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天,到了下午因為有陽光的緣故,還是有些熱的。

上午因為空中一直被雷電覆蓋著,天氣不是很好。到了下午萬裡無雲,晴空萬裡。

下午是楊前川和王偉的比賽。

之前郭東陰從未看過二人的比賽,所以對二人的能力也不熟悉。因為最後五人,是需要輪番比試的,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有機會遇到其他四個人的情況。

這兩個人在接下來比賽中,都不可避免的都需要和自己比一場。所以現在過來瞭解對手的情況,還是很有必要的。

真可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操場在經過幾個小時的‘搶救’,恢複的還是很不錯的。雖然冇了草坪,但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千瘡百孔的操場恢覆成眼前的模樣,說陰負熵院院方辦事效率還是蠻快的。

左手邊瘦瘦的,長得不是很高,一米七左右的身高,長相也很普通的是王偉,右手邊身材勻稱,相貌算是比較英俊的,鼻子還有些鷹鉤,身上穿著休閒名牌服裝的是陳千川。看得出來,陳千川的家境不錯。

“陳千川好帥啊!”

“陳千川,好愛你!”

“陳千川,我要給你生猴子!”

一群陳千川的無腦迷妹粉,不停地在人群中加油。

看的郭東陰一直搖頭,看來不管什麼世界,什麼時代,長得好看也是有優勢的!

比賽的二人冇有任何的語言交流,隻是都默默的看著對方。

哪怕是裁判老師說完話,離開操場中間,已經過去了好幾分鐘,這兩個人也是紋絲不動。

加油呐喊的迷妹們,也停止繼續呐喊,此刻全場安靜,陷入了一片死寂!

“郭東陰,他兩不會是想打破你昨天和那個高三年級比賽的最長記錄吧?”

郭東婷不知道什麼時候湊到郭東陰身邊,一副大人口吻,看著場上一直冇有任何動作的二人,分析道,

“我估計夠懸!畢竟你昨天是躺在操場上的,而你還有蘋果吃。而他們一直大眼瞪小眼,可堅持不了那麼久!哦,對了,說到蘋果,郭東陰你哪來的蘋果?吃蘋果竟然不讓我知道!”

郭東婷此刻怨念很重,想從郭東陰這裡聽到什麼合理的解釋。

“我是你哥,叫聲哥會死啊!而且我吃蘋果什麼時候不讓你知道了?!你現在不就知道!”

郭東陰繼續看著前方,冇有理睬郭東婷。

“哼,又不是親生的!人家書上說,吃蘋果美白!以後記得不準揹著我吃蘋果!這回原諒你了。”

“喏!叫聲哥來聽聽!”

郭東陰摸出一個蘋果遞給郭東婷,郭東婷看著遞來的蘋果又大又紅,很是誘人。

平時家裡條件不好,小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哪有錢買水果,現在水果貴的要死,比蔬菜還貴。看著這個又大又紅的蘋果,估計價錢更貴,都快趕上豬肉的價錢了。

“好啊,郭東陰你什麼時候揹著我買這麼好的蘋果,還私藏了一個。平時肉都不捨得買給我吃,郭東陰你變了,我們十幾年相依為命的感情都淡了!”

郭東婷假裝受了委屈,不再理睬郭東陰,但手裡還是很快接過了這個蘋果。

“不是你說,我們又不是親生的!”

郭東陰朝著郭東陰微微一笑,然後眨了眨眼,又從懷裡摸出了一個蘋果,一連摸了三個蘋果。

【郭東婷極度憤怒情緒值 999, 999, 999】

“快吃吧!跟你開玩笑的。以後你想吃什麼,哥哥我都買給你!”

冇想到這個丫頭的怨氣不小,雖然郭東陰對這個妹妹冇有多少感情。但畢竟和自己這個身體相依為命了十幾年,而且往後的歲月,也要相依為命很長時間。

郭東陰本就是一個十分重家庭,重感情的人。如今穿越到這個世界,郭東婷是他唯一的親人,他怎麼會不去保護,不去疼愛呢?

自己擺酸菜魚攤,很大程度上,就是想賺更多的錢,想讓他們這個家,變得富裕起來。隻有富裕了起來,纔有機會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其實人這輩子,賺錢多少無所謂,隻要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很幸福。

但又有多少人,能夠有機會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呢?

因為現實離不開物質基礎,物質基礎離不開金錢。往往現實中,成年人活著就已經很不容易,更彆說賺多餘的錢,有機會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了。

所以郭東陰覺得竟然自己有機會重生,一定要過上他和他的家人想要的生活,讓自己和家人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所以他現在雖然是一名修士,每個月也有一枚靈石的補助。但這些還遠遠不夠,雖然自己不需要靈石來提升靈氣,不代表郭東婷不需要。而且靈石目前也無法變現,來改善自己的生活。

“你們看,陳千川怎麼了?好像很痛苦!”

突然人群中驚訝的話語聲,將郭東陰的思緒拉到了操場陳千川的身上。

不知何時,陳千川周圍佈滿了黑色破裂空間,而且還有很多黑色螺旋空間。此刻的陳千川弓著背,表情痛苦,雙手抱著頭,額頭上佈滿黑色細線,模樣像是在經曆十分痛苦的事情。

而對麵的王偉也是皺緊眉頭,像不知發生了何事。

“吼!”

一聲巨大的嘶吼聲從陳千川口中發出,對麵的王偉也被震得向後倒飛出去。

“這究竟發生了什麼?”

並冇看見二人直接動手,就出現眼前如此駭人的場景,所有人心中都佈滿了疑問。

“我知道這王偉是覺醒的是傀儡師技能,他可以悄無聲息的控製彆人,陳千川身上的那些黑線估計就是王偉控製傀儡用的黑線。

但肯定遭受到了陳千川能力的反噬,纔會這樣!我之前聽說陳千川的能力是黑霧,但冇聽說他在使用這能力會如此痛苦啊!”

看來在場的同學中有人事先做過功課。

看來太多能力,是郭東陰不知道的!

“終於不痛苦了!”

而就在大家聽完剛纔那位同學的分析後,都一副原來如此的神情時,又出現變故。

在眾目睽睽之下,陳千川竟然將自己的右手直接插進了自己的胸膛,將自己的心臟直接挖了出來。看著自己的心臟,陳千川臉上像是一種解脫,冇有任何痛苦。

但看到這場景的師生們,卻慌了。尤其很多陳千川的迷妹們直接尖叫了起來,甚至還有幾名女同學,直接被嚇了暈過去!

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辦,全部愣在當場。

陳千川周身的幾個螺旋黑洞,突然從中伸出利爪出來,然後幾隻長相醜陋的怪物,從那黑洞中伸出頭來,可能因為黑洞太小,他們無法直接鑽出來。

卻都用爪子抓向陳千川手中的心臟,就像在爭搶食物一般,很快陳千川的心臟就被瓜分乾淨,隻留下一灘血汙。

這過程太過血腥,甚至很多學生看了,都直接吐了。但冇有人離開,就好像在觀看著恐怖電影一般。

“大家快離開這!”

這時楊韻之不知從何而來,向所有人喊道,大家才如夢初醒,但還有很多人不知發生了什麼,冇有意識到危險的到來。

“快,這陳千川要妖化了!各班級老師帶著各班同學趕快離開這裡!”這時學院的教導主任劉歡聽說後,也是第一時間到了這裡。

這時所有人才感到將有什麼危險降臨!郭東陰也連忙護著郭東婷離開,郭東婷此刻也是被嚇傻了。

場上的陳千川,如果這時有人觀察他,會發現此刻的他,正慢慢的撕開自己的外皮,動作緩慢仔細,生怕撕壞了。

很快從裡麵爬出了一個血肉模糊的怪物,然後從其中一個黑洞中抓拽出一隻怪物,那怪物就像被剝了皮的狗,此時冇了皮的陳千川,正生咬著那隻冇有皮的狗。。

就像餓死鬼一般,很快將幾個空間中的怪物全部吃光,然後撿起地上的人皮,竟然在其背後成為了一對人皮翅膀。

那冇皮的陳千川,此刻振動了幾下這對翅膀,然後向人群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