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他們是耳背嗎?這麼大動靜,竟然冇反應?”平時都是大老粗冇文化,一句臥槽走天下。陳飛鵬今天好不容易活學活用了孫子兵法中的‘聲東擊西’和‘調虎離山’兩個計謀,卻不曾想剛開始實施,就夭折了。

“要不我去引開他們?”賀峰自告奮勇站出來。

“現在不是逞英雄的時候。當初四隻黑袍妖,就讓我痛苦不堪。何況現在有十幾隻!你去等於送死。”郭東明攔住賀峰,他知道賀峰的實力,自己那天有了‘鬥轉星移’加持,相當於有了無限子彈的掛,才勉勉強強打過四隻黑袍妖。

“你們說他們會不會真耳背,甚至都冇有耳朵,所以他們真聽不到?”金磊推了推黑框眼鏡,嚴肅認真分析著。

“切,搞出這麼大動靜,肯定是耳聾,這還用你說,是個人都知道!”陳飛鵬不屑道。

“還有最重要的一個問題,他們有可能近視眼,視力不好。太遠距離看的不是很清楚!”金磊好像抓住了問題的關鍵點。

“你以為他們會和你一樣?”陳飛鵬不置可否。

“可能近視的人才懂近視的痛苦,加上這些黑袍妖可能冇有耳朵,所以它們纔對我的擦炮的動靜熟視無睹。”金磊很有學霸的潛質,分析問題來,頭頭是道,“現在我們如果能在我們到坑洞這條路上,和它們眼睛之間,製造出一層致幻遮擋,讓它們近視的眼睛更加近視,就相當於全盲的效果!它們就不會看見我們,就算我們大搖大擺的走進去,它們也跟冇看見一樣。”

“要不我過去矇住它們的眼睛,它們就看不見了。”陳飛鵬覺得金磊簡直就是異想天開,不切實際。

“直白點說,就是如果有致幻的能力,讓這些黑袍妖信以為真,我們就可以矇混過關?”郭東明突然覺得這辦法可行,可以嘗試看看。

“就算金磊的假設成立,我們這幾個人,誰有製造幻境的能力?”曹子厚也覺得金磊的計劃不可行,“實在不行,我們直接硬闖過去,我纔不相信,我們幾人連這十幾隻黑袍妖都解決不了?”

說著,曹子厚就要準備開乾。

“我有辦法,可以試試看。”

直接上去乾,是一種直截了當的辦法。如果換做其他地方,不是這些黑袍妖,郭東明肯定直接就上去乾它們了。但這些黑袍妖,他最清楚不過,因為它們之前在晚上,出現在自己的小區裡,肯定和之前妖物剝皮事件有關,而且郭東明相信,這背後肯定是有人所為,自己如果直接不顧三七二十一,直接上去開乾的話,肯定會打草驚蛇的。

現在和昨晚在野草鎮的情形還不一樣。不到萬不得已,隻能智取!

“你們快看,那些黑袍妖身邊怎麼出現了大量的氣泡。”

此時的陽光已經快到頭頂,陽光明媚,在強光的照射下,加上空氣中有水分,當陽光經過空氣中的水珠的折射,不同顏色的光有不同的折射率,從而產生七彩的顏色,所以身邊突然出現許多的泡泡,對於眼神不太好的黑袍妖們來說,並不會感到有異樣。

“那是我的海市蜃樓的能力,可以短暫的迷惑它們的雙眼!”郭東明冇有直接說出這是他的吐泡泡能力,這名字多low,說出來保不準會被他們嘲笑,而海市蜃樓,一聽就很有意境,很好聽!

“果然優秀的人,連覺醒的能力名字都這麼有文化!”郭東明不可思議的看了看一旁一臉崇拜的賀峰,這時,郭東明有種錯覺,難道這賀峰也有和自己類似的金手指,需要通過很生硬去誇讚彆人,來獲取正情緒值?

但很快郭東明就否定了他的想法。

“但怎麼看就是我們小時候玩的吐泡泡啊!冇什麼不一樣啊!”賀峰繼續補了一句。

確實這本來就是吐泡泡能力,賀峰說的冇錯,郭東明也無力去反駁。

但在郭東明的苦思鑽研下,這吐泡泡能力確實不是普通的吐泡泡能力。

“海市蜃樓,隻是它其中的一個能力,它還是婦女之友!隻要你們暗戀的女生,用擁有這種泡泡的沐浴露,就會變得更美,肌膚會變得更加白皙滑嫩,整個人變得光彩照人,重返十八歲。”郭東明無論如何也不會承認自己的能力隻是吐泡泡。

而其他四位男同胞,肯定不會相信郭東明的鬼話,吐泡泡就是吐泡泡,非要整出這些冠名堂皇的功效。雖然誇大宣傳不犯法,但會失去人心的。

“公子,你說的真有這樣的沐浴露?可以讓肌膚白皙滑嫩,讓人重返十八歲?”一旁的武媚娘卻格外的好奇。

“東明,你是不是收了哪家沐浴露的廣告費?”

“東明,冇想到你也恰爛飯!”

“猴子,你每天不好好修行,竟然每天上B網,那地方你不能去,會上癮,影響你修行速度的。”聽到曹子厚連‘恰爛飯’這種網絡詞都會用了,郭東明有些恨鐵不成鋼,自己辛辛苦苦送他們手機,是想苦其心誌,以後才能擔負大任,冇想到他們隻顧著玩B網了。

孩子翅膀硬了,管不了了。

“這瓶沐浴露就送給媚娘你吧!如果效果好,記得常來哦!”

郭東明在前兩天發現吐泡泡的效用後,就通過文字遊戲兌好了幾瓶沐浴露,現在隻要取出來,然後自己往裡麵吐泡泡就可以。

郭東明將整瓶沐浴露倒掉三分之一,然後往裡麵送入泡泡,然後搖晃均勻。送到武媚孃的手中。

如獲至寶的武媚娘,小臉撲紅,竟然有些害羞,“謝謝公子!主人,我去去就來!”

和陳飛鵬告彆後,武媚娘就憑空消失。而郭東明心中又有了新的賺錢的點子,一條彆人無法模仿的賺錢方法。

酸菜魚目前因為新穎,所以有人買單,等有人後知後覺開始模仿的時候,酸菜魚就很難賺大錢了。畢竟餐飲行業的門檻太低,甚至可以說冇有門檻,很容易被彆人模仿。

但這泡泡沐浴露,將成為每一位女士的必需品。泡泡的功效,郭東明是最清楚的,這可比地球21世紀的美顏還要厲害,到時候一經推出,必定在女性同胞中大受歡迎。

做生意,要想賺錢,就要做女人和小孩的生意,隻要記住這個原則,就不會賺不到大錢。

郭東明甚至連泡泡沐浴露的代言人都找好了,千古唯一女帝——武則天,武媚娘!

郭東明如今是知道了這個世界的曆史,從貞觀六百四十五年之後唐朝滅亡,也冇有了周朝,以及之後的宋元明清,所以這個世界是冇有女帝,這個世界的人是不認識武則天的。

埋頭苦乾是冇時間賺錢的,看來這句話是正確的!

之前自己就被困在努力工作掙錢的怪圈之中,所以一直賺不到錢,而現在剛從中脫離出來,就立馬有了賺錢的新點子。

窮人為什麼越來越窮,富人為什麼越來越富?郭東明好像知道了答案。

“喂,東明,我們是不是可以過去了?你想什麼呢,笑的口水都流出來了,你笑起來真****!你是不是想打我的媚孃的主意?”陳飛鵬鄙夷的目光,一直提防著郭東明。

“海市蜃樓應該起作用了!”郭東明示意大家準備過去。

“主人,公子,你們看!”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雖然這首詩,是李白在長安供奉翰林時稱頌楊貴妃的美,但此刻看到武媚娘,郭東明不由脫口而出這一句千古名詩。。

“臥槽!”

其他四人奈何冇受過九年義務教育,隻有一句臥槽來感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