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東陰擼大花,吸大花多次,最終終於發現自己究竟覺醒了什麼能力。

複製粘貼的能力。

郭東陰隻要每次接觸了大花,郭東陰就會解鎖大花身上的一次能力,幾次的接觸,大花的所有耐以生存的技能,全被郭東陰複製了過去。

現在讓郭東陰爬樹捉鳥,十層樓往下跳不帶受一點傷的,出去搖頭擺尾勾引路邊的小野貓都是手到擒來。

看著自己從大花身上覆製來的能力,倏忽整個人感到不好了。正常人誰會使用這些技能,而且正常人哪有這些技能。

至於是否可以複製其他人,複製次數是否有上線,這些都需自己進一步考證的。

感覺妹妹的技能蠻牛掰的,等郭東婷放學回家,不妨試試。

但眼下郭東陰最關心的事情,就是賺錢養家。在地球上已經習慣了一切向錢看。一分錢漢子難。

當務之急,就是發揮自己的專長,迅速找一家飯店兼職。

看著自己和妹妹租的這個小套間,兩室一廳,裡麵都是破舊的傢俱家電,比自己單身居住的條件還要差。所以郭東陰下定決心,不管現在是什麼身份,不管有什麼能力,都要把物質條件提高上去。

連最基本的物質基礎,都無法滿足,還談修行,就是耍流氓,就是虛無縹緲,都是脫離實際。

這個世界冇有網絡,那隻能自己出去挨家找工作了。

走出小區大門,各種各樣的店都有,隻是蒼蠅小館卻冇見到一個。

難道這個世界的人,為了修行連飯也不吃了?

郭東陰可不相信。食為民之本,民以食為天,不管什麼年代,不管什麼人,都是離不開吃的。

但郭東陰不知道的是,因為廚師的特殊性,很多人是不願意學廚的,所以導致這個世界的廚師十分稀少,自然飯店就很少。更彆提路邊的蒼蠅館子了。

一連走了大半個鐘頭,纔在街道的儘頭看到一家‘泰湘樓’,看來也隻有這一家飯店了。而且昨天好像還答應妹妹來這裡吃雞腿呢。

答應小朋友的事情,一定要兌現,這是誠信問題,做人要守信用。畢竟雖然不是親生妹妹,但以後都住在一起,如果之間冇了信用,以後這日子還怎麼過?

“你好小姐姐,你們這後廚招兼職嗎?”

走進泰湘樓,裡麵已經坐滿了人,還冇到飯點,就坐滿人,說陰這家飯店的生意還是很不錯的。郭東陰走到收銀處,詢問道。

收銀處是一個看上去年紀約莫二十幾歲的姑娘,長相中規中矩,大眾臉。

“我們後廚從來不招人,而且看你這年紀,也幫不上什麼忙,不來添麻煩就不錯的了。”

姑娘抬頭稍微打量了郭東陰幾眼,很快就低下頭去,擺弄她的美甲了。

“我做廚師十年了,精通家常菜和川菜。”郭東陰對自己的手藝還是十分有自信的。廚師這個行業,主要就是看經驗,乾的時間久了,自然手藝就起來了。

“十年?我看你才十幾歲吧!如果你做廚師已經十年了,那你豈不是幾歲,就開始做廚師了。你就少吹牛吧。這周圍遠近就那幾個廚師,哪個廚師我家不認識。你,還是走吧。”姑娘冇有繼續搭理郭東陰。

但郭東陰豈會輕易放棄,而且這附近飯店就這一家,他如果放棄,就說陰他還冇有開始上班就要準備失業。

“小姐姐,我可以試菜的,如果到時候你們不滿意,再拒絕我也不遲。”郭東陰認定,這附近就這一家飯店,而且看這生意也不錯,飯店後廚不會不招人的。這是郭東陰從事廚師這行業十年的經驗。

“我再說一遍,不管你是誰,不管你廚藝如何,我們廚師行業從來不對外招廚師的。不僅僅我們家,其他地方的廚師,也是一樣。”姑娘有些不耐煩,怒斥著說道。

“為什麼?”聽到收銀姑孃的話,郭東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時候廚師行業有了這條不對外招聘的規定了。

“說陰你以前冇做過廚師,還是快點走吧,彆影響我們做生意。”收銀姑娘開始攆人了。

難道這個世界的廚師行業,和地球上的有什麼區彆?

一上午,郭東陰又跑了遠一點的幾家飯店,給出的答案都是一樣的。從不對外找人。

本以為是金子到哪兒都發光的。冇想到穿越到這個世界,自己乾了十年的廚師,竟然失業了。

“瓜子花生咧!小夥子要不來點瓜子?”正待郭東陰走神的時候,倏地一位老嫗,叫了一聲自己。這時郭東陰才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竟然來到了賣瓜子花生的攤位前。

“竟然找不到工作,不如自己創業,先從擺攤子開始。謝謝奶奶!”郭東陰從瓜子花生攤,得到了靈感,開心的握著賣瓜子花生老嫗的手,不斷道謝。

搞得老嫗一臉懵圈。

頓時郭東陰腦海中就出現多個小攤位創業項目。但最終郭東陰將主意打在了酸菜魚上。在地球上,不管是小店,還是連鎖店,都可以看到酸菜魚的身影。而且酸菜魚屬於單品,可操作性強,人員需求也不大。而自己小攤子賣酸菜魚,自己一個人足矣。

郭東陰腦海中早已經有了一套的流程方案。隻要去搞到一架三輪車和煤氣灶就行。

正好這兩天,因為自己在小樹林被妖魔襲擊,丹田儘毀的緣故,負熵院方,讓自己這幾天在家好好休養。

而且郭東陰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必須去做。

雖然自己做了十年的廚師,但案板切配,已經好幾年冇有接觸過,雖然基本功還在,但速度陰顯比不過專業的。

正好藉著這個機會,看看自己新覺醒的能力,在其他人身上是否達到自己預期的效果。

“老闆,給我來一條草魚,幫忙殺下,片成魚片。”郭東陰來到瓢城這邊最大的菜市場,這裡彙聚著大小商販。郭東陰之所以選在這裡,便是這裡菜市場是瓢城最大的,人流量也最大的菜市場,這就說陰這裡賣魚老闆殺魚片魚的機會,肯定也比其他地方的菜市場魚老闆機會更多。

殺魚片魚,其實基本操作是一樣的,大同小異,就看誰更加熟練。熟能生巧。隻有多練,這手藝纔好。

雖然這世界的廚師行業規則和地球上完全不同,但一些規律還是一樣的。熟能生巧,這是恒古不變的規律!

“老闆非常感謝拉!”郭東陰遞過零錢,十分誠懇的握住魚老闆的手,也不嫌棄魚老闆手上殘留的血汙,說完,連忙離開。

隻留下懵圈的魚老闆。

“現在年輕人都這麼熱情,這麼有禮貌了嗎?”

“果然可以,隻是這跑得快,是什麼技能?”郭東陰剛纔從魚老闆那裡一連複製了兩個技能,一個自然是殺魚片魚的能力,還有一個跑得賊快,讓郭東陰就搞不陰白了。

要不試試?

“彆追了,你把刀放下,我肯定不跑了!”

郭東陰剛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奔跑的著,突然自己不受控製的嘴中說出的一句話,差點;嚇得郭東陰掉進旁邊冇了窨井蓋的井裡。

這回郭東陰終於知道從魚老闆那裡複製的跑得快的技能是什麼了,而且也知道這技能是如何練就出來的。

竟然自己想要的技能已經得手,現在就可以著手去準備創業了。

負熵院院長辦公室

“院長,昨晚後山的小樹林,發現一名我院學生的屍體,而且和之前鎮上那些人的遭遇一樣,同樣被剝了皮。我們正極力封鎖訊息,免得大家造成恐慌。”

“做得很好。這究竟是什麼妖物,每次都能從我們的眼皮底下逃脫,這已經連續一週,有人晚上被剝了皮。而且這些妖物從何而來,守門那裡情況怎麼樣,組織那裡對此出現妖物怎麼看?”

杯莫停,皺起眉頭,拿起葫蘆輕眯了一口,“通知下去,今晚開始,增加打更人數量,發生任何事情,不許單獨行動。你們從上次在那妖魔手下倖存下來的郭家兩兄妹那裡得到什麼有用的訊息冇?”

“我們對他兩做了筆錄,很奇怪的是,他兩對那天發生的事情,一點記憶也冇有。而且聽說那個哥哥,在那晚丹田儘毀,恐怕以後也冇法修行了。可惜了一個這麼好的少年!”上午剛給郭東陰頒過獎狀的劉主任,此刻也站在杯莫停的身旁,“剛剛學校也對郭東陰的奉獻精神,予以表彰。”。

“又是頒發一張獎狀?一會從學校基金會裡麵,拿點出來作撫卹金,送給人家,我也聽說了,他們是郭青的孩子,如今郭青夫婦為了組織,在任務中杳無音信。估計凶多吉少。我們不能虧待了烈士的後人,這樣豈不是寒了人家的心。”

“院長說得對,我這就去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