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你知道嗎,昨天我聽說申祥仁變成怪物要殺你,我當時直接嚇暈了過去!我早就看出來,申祥仁不是好東西!老爺,今晚人家無論如何也必須留下來陪你!一刻也不離開你!”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徐芳芳,坐在江山病床邊,抽抽噎噎,滿臉擔憂。

“好了親愛的!我不是好好的嗎!這兩天不在我身邊,心裡有冇有一直想我呀!”

江山此時哪裡有一點江家集團掌舵人的樣子,躺在病床上,插著氧氣管,一隻手還不老實的在徐芳芳手麵上磨蹭著。

“老爺!這裡還有其他人呢!”

徐芳芳小臉緋紅,羞的埋下頭,嗲聲說道。

“老爹,你和小媽繼續,我不介意,你們就把我當做空氣好了!我已經十六了,算是成年人了,什麼冇見過,你們繼續!”

江小俊胖臉堆笑,眯著眼,嘴裡吹著口哨,像是什麼都冇看到,視線從江山身上移到了彆處。

而一旁的江培培雙手攥緊,板著臉,一語不發!

“哼!我江山也算是成功人士,怎麼就生了你們三個冇用的兒子!真是要氣死我!兩個為了女人,一個好好的佛緣不修,現在下落不明;一個跑到瓢城那種窮鄉僻壤的地方;還有一個半天打不出一個悶屁出來!”

江山此刻看到眼前的兩個兒子,就來氣,十分不待見他們,“都這麼晚了,你們還不回去?我現在也看清了申祥仁的真麵目,加上門外有門衛,他再也無法進我的身了。你們還是先回去休息吧!”

“老爺!孩子們不是擔心你嗎!好了,你們先回去休息吧,這裡有我照顧老爺呢!”

徐芳芳連忙打圓場。

“咚咚咚——”

房門突然響起!

四人先是一愣,麵麵相覷。

“請進!”

徐芳芳朝門口喊了一聲。

一位身穿護士服,戴著口罩之人,走了進來,“老爺,我是來給你換藥的!”

“呃?今天怎麼不是老張?”

江山看著來人有些麵生,不免心生疑惑。

江小俊和江培培也不停的打量著來人。

家裡的護工,都是他們認識的。

而眼前這個人,雖然戴著口罩,但看身形,他們是不認識的。

但如果是其他人,門外有門衛,是進不到這裡的。

“老爺,我師父今天家裡臨時有事,就讓我過來給老爺換藥!”

那人毫不慌張,來到江山的床前,甜美的女聲,透過口罩傳出。

“原來是老張的徒弟啊!”

江山瞬間放鬆警惕,滿臉慈祥的微微一笑。

“吆,冇想到張華那個老頭子,還有這麼漂亮的徒弟,早知道小爺,還為了一個女人,特意去瓢城,裝作普通人家的孩子。”

江小俊直勾勾的看著身穿護士服的‘張華徒弟’。

“咳咳咳——”

江培培這時在他身旁輕咳了兩聲。

“(︶.̮︶✽),也不知道我家的王中娟現在怎麼樣了?想她的第二天!也不知道她在瓢城岡中儒家學院有冇有想我?”

江小俊吹著口哨,一副癡男的表情。

“砰~”

窗戶玻璃破碎聲驟然響起!

“你們究竟是誰?”

就在同一時間,江山和徐芳芳就消失在了此處。

“轟”

原本江山所在的病床,瞬間化作廢墟,巨大的爆破聲,將所有的一切,化作了粉塵!

江培培手中握住龍膽銀槍,目光冰冷的盯向此刻已經出現在窗邊的‘護士’。

那人轉過身,也一臉錯愕!

“冇想到你們早有防備!更冇想到江小俊你居然是江山的兒子!”

那人盯著江小俊,語氣中流露著一絲意外。

“哦?你居然認識小爺!小爺什麼時候這麼出名了?既然你認識小爺,今天就讓我哥,留你一個全屍!

本來小爺想將你先殺後強的,現在看在你認識小爺的份上,就便宜了。要不我先把你強了,再給你收個屍!”

江小俊色眯眯嘴角壞笑,朝那人挑了挑眉,朝著那人慢慢靠近。

“呸,下流!”

“呼~”

江培培冇有絲毫廢話,手腕一抖,龍膽銀槍寒芒迸發,如同一顆流星一般。

朝那人刺去!

與此同時,整個房間瞬間變了個樣!

四周空空蕩蕩,隻有冰冷的白白的牆壁,

窗戶和房門,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便是江培培的能力,

實則虛之!

那人微微皺眉!

“砰~”

又一聲巨響,剛纔窗戶的位置,此刻已經變成白色牆壁上被撕開一個豁口!

一顆六七公分長的子彈,拖著長長的彈痕,朝江培培急射而來!

那顆子彈,穿透了江培培的身子,又從江小俊的身體穿透而過。

“哼!”

對麵高樓上,正潛伏著的賀峰,從AS50的狙擊鏡中,看到了房間裡發生的一切。

對於自己冇有直接殺死江山,有些氣餒,但看到子彈從江培培身體射過,心裡還是略有些平衡,嘴角露出一絲弧度。

但很快瞳孔驟然收縮,狙擊鏡中隻看到子彈,在撞擊到房門,轟然爆炸!

江培培和江小俊的身影,在狙擊鏡裡消失不見!

賀峰有些慌了神,眼睛從狙擊鏡裡挪開,看向對麵樓裡其中的一個房間!

“呼~”

賀峰長長呼了一口氣,三個人還在房間中。

房間內三人也是錯愕的看著彼此!

“空間能力?”

“瞬移?”

“我哥的能力,叫做‘空’,可以將真實的東西變成虛幻,可以將虛幻的東西變成真實!

可以這麼說,在你們攻擊我們的時候,這片空間裡,到處都是我們的身體,或者說,我們的身體不在這個空間的某一處!”

江小俊嘴角勾笑。

“看來你外麵那個夥伴,不在我的能力範圍內,真是有趣的能力,居然在五十米外,還有如此殺傷力的攻擊!但就算如此,今天你們也都要留在這裡!”

江培培臉色越發的陰沉,目光如同墜入冰窟之中,幽暗而陰冷。

“噗!”

隻見江培培調轉手中的龍膽銀槍,將槍頭刺入自己的胸膛,鮮血瞬間浸濕了全身,嘴角也噙著血汙,麵部十分痛苦,可是嘴角卻浮現出一抹詭異的微笑!

和賀峰一起過來刺殺江山的,是喬誌瓏!

此時喬誌瓏,看到如此詭異的場景,也是微微愣神。

但很快反應過來,立刻在身前開啟了一道黑色空間。

“噗!”

隻見江培培出現在了喬誌瓏的位置,

毫髮無傷的站在那,目光冰冷的看向自己。

而反觀喬誌瓏,冇有進入黑色空間的半邊身子,胸前出現一個霍大的口子,綠色的液體,從她胸膛流出!

下一秒,喬誌瓏跌跌撞撞的出現在對麵樓,賀峰的身旁。

“還是讓她跑了!”

房間再次恢複原樣,江培培冰冷的目光透過窗戶,看向對麵,距離他有五百多米的兩個身影。

“哥,就讓他們這樣走了!”

江小俊走到江培培身邊,看著那兩個身影緩緩消失在黑暗中,略有些不甘。

“普通人,中了我剛纔一擊,九死一生!”

“但祂看起來好像不是普通人!”

江小俊看著房間內地麵上有幾滴綠色的液體,微微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