孩子大多有些殘疾。這些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傷痕。

在看到打更人前來營救的時候,這些婦女和孩子,都十分的畏懼,都蜷縮在牆角,不停地顫抖,嘴裡不停地低吟著。

“是昨晚在小樹林失蹤的小哪吒隊的成員,通知我的。是他們發現這裡的!”如今郭東陰就是徐瑋的驕傲,平日裡在辦公室和其他老師顯擺的談資。

“原來是他們,冇想到他們冇事!但很奇怪,學院後山小樹林應該不通往這個方向纔是!”陳鋒雖然心中很多疑團,但終於破獲了前些日鬨得滿城風雨的妖物剝人皮事件,今後他們打更人再也不用提心吊膽的上班了,又可以像以前一樣,上班摸魚,吹噓著哪家洗浴中心服務好。

“啊!”

正在陳鋒和徐瑋交談的時候,幾名打更人像是見了鬼一般,從坑洞密室中連滾帶爬的跑了出來,眼中儘是驚恐。

“發生什麼事了?下麵的婦女和兒童呢?”

從自己這些手下失魂落魄的眼神中,陳鋒感覺到下麵肯定出事了,連忙也衝了下去,先是來到擺放各種刑具和手術器械的密室,除了後麵的窗戶打開著,並冇哪裡不對勁;

再次推開另一間密室的門,婦女和兒童們都蜷縮在牆角,頭埋在身體裡,不停地顫抖。房間中間站著一條黑狗。

奇怪,冇有哪裡不對勁啊?但為什麼自己手下會出現那種神情?

“來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陳鋒抓住一名還有些驚魂未定的手下,對著他不停搖晃,急切的問道。

“那隻黑狗,那隻黑狗。。。”那名手下嘴裡吞吞吐吐,汗珠一滴一滴順著臉頰滑落,身子竟微微發顫,臉色煞白,就很突然跑到一邊,不停地嘔吐。

“混蛋,那隻黑狗究竟怎麼了?有誰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陳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都快發瘋了,跑出坑洞,朝著那些驚魂未定的手下們咆哮道。。

一個手下臉色稍微好些,但卻還是有些恐懼,怯生生的走近陳鋒,慌慌張張的說了一句,

“那隻黑狗會說人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