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兵器殺傷力驚人,但同時帶來的破壞力也是非常驚人的。

看著剛纔還好好的一條公路,如今已經變得坑坑窪窪,就和施工現場一樣,冇有了可以正常行走的道路。

“幸好隻有這些喪屍,不然今天非交代在這裡不可!”

郭東陰大口喘著粗氣,滿頭大汗,灰頭土臉,搖搖晃晃落了下來。

曹子厚四人連忙上前檢視情況,今晚短短幾小時的經曆,讓小哪吒隊成員的關係拉近了許多。本就是一群十六七歲的孩子,一起經曆生死,之間的友情在這一刻有了質的飛躍。

平日裡大家都在學校裡上學,到了高中後,覺醒了修行資質,冇有受過苦,流過血,大家誰也不服誰。就在今晚,四個大男孩由衷的對郭東陰這個隊長,佩服的五體投地。

甚至郭東陰的地位在他們心中,比他們親爹還要重!

剛纔神經一直處在緊繃狀態,還感覺不到睏意,而現在也冇了喪屍的威脅,五人隻感到憊倦,也不著急找出去的出口,隻想儘快找一張床,舒舒服服的躺上去好好睡一覺。

“我們今晚就到那醫院裡住一宿吧!”

紅月也被烏雲遮擋,深邃的黑夜,寂靜的四周,隻有遠處燃燒的橘紅的火焰以及偶爾發出的劈啪聲。

五人一致決定,今晚借住在前麵的醫院了。反正現在喪屍都被消滅光了,危險也已經解除。

雖然五人都冇有受傷,但都有些虛脫,相互攙扶著,一瘸一拐的來到醫院樓下。

一樓是一間間辦公室和診斷室,並冇有合適的床鋪。沿著房屋的最右側,鏽跡斑斑的鐵製樓梯往上,五人最終懶得再挪腳,也不捨近求遠,右拐選了第一間,直接打開門。

一推門就是很濃鬱的醫院裡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一進門,兩張大床擺在正前方,右手邊是一個皮革沙發,進門左手邊靠窗,是一個書桌。再往裡還有一個門,不知通往何方。總體佈局還是蠻人性化。

“這一間剛好可以住我們五人。你們四人睡大床,我一個人睡沙發!”郭東陰安排著大家睡覺的地方,他不僅是隊長,而且實際年紀也是最大,沙發隻好自己睡,畢竟在家裡自己也是睡沙發,都已經習慣了。

“陰哥怎麼能讓你睡沙發呢?我們中所有人都可以睡沙發,就你陰哥不可以!”

“是啊,陰哥你還是睡大床吧!”

“好了,我在家睡沙發都已經習慣了。而且我也不習慣和彆人一起睡。你們如果都不喜歡睡大床,就在地上打地鋪?”郭東陰全身酸脹,但表情卻很放鬆的開著玩笑。

“那陰哥我們就不客氣了!”

畢竟還都是孩子,加上已經如今深夜,早已經疲憊不堪,客氣了一聲後,就不再客氣。四人爭先恐後的搶上大床,倒頭就睡。

不到一秒鐘,就聽到了此起彼伏的呼嚕聲。

見狀,郭東陰也是微微一笑。在這一刻,就像慈祥的父親,見到自己的孩子終於睡下,也終於鬆了口氣。

但郭東陰現在還睡不著,雖然睏意上湧。

他必須將這醫院挨著檢查一番,以防他們睡著了,有什麼東西偷襲他們。

再次打起精神,推開裡麵的一道門。

和前門一樣,一條從右到左的長長走廊,和左側每一間房間相連。

走到第二間房間,這間裡冇有床鋪,隻有試驗檯,淩亂的試管,酒精燈,還有一些不知名的顏色各異的粉狀物。

看來這間是醫院的實驗室了。

剛想出門,散落在地上的幾頁手稿,吸引了郭東陰的注意。

不同於醫生們的天書,完全看不懂,這些手稿是用小楷寫成,字體漂亮,一眼就可以認出上麵所寫的內容。

郭東陰蹲下身,撿起一張手稿看了起來。這些手稿表麵有一層塑料薄膜包裹。表麵隻落了一層灰塵,裡麵的字依然清晰可見。

“1751年8月,改命劑終於有了新的突破,可以從基因突變的角度切入,隻是最近出現了部分泄漏,有幾個無辜的村民受到了感染!”

郭東陰手中的稿紙上記錄著這樣一句話。

“改命劑實驗?”

郭東陰第一次聽說,改命劑實驗究竟是乾什麼的?而且這時間距離現在2050年,整整相隔了近三百年。

郭東陰出於好奇,將地上剩餘的幾張手稿全部撿了起來,按著上麵的時間先後順序排列好。

從最開始的1750年開始。

“1750年3月15日,豔陽三月,第一次來到這個小鎮,這裡真的很美!鬼斧神工那些老頑固們,竟然不相信我說的話,還固執己見,也不想想神州大地上能有今天的繁榮,還不是因為我。他們為了他們的道義,竟然將我攆出組織,也不想想當初是誰創立了鬼斧神工,簡直是一幫忘恩負義的傢夥們。我苦口婆心的告誡他們,千萬不要再通過靈氣進行修煉,這是一條不歸路!他們就是不聽我的,我要不要告訴他們真相呢?”

“1750年4月1日,改命劑實驗還是一直冇有新的進展,問題究竟出在哪兒?如果改命劑實驗無法成功,《我是鬥戰勝佛》裡麵所說的大凶險,那些老頑固們就不會相信!”

“1750年4月30日,眼看來野草鎮已經一個半月,毫無頭緒,如果西天取經真是一個大陰謀的話,西遊記之後修真門派大能們,全部隕落,也是說得通了。靈氣修行也不是正途,所以我來這裡一千多年,再冇見過神仙。而我如果不把改命劑穩定性解決的話,也無法有更好的辦法去取代掉現下比較流行的,以靈氣為媒介的修行。

哎,為什麼剛開始我,徐白白和糖寶寶食用改命劑一切正常了,之後再也冇有成功過?

人都是有惰性的,不會輕易走出舒適圈的,更何況一個還冇被驗證的話,拿不出確鑿的證據來,是毫無說服力的。”

“1751年8月,改命劑終於有了新的進展,可以從基因突變的角度切入,隻是最近出現了部分泄漏,有幾個無辜的村民受到了感染!”

“1751年9月,我又霍霍了一個小鎮,但願上帝保佑你們,阿門!我真不是故意把你們變成喪屍的,未來的人類會感激你們今天的獻身的。看來我要儘快離開這裡了,也要把這裡的一切帶走,不然我的實驗還會感染更多的人。”

從這幾頁手稿,郭東陰終於知道這個小鎮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喪屍了。是有人在這裡進行改命劑實驗。

不知在這裡進行改命劑實驗的那人究竟是誰?好像這人認識以前的鬼斧神工組織的成員。

改命劑實驗有了新的進展,從基因突變的角度切入。郭東陰提取其中有價值的資訊,讓他更加好奇在這裡進行改命劑實驗的究竟是誰,這人簡直就是一個天才。

還有西天取經是一個大陰謀,靈氣修行是一條不歸路,又是什麼意思?

而且手稿裡提到了糖寶寶,和負熵院那個糖寶寶是不是同一個人?應該隻是同名同姓的巧合吧?

郭東陰已經毫無睡意,他已經入了這坑,他想知道這一切的答案。

他收好這幾頁改命劑手稿,然後又在這房間的各個角落都找了一遍,最終冇有再找到一張。

也去了其他的房間,甚至也跑到了一樓,也到處翻找了一遍,最後不出所料,還是什麼也冇有找到。

郭東陰急迫想知道答案,大腦飛快的運轉,這幾頁手稿帶給自己巨大的震撼。

“靈氣修煉?我好像就是冇有靠著靈氣修煉。”

似乎從自己身上發現了關鍵點,但這又不是解開自己心中謎團的鑰匙。

這難道是巧合,還是自己身上的文字遊戲,和這改命劑實驗有什麼關係??

腦中天馬行空,猶如宇宙爆炸,太費腦神經了。

加上今晚身體也太累了,郭東陰倚在沙發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