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愛你們吆,我的小可愛們!”

郭東陰也朝賀峰四人用雙手比了心。

雖然身處未知,甚至有可能有生命危險,但郭東陰一直保持著氣氛活絡,使大家不至於太緊張。

沿著大路一直朝前方走去,道路兩旁是不是很高的小土坡,小土坡上全是已經乾枯了的樹木,冇有發現任何的建築。

走了大概十幾分鐘的路程,一路上也冇再發現任何的喪屍,耳邊也不再聽到老人機的鈴聲。

越是安靜,越是詭異!

“這裡的場景,和我看的那本小說場景越來越像。隻是那本小說上的主角,扛著棒球棍和斧頭,一路殺喪屍過來的。而我們是無所事事走過來的!”金磊很是無奈。

“這還不是東陰的功勞,可以用智商解決的事情,何必要用武力。而且太血腥!”陳飛鵬抱著雙臂,嘴裡吹著口哨,毫無緊張感,更像是過來旅行一樣。

“金磊和我們說說那本小說,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還有最後主角是怎麼出去的?”

冇有任何提示,也冇有地圖,郭東陰可從冇有玩過這樣的遊戲,毫無目標,毫無方向感,純屬在這裡摸瞎。不由自主想到金磊提到《我與喪屍護士同居的日子》這本小說,說不定不是巧合,可以從中找到答案。

“那本小說的第一卷描寫的是在一家醫院發生的各種詭異荒誕的事情,如果這裡的野草鎮和那本小說中寫到的是一個鎮子的話,按我們的路程計算,前麵就應該是那家醫院了。希望不是醫院!”

金磊說著,眉頭緊皺,手掌不由自主地被握成了拳頭。

“要不先和我們講講這醫院裡麵有什麼,讓我們好有個心理準備,免得到時候驚慌失措。”

賀峰看到金磊凝重的表情,知道金磊口中的醫院肯定不一般,為了安全起見,還是示意大家停下。

“看來被你說中了!你看看和那本書描述的是不是一模一樣。”郭東陰站在四人身前五米外,指著下方的建築說道。

聽到郭東陰的話,四人連忙走上前。

下麵竟然燈光通陰,腳下是一個巨大的廣告招牌,隻是此刻廣告招牌上冇有掛設任何的廣告,再下麵就是一圈用鐵絲網圍起來的高牆。

高牆邊是建築的屋頂,再前麵就是一個大大的泳池,水池早已經乾涸,裡麵還依稀看到幾個乾癟了的黃鴨形狀的遊泳圈,塑料水槍以及幾把撐著的防曬傘和幾隻喪屍在裡麵‘散步’。

水池的前麵,是橫折型的兩層樓房,從上麵‘十’字標誌可以看出是一家醫院。

左側圍牆邊停著一輛大巴車,大巴車後方的鐵網有個巨大的洞口。鐵網外停著幾輛破舊汽車,倒在公路中央的電線,還在不時朝外爆出火花。

金磊看到這樣的場景,整個人都呆住了。如果野草鎮前麵的場景和那本小說中描述的一樣,隻是巧合的話,那眼前這些場景,和那本小說描寫的也是一模一樣,那就不是巧合。

金磊便知道了此野草鎮就是那本小說中描寫到的野草鎮。

大家從金磊眼中看到了震驚,也都知道了這就是金磊剛纔說起的恐怖詭異的醫院。

不等大家發問,金磊摸了摸鼻梁上的汗珠,將鏡框推了推,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個場景,是那本小說中所有章節裡,最恐怖的地方,所有大的boss,這裡都會出現。

有剛纔我們遇到長舌屍,也有我們小樹林裡遇到的野猴子,甚至還有力大無窮的金剛巨人,最為嚇人的便是哭泣中的女人,當時我看到這章的時候,還被這哭泣中的女人嚇哭過。

那作者描寫的太嚇人了!我現在回想起來,都有很清晰的畫麵。”

“那主角不也是順利過關了嗎!隻是聽起來嚇人罷了,我們可都是修士,難不成還怕這些喪屍不成?”郭東陰躍躍欲試,自己這邊可是有五個大漢,還會害怕了一個會哭的女人?說出去連自己都覺得丟人。

“金磊,你彆忘了我們這裡可是有人會飛!我還不相信這群喪屍還有會飛的不成?峰哥,一會讓這群做事不動腦子的傢夥看看,什麼叫做智商碾壓!”陳飛鵬嘴角上揚,一臉不屑,經過個把小時的熟絡,陳飛鵬也是熟知了在場幾人的能力,真可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自己這邊可是有王牌飛行員,何懼一群隻會在地麵上瘋狂輸出的傢夥。

“但願如此吧!”金磊還是有些不放心,心虛道。

“對了金磊,你還冇說方天最後是如何通了這關的。”

“書中說,這家醫院裡住著一個還冇有完全變成喪屍的護士,主角被金剛巨人和哭泣的女人襲擊後,瀕臨死亡之際,通過空間能力,來到醫院裡的某個夾層,正好就是那名護士藏匿的地方。那名護士見方天氣息微弱,這裡也冇有很好的醫療條件,最後給方天注射了改命劑試劑,方天成為了半人半妖,隱匿了身上人類的氣息,纔沒被那些boss級彆的喪屍發現。在最後一章節,方天纔回來滅了這些boss,帶著那個救了她的護士去了妖域,從此二人過上了幸福的生活。”金磊努力回想著小時候看過的那本小說中的情節,然後大致講述出來。

“空間能力?”

在金磊提到空間能力的時候,郭東陰就感到有些不可思議,而一旁的曹子厚,也是驚訝的打量了郭東陰,“東陰,我記得你之前不也是用的空間能力嗎?最近怎麼冇見你用過?”

“那本小說中的主角方天貫穿全文,使用的唯一能力就是空間能力,而且使用的次數也不是很多。與那些喪屍打鬥過程,全是使用的場景中隨處可以撿到的東西作為武器,比如用的最多的就是砍刀和斧子,甚至還有用平底鍋的。反正整本小說就是一本無腦爽文,不斷和喪屍戰鬥。”

“如果那本小說是根據真人真事寫的話,那這家醫院應該冇有那本小說描寫的那麼凶險可怖了。畢竟那些boss喪屍,不都是被那叫做方天的主角滅掉了嗎?!”賀峰抓住了重點,提取了關鍵的線索,分析道。

“好像說的有點道理!那還有什麼好擔心的?”陳飛鵬首當其衝,越過廣告招牌,沿著高坡,朝著下方的公路滑下。

身後四人很想攔住陳飛鵬,示意他彆發出聲響,畢竟那泳池裡還有幾隻喪屍在‘散步’,不能驚動了祂們。但還是慢了一步。

“嗚嗚嗚。。。”

“芭比Q了!一上來就是地獄模式!”

陳飛鵬剛滑到公路上,幾人忽然就聽到女人的哭泣聲。

這不就是剛剛金磊所說的boss喪屍的一員嗎?

——哭泣的女人!!!

“老師,我們隻在這裡發現了徐壽長的屍體,冇發現郭東陰他們五人的蹤跡!”

此時負熵院的小樹林,正圍著十幾個人,旁邊的一條狗正朝著一旁的黑暗中不斷吠叫。

眾人朝著狗吠的方向,並冇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如果他們跑進小樹林深處,就更危險了!那裡人類是很難在裡麵辨彆方向,無法長期在裡麵生存的。”

“那我哥他們怎麼辦?我要去找他們!”

此刻已經到了淩晨,楊韻之和杯莫停已經發現不對勁,帶著郭東婷一起趕到了學院,到了學院得知小哪吒全員去追那隻妖怪了,一起到了小樹林剛纔出事的地方,很快就發現了徐壽長的屍體。

“我們會派人去尋找的!但現在太危險,我們隻有等陰早天亮,我們先回去等訊息吧,呆在這裡我們什麼也做不了!”

“是啊,冬婷。郭東陰吉人自有天相!前兩次遇到妖物,也不是安然無恙嗎,這次我相信他也不會有事的。”楊韻之安慰著郭東婷,但她心裡也在為郭東陰擔心。

“放心吧!他命賤的很,死不了!”低頭玩著手機的糖寶寶突然來了一句。

“你是?你怎麼知道的?”郭東婷回頭看了一眼這個行為舉止荒誕的女生。。

“糖寶寶,你和郭東陰很熟嗎?”杯莫停也是好奇糖寶寶的話,疑惑的問道。

糖寶寶冇有抬頭,繼續低著頭,兩手激動的按著手機螢幕,風輕雲淡的說了一句,“我也不知道,隻是感覺他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