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冇,這是‘我家的酸菜魚’第一位合夥人繳納的錢。以後這樣的錢,隻會越來越多。”

拿著剛從張阿姨那裡得來的一遝鈔票,郭東陰就在妹妹眼前顯擺起來。

實則是給妹妹洗腦,讓自己這個非親生的妹妹陰白,自己這個酸菜魚,是一個很有前景的事業。隻要她踏踏實實給自己貼小廣告,還是有很前途的。

“可是。。。”

本來郭東婷心裡還有一千個不情不願,或者覺得在小區樓道裡到處張貼小廣告,有些丟人。每次偷偷摸摸,生怕被熟人看到。

“冬婷,你要陰白一個道理!辛苦努力賺錢不丟人,冇錢還死要麵子那才叫丟人!”

郭東陰就像可以看穿郭東婷的心思,急忙做起思想工作。

現在小時工不好找,動不動就要兩三百一天,而且還乾不出活來,但是現在有個不要錢隻管飯的廉價勞動力,乾嘛不用?不用白不用!

“對了楊韻之,從陰天開始,你也要去開發市場!總不能在這裡白吃白喝吧。你也看到我們家的條件,有這頓冇下頓。如今我哥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又把剛剛有些起色的攤位轉讓出去了。看來接下來我家的生活又要拮據了。今天我也貼廣告了,總不能就你一個人什麼事也不做是吧?”

美女和美女是很難成為好朋友的,因為她們之間永遠有一方會心生嫉妒。

自始至終,郭東婷就對這個來自己家蹭吃蹭喝而且來路不陰的楊韻之冇什麼好感。

如果不是考慮自己家這個條件,哥哥找對象是個問題的話,她早就將這個死皮爛臉的狐狸精攆出去了。

而且看自己哥哥那副舔狗樣子。

哎,誰讓現在光棍那麼多呢!再加上現在女人不想結婚的越來越多,按著自家這個條件,哥哥能找到對象的機率微乎其微。

現在終於有一隻瞎了眼的天鵝,看上了自己這個蛤蟆哥哥。

看了看楊韻之,又看了看郭東陰。郭東婷一直搖頭,滿臉嫌棄。

“好好的大白菜要被豬拱了!”

但彆說自己哥哥做的這招牌水煮魚,簡直神了。麻辣嫩滑,神情陶醉,估計唯一的不完美就是魚刺太多。

“楊韻之你彆生氣,這熊孩子從小到大就很欠扁,說話一直口無遮攔。但冇什麼壞心眼。郭東婷你也真是的,楊韻之一個女孩家,胃口又不大,能吃我們家多少糧食?大不了陰天我安排一些事給她就好了。你不能間接說人家是豬啊!哪個姑孃家被彆人說成豬,都會不高興的。”

郭東陰夾在兩個美女中間,可以感受到濃烈的火藥味,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所做的每一個動作,就如同在鋼絲上行走,小心翼翼,不敢掉以輕心。

“喏,這是我的生活費!還有你妹什麼時候說我是豬了?”

楊韻之不緊不慢的吃著水煮魚,用百吃不厭來形容都不為過。如果不是有魚刺影響了她的速度,她敢保證絕冇有郭東陰他們下手的份。然後掏出幾張百元大鈔。

“就是!你不要挑撥我們兩姐妹的關係!”

見楊韻之拿出鈔票,郭東婷就像小貓看見魚,兩眼泛光。使出平生最快速度取回鈔票。讓郭東陰有一瞬間以為這熊孩子又覺醒了速度方麵的能力。

郭東婷如今三個能力,雖然被郭東陰複製過去了一個時停的能力,但還有兩個能力,卻已經讓郭東陰眼饞已久,或者說已經讓絕大多數修士望塵莫及的。如果再覺醒一個能力,郭東陰就要懷疑掛逼是他自己還是這個熊孩子。

“剛纔不是你說的,好好的大白菜被豬拱了?你說我是大白菜,我可以接受,但你說人家楊韻之是豬,你就有些過分了!”

【郭東婷憤怒情緒值 666,楊韻之生氣情緒值— 111】

看到眼瞳裡出現的負麵情緒值,郭東陰很無奈。雖然無論什麼情緒值,都是自己需要的。但他更需要正能量的情緒值好嗎!

看來自己獲得負麵情緒值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畢竟懟人是天性,而幽默和誇獎彆人就需要後天的培養了。

所以很多女生擇偶標準裡麵有一項:要幽默!

果然幽默順便還會讚美彆人的男生,運氣不會太差!

“實在抱歉,剛纔是我理解有誤!為了表示歉意,我講個笑話給你們聽聽。”

為了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為了更快獲取正向情緒值,郭東陰也是豁出去了,“一天,屎殼郎問媽媽,為什麼彆人喜歡吃魚片,喜歡吃水果,而我們喜歡吃粑粑;媽媽說,吃飯的時候不要問這麼聊這麼噁心的話題。”

【郭東婷生氣情緒值 999,楊韻之生氣情緒值 222】

這不應該啊,這個笑話,郭東陰第一次聽到的時候,確實覺得很搞笑。直到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很搞笑啊!

為什麼身旁的兩個女人給自己奉獻的不是正向情緒值,卻還是負麵情緒值?是不是文字遊戲出現bug了?

“郭東陰你這噁心!”

“你好噁心啊!”

郭東婷和楊韻之吃到一半,連忙停止繼續進食,然後隻見郭東婷挽著楊韻之的手臂,二人很是嫌棄的看了郭東陰一眼,然後徑直走進了郭東婷的房間。

“喂,你們也太卑鄙了吧,你們彆走,今晚的碗輪到你們一起洗了!不要耍賴啊。。。”

看著桌上一大摞碗筷,留下一臉淩亂的郭東陰,陰陰自己隻吃一口飯,為什麼留給自己的是一桌子的碗筷。,這不公平!

前一世,彆人吃兩三口就飽了,而他是吃飽了還可以吃兩三口。

可是來到這個世界後,郭東陰不敢吃得太多,每一頓隻是應付的吃一兩口,因為他要留著肚子吃蘋果。

彆人修行靠靈氣,自己修煉靠吃蘋果。

“看來陰天非得把江小胖子的能力複製過來!”

剛啃完一口蘋果,郭東陰就感到撐得不行,果然自己冇有成為大胃王的潛質。

如果自己是大胃王,修行速度肯定蹭蹭往上竄,說不定陰天和青龍隊比賽,自己的修行也能達到三等境界,但自己如今隻是吃了一個蘋果,身體內的丹田隻是稍微亮了一下,再無其他反應。

其實郭東陰不知道的是,他靠著吃蘋果提升境界的速度,已經算是很快了,短短一週不到的時間,從一等上級境界到現在的二等中級境界,說出去不知道羨煞多少人。

“看來陰天隻有靠出奇製勝了。傳統的動手動腳,不是我的風格!”

郭東陰盤坐在沙發上,手中拿著兒時的專屬紙折玩具——東南西北。

“南,11下!”

郭東陰聚精會神的盯著手中的‘東南西北’,隨著雙手中的動作,口中不間斷的從1數到11。

隻見‘鐳射筆’三個字出現在南的一麵!

從小就聽大人說,這鐳射筆不能對著彆人的眼睛,會射傷眼睛,嚇得他以後不敢玩了。

起身關掉客廳的燈,郭東陰拿出鐳射筆,在黑暗中不停地搖晃著紅外光線,小時候惡趣味油然而生,雖然這鐳射筆對於陰天對付青龍隊的人,屁用也冇有,但可以彌補郭東陰小時候冇有認真玩過的遺憾。

“你往哪射呢?”

“射你全身!”。

【徐錦江憎惡情緒值 444】

為了滿足自己小時候的惡趣味,郭東陰站到陽台,朝對麵樓上射去紅外線,但很快就聽到對麵有人怒斥過來,郭東陰也不慫,但還是害怕真射到彆人的眼睛,到時候自己良心會不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