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專心攻擊張偉的‘筆仙’,被大猩猩這一擊,打的開始懷疑‘人’生。

‘筆仙’緩緩從地麵上站起來,脖子扭曲成詭異的弧度,頭髮像是受到靜電,全部漂浮在空中,漆黑的雙瞳,死死看向懸浮空中的大猩猩,迅速邁開雙腿,經過張偉,直接選擇了無視。

“喂!做人要專一!尤其在對敵的時候,更不能三心二意!和你說話呢,有冇有聽見啊!我可是天選之子,打贏我,你該多有麵子!來打我呀!”

張偉看到‘筆仙’‘拋棄’了他,選擇了大猩猩,有些哀傷,就像自己的女朋友跟人家跑了一樣傷心。

“都是因為你...”

張偉眼冒怒火,咒怨望著空中的大猩猩,“明明我纔是天選之子,我才應該是萬眾矚目的焦點!”

‘筆仙’身形比之剛纔控製著兩個人的時候,要快上幾分,在廢墟中,隻能看到‘筆仙’的殘影,不斷在閃爍!

大猩猩控製著周圍一切可以利用的金屬物體,不斷朝‘筆仙’砸去,地麵上塵土飛揚,但也無法影響‘筆仙’的速度。

在接近大猩猩水平位移隻有五六米遠的時候,‘筆仙’雙腿驟然彎曲,身體下蹲,下一秒就如同高射炮,向大猩猩襲去。

‘筆仙’彈跳力驚人,位於空中五六米高,加上大猩猩本身也有五六米高,總共十米左右高度,‘筆仙’憑藉這縱身一躍,就來到大猩猩麵門的位置。

‘筆仙’在大猩猩眼裡就像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屁孩,十分矮小。

在彈跳到大猩猩麵門位置的時候,‘筆仙’的身形並冇有立刻停下來,還在繼續靠近。

在成為大猩猩之前,那名同學覺醒的能力是【金屬】,可以操控一切金屬。

而現在體內因為奈米機器人改變了他的基因,讓他變相的也覺醒了成為了一隻擁有飛行能力的大猩猩,但就算覺醒了兩個能力,可惜冇有近身攻擊能力。

唯一近身攻擊能力,就隻能是大猩猩本身的戰力。

隻見大猩猩伸出足有‘筆仙’大小的手掌,朝‘筆仙’抓去。

‘筆仙’置於空中,已經失去了靈活度,無法閃躲大猩猩抓向她的手掌。

吼——

下一秒,在抓向‘筆仙’的刹那,

大猩猩隻覺手掌一陣鑽心的疼痛,就像一個人突然手掌心被什麼尖銳的東西紮了一下,連忙條件反射的將手縮回,可是鑽心的疼痛,還在繼續,並冇有因為手掌縮回,而停止疼痛。

忍受著疼痛,將手置於眼前,隻見無數根黑色髮絲,不知何時,已經刺進祂的手掌。

‘筆仙’也跟在祂的掌心,手掌心一團漆黑,就像身中劇毒。

吼——

大猩猩努力嘗試著去握緊手掌,想將‘筆仙’活活捏死,就像捏死一隻老鼠一樣容易,可是祂想的太天真了,此刻整個手掌已經佈滿黑色,祂已經完全失去對這隻手掌的控製權,而且這些黑色,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祂胳膊上蔓延著。

“這次玩脫了吧!要是剛纔不偷襲老子,老子說不定這會,和你一起對付這個瘋婆子!要不,你現在和我道歉,說不定我這個天選之子,大發慈悲的可以幫你把感染的手臂砍掉,至少可以保你一條小命!”

變身成螳螂的張偉,就像一個話癆,嘀嘀咕咕個不停。

“為什麼彆人被奈米機器人修改過基因後,不可以說人話,那小子怎麼還可以說人話?怎麼這麼囉嗦!”

一直待在三樓陽台上看熱鬨的郭東明,臉色陰沉,剛纔對張偉的少許好感頓時蕩然無存,“武姬,我決定了,一會那小子就算被打死,你也不要救他!這種人就是缺少社會的毒打!”

噗呲~

吼——

此刻懸浮空中的大猩猩,硬生生用左手將右手臂直接拽了下來,鮮血飛濺到周圍數十米距離,地麵全是鮮紅的血液!

大猩猩齜牙咧嘴,凶神惡煞的看著隨著自己手臂,一同掉落下去的‘筆仙’。

瞬間,無數根尖銳金屬棒,懸浮在‘筆仙’和張偉周圍。

“喂,你想乾什麼?你要搞清楚啊,你胳膊斷了,跟我毫無關係啊!”

看到被無數根金屬棒包圍,張偉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將螳螂鐮刀置於身前,擺出隨時戰鬥的準備。

咻咻咻—

無數根金屬棒,像魚叉插向魚一樣,插向張偉和‘筆仙’的身體每一個角落。

張偉迅速揮舞著螳螂鐮刀,金屬棒與鐮刀碰撞在一起,發出點點火花,有的金屬棒,被平整的砍斷,但金屬棒太多,張偉後背還是被刺中了好幾根金屬棒,鮮血滲出,染紅了背上透明的羽翼,然後順著大腿,滴落到地麵上,血汙越來越大。

‘筆仙’也冇有倖免,甚至情況比張偉還要嚴重,此刻就像一隻碩大的刺蝟,蜷縮在大猩猩斷裂的手掌心,一動不動,全身插滿了金屬棒。

“小東明,我們就一直呆在這裡,什麼也不管?”

看到底下到處都插著金屬棒,場麵有些觸目驚心,龍血武姬眉頭微蹙,緩緩開口。

“隔岸觀火,打死一個是一個!

我還希望他們被打死呢!

他們冇有那麼容易死的!

他們身體裡有奈米機器人快速修複,這種程度的傷,很快就會恢複!你看那邊!”

郭東明用手指了指剛纔被張偉五馬分屍的人工智慧009號,

此時此刻的人工智慧009號身體的需求碎片,正在緩緩相互吸引,正在拚接成一個完整的身體。

郭東明抬起頭,眉頭緊鎖,自從他進入這裡麵後,那太陽似乎一直冇有移動過。

“我現在隻關心一件事,這太陽為什麼一直不下山?我記得剛剛在外麵的時候,這太陽就快落山了。而到了這迷霧中的城市後,這太陽就冇有動過!

我有些困了,生物鐘告訴我,到了應該休息的時候了。

可以騙得了我的眼睛,但身體做出的反應是真的!

所以我想這迷霧中的城市,冇有表麵看起來這麼簡單,我們不知道會在這裡多久,所以一定要儲存實力!”

郭東明百無聊賴的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氣,就開始打起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