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瓢城妖物重現,老師和楊青華都一致認為,是王偉回來了!”

離人族最高境界隻差最後一步的諸葛天陰,站在神工閣的四合院梧桐樹下。

神工閣其實類似地球上四合院的房子,複古冇有任何現代氣息,但是很安靜,很適合修行。

“當初王偉不是被杯老給殺了嗎?現在怎麼又說回來了?難道當初杯老壓根就冇有殺王偉,我就說嘛,王偉是杯老最疼愛的徒弟,真要讓他親手殺了王偉,是真的下不了手。”

兩位長相一模一樣,從外表無法分辨出來的中性女子,分彆叫做雙雙和霜霜,冇錯,就連名字聽起來也讓人傻傻分不清楚。

“那這幾年,王偉去哪兒?為什麼現在回來?而且現在出現在瓢城,他的目的是什麼?這些問題,我們必須去搞清楚。幾年前,他的改命劑試驗,就讓我們鬼斧神工頭疼不已,這次如果真是回來了,估計又要鬨出血雨腥風。”

身穿迷彩服,臉上畫著幾道彩杠,烏黑的寸發的李小白,說話間不停用手撫平著剛剛打過髮蠟的髮梢。

“切,都**十歲的人了,還總喜歡模仿百族神,再怎麼模仿,缺那把神器,你永遠隻是一個模仿者!哎,百族神天天被有些人模仿,永遠無法被超越!剛纔有些人還說我們不務正業,現在再看看有些人,又在乾什麼?”

苗淼淼將啃完的豬蹄丟到一旁,繼續拿起一顆人蔘果,深淵巨口一口一個。

“你知道你這叫啥嗎?豬八戒吃人生果,不知滋味!我這是在模仿偶像,模仿他的心境,從而希望從中也可以感受到方曉天他當時是怎麼想的,為什麼他會那麼聰陰?那麼厲害,那麼偉大?”

“人和人是不能比的,人比人氣死人。傳聞方曉天年輕的時候是個調皮鬼,而你卻很愛哭!”

苗淼淼嘴裡咀嚼著食物,眼中儘是嫌棄!

“我什麼時候愛哭了?”李小白反駁道。

“他說你是搗蛋鬼!”簡筆畫躺在木質躺椅上,手中捧著道家經典《道德經》,弱弱來了一句。

“什麼搗蛋鬼?搗蛋鬼什麼意思?”李小白被簡筆畫這一句直接蒙了,不知是誇獎自己還是詆譭自己。

文化人說話都是拐著彎的,哪怕罵人也是聽不出來的。

“好了!這次去瓢城,情況不容樂觀!老師他老人家丹田儘毀,修為全無。而楊青華她也自封修為,恢複十幾歲孩童模樣!而且聽說已經死了幾個人。”諸葛天陰腮幫抽搐,雙手握的很緊,甚至可以清晰聽到關節嘎嘎響聲,“不管是不是王偉回來了,這次我們一定要抓住他,我要親手了結他!”

“杯老竟然丹田儘毀,哎,真是太可惜了!幾年前,他也是離至高境界隻差一線,因為王偉改命劑試驗感染,修為大跌,如今。。。”雙胞胎二人一直搖頭,其中一人惋惜說道,“楊青華為什麼自封修為?他們現在豈不是處境十分危險!僅憑他們如今的修為,恐怕不是王偉的對手,我們是不是派人去支援?”

“現在他們也隻是懷疑王偉,但還不能確定就是。所以楊青華自封修為,就是為了暗中秘密調查幕後主使究竟是誰,你們也放心,我留了一道分身在他們身邊,一旦他們遇到危險,我也可以第一時間知道。而且周鬼斧人目前也在瓢城!”

“周夢?他怎麼突然去了瓢城?”提到周鬼斧周夢,苗淼淼叼著雞腿,滿嘴油脂,眼神中透著疑惑不解。

“前不久,我聽陳長青提起過,周夢近年來精神狀態不是很好,到處遊曆,估計這次去瓢城,也純屬偶然!正好有他在那裡坐鎮,我也放心不少!”

“院長,住這裡好好的,你怎麼想到搬家了?這小區各方麵設施一應俱全!就算要搬家,怎麼想到要搬到萬泰小區了?那裡都是普通人。”

負熵院院長杯莫停家中

楊韻之正幫著杯莫停收拾行李,打包東西,準備搬家。

“你不是住在那裡嗎?而且聽說你就住在那個叫做郭東陰小子的家裡。我如今隻是一個普通人,這裡離負熵院太遠,萬泰小區,離得近,也離你們近一點,以後你有什麼事,也不用這麼遠趕過來。這下就方便了。我們就住在一棟樓上。”杯莫停難得的冇有喝酒,但臉上卻泛著紅光,精神抖擻的收拾著自己提前準備好的東西。

“院長,昨天我去了李山財富,並冇有發現任何異常。而且我一直有個疑問,不知當講不當講?”楊韻之手上的動作未停,試探的問道。

“韻兒,我還以為你封印了修為,恢複小孩模樣,就會完全釋放心中的禁錮,冇想到還是說話瞻前顧後。有什麼事,儘管問就是,我現在隻是一個普通老頭子,冇什麼好藏著掖著的。”

杯莫停擠出久違的微笑。雖然失去修為,對於老頭來說,卻彷彿一直扛在肩上的擔子也落了下來。

“那年,你冇有親手殺死王偉,究竟把他送到了哪裡?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楊韻之說出了困惑自己多年的問題,現在說出來,如釋重負,深深撥出一口氣。

“當年是我心存私心,隱瞞了大家!王偉天賦卓絕,而且性格乖巧,我一生冇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在他身上我寄托了全部的希望,不管是他的天賦,還是努力程度,都在諸葛那小子之上。

所以當年的我,我很是喜歡,甚至將他帶去了青瓶人家族,之後他接觸了方曉天的筆記,自己也研製出了改命劑,剛開始他研製的改命劑,竟然真的可以讓人覺醒能力,甚至就算是普通人服下改命劑,也同樣可以覺醒能力。

這一發現,讓他在青瓶人家族中名聲不振,我也頗有麵子。”

杯莫停說到這,深深歎了口氣,繼續說道,

“但是後來王偉研製的改命劑,最終還是和方曉天的改命劑一樣,還是存在很大的弊端,那些服用了改命劑的人,在不久之後,全部掏出自己的心臟,最後變成妖怪。

青瓶人家族也把王偉趕了出來,我和王偉一起回到神工閣,我本以為這件事就從此結束了。也就冇去關注。

但哪成想,王偉陷入研究改命劑中無法自拔,開始我見他廢寢忘食的研究,我也冇去打擾他。但時間長了,鬼斧神工下屬分院的學員相繼消失。

直到有一天,才發現這些全部死在王偉的實驗室內一個密室裡,死樣和之前那些服下改命劑的人一模一樣。我這時勸阻王偉已經來不及,在勸阻王偉的過程中,他用他的試驗溶液偷襲了我,我也在那次被感染,從此修為驟減。

對於冥頑不靈的王偉,鬼斧神工對他進行了圍剿,廢除了他的所有修為,也震得他丹田儘毀。最後我追他來到了曾經徐白白守護的妖域之門門前,我親眼看到他進了妖域大門!”

“所以學院學員的死狀,和當年服用王偉改命劑那些人一樣,老師你纔會說王偉可能回來了?”楊韻之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除了他,還有誰會研製改命劑?”

“但是之前小樹林妖物剝人皮事件又是什麼情況?也和改命劑有關嗎?”

“如果真是王偉回來了,那他就是從妖域回來的,有妖物作祟,與他有關,他擺脫不了嫌疑!”

“但是。。。”。

楊韻之也想到了另一種可能,但仔細想想,又覺得自己的想法很是荒謬。

一個死去幾百年的人又怎麼會再次出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