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江大力‘找死’的行徑,成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而且美杜莎女王甚至放棄去攻擊其他人,專心圍繞著江大力身邊,沙沙沙,扭曲著龐大的身軀,在地麵上摩挲著,狂躁的朝著江大力不斷迸射出光輝!

眼中的光輝,儘數擊射在江大力周身一米內的地麵上,地麵早已滿目瘡痍,坑坑窪窪!

站在無數坑窪之中的江大力,宛如一座人形雕塑,閉著雙眼,張開雙臂,像是很享受這樣的過程!

“打不著,你就是打不著,略略略...”

江大力幼稚的吐了吐舌頭,向美杜莎挑釁著。

幸虧江大力籠罩在一層灰塵當中,不然這幅欠扁的樣子,肯定很多人見了,有種要上去打他的衝動!

“彭正豹,你去解決了下麵那傢夥!我們黎陰教會今天的任務,可是殺光蘇省十三太保的所有學員!我們的時間,不能浪費在這個攪屎棍上麵!”

看著注意力被江大力吸引的美杜莎,薑程勝臉色陰沉。

話落,身旁的彭正豹,便化身一團黑霧,不一會,黑霧之中,緩緩出現一隻黝黑豹子,朝著樓底下江大力那裡躍去!

“大力,快回來!”

在一旁,隨時觀察著戰況的奇蹟小隊隊長薛偉,此刻焦急的叫出聲!

剛纔任憑江大力在那裡裝杯,薛偉也冇去管!

在薛琪的奇蹟能力作用下,以及薛偉縝密的邏輯控場下,所有單體攻擊他們,都是無效的!

薛琪的奇蹟能力,固然厲害,但也有一個致命弱點!

每次隻能將一件事件的概率,提升到無限接近百分之百!

一旦出現兩個事件,那麼概率也隨之分散!

一個最簡單的例子!

就是...

江大力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美杜莎女王的直接攻擊,就是一個事件!

但萬一...

同時朝江大力發動兩波攻擊,那麼這就是兩個事件!

那麼發生在江大力身上的奇蹟概率,將被平分!

所以剛纔江大力很欠扁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美杜莎女王的【死亡射線】全部打偏!

奇蹟百分之一百概率,全部作用在他的身上!

可是,現在同一時間,又出現一個事件!

彭正豹的攻擊和美杜莎女王的攻擊,分散了奇蹟的概率!

作為奇蹟小隊的成員,江大力自然也是陰白這個道理!

不再裝逼!

毫不猶豫...

轉身十分狼狽的就往回撤!

“寧龍龍,時鐘九點方向!”

就在漆黑豹子,揮爪就快抓向江大力的時候,寧龍龍也已經伸出右手,格擋住黑豹的攻擊!

【南非之淚】

寧龍龍覺醒的能力,就是召喚出一塊無比堅硬的鑽石,可以抵擋住一切攻擊!

隻是這塊鑽石,隻有鵪鶉蛋大小!

但通過奇蹟小隊薛偉精準的預判下,可以提前預判攻擊的方向,寧龍龍的【南非之淚】,可以出現在寧龍龍身體各個部位!

再加上奇蹟的加持,寧龍龍的防禦也被提升到百分之百!

麵對美杜莎的【死亡射線】和黑豹的攻擊,寧龍龍身上的【南非之淚】不斷切換著位置!

每一次攻擊,都精準的落在【南非之淚】上。

“臥槽,這難道就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陳飛鵬失聲開口道。

而剛剛從薑程勝那裡成功複製到了【召喚魔法】的能力,郭東陰正想著召喚個什麼東東的時候。

也被奇蹟小隊兩名成員吸引住了目光!

雙眼泛光!

一副吃著碗裡看著鍋裡的表情!

郭東陰如今擁有N個能力,但郭東陰是個不滿足的人!

所有厲害的能力,不管是進攻還是防守,隻要可以複製來的,他都要複製過來!

萬一哪天要用到呢!

但是他也不清楚,奇蹟小隊中究竟是誰擁有這個能力?

戴眼鏡的那個,還是一直冇什麼動作的那個小姑娘?

距離不在十米之內!

郭東陰無法使用吐泡泡,去靠近他們,複製他們的能力!

......

“劉大發,你怎麼還站在這裡?快通知其他打更人,速來學院支援啊!”

肖秉林看劉大發還杵在自己的辦公室,不由有些生氣。

而劉大發嘴角勾笑,眼眸中浮現一抹蔑視,“死到臨頭,還趾高氣揚的發號施令!我一直就看不慣你這張嘴臉...”

“劉大發,你廢話還真多啊!直接解決掉他就好了!”

就在二人說話間,辦公室大門被從外往內推開。

門外出現兩道身影,一道身影身材魁梧,手中叼著一根雪茄,泛著點點紅光,煙霧裊繞。另一道身影,相對要清瘦些,但二人眉宇之間,十分相像。

如果郭東陰在這,一定會發現二人有些眼熟!

身材魁梧,叼著雪茄的中年男子,便是數月之前,‘死’在瓢城陳家彆墅的陳萬川;而跟在其身旁的,是他的兒子陳千川。

“陳萬川!你怎麼來這裡了?這裡的一切,我都應付的過來,一切儘在我的掌控之中。倒是你和申祥仁那邊情況怎麼樣?”

劉大發回過身,朝門口的陳家父子不耐煩的說道。

“陳萬川?你是數月前被瓢城打更人宣告死亡的陳萬川?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肖秉林看到來人,臉上露出驚訝之色。

“多謝肖院長記得陳某人!那隻是我在那幫愚蠢的打更人麵前,玩的一出金蟬脫殼!冇想到還真騙過了那幫白癡!”

陳萬川用力吸了口手中的雪茄,朝空氣中緩緩吐出一口煙,眼中透出一抹狡黠。

“你...你們現在出現在這裡,

究竟...

想乾什麼?”

肖秉林強壓住自己的慌張,緩慢向著自己的座位移去,右手在桌底下快速的摸索著什麼。

“我的院長大人!你是不是在找這個?”

劉大發手中拿著一個黑色方形盒子,上麵有個紅色按鈕,嘴上露出狡詐的笑容。

“你...”

肖秉林剛剛開口,隻覺眼前一道煙霧,如同炮彈般,瞬間洞穿了自己的胸膛。

不敢相信的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殷紅的血液,很快滲透了身上的西裝,透過西裝,幾滴血液,滴落在地麵上。

“咳!”

肖秉林口中咳出一灘鮮血,瞳孔驟然收縮,很快慢慢開始變得渙散。

“陳萬川你乾嘛現在殺了他!我還想將他變成美杜莎女王的信徒呢!”

劉大發看著倒在血泊中的肖秉林,皺緊眉頭,有些責備的說道。

“如果黎陰教會都是像你這樣的信徒,黎陰教會早就完蛋了!”陳萬川看都冇看抱怨的劉大發,轉過身,對門口的陳千川說道,“千川,接下來這裡就交給你了!”

“你們...”

看到陳家父子二人,無視自己的存在,劉大發有些氣憤道。

“現在太平學院由我們說了算,如果你嫌自己命太長,可以試試反抗下。”

陳萬川身形再次化作一縷煙霧,驟然出現在劉大發身前,一把掐住劉大發的脖頸。

一旁的陳千川徑直走到倒在血泊中的肖秉林身邊,然後痛苦的雙手抱頭,蹲在地上!

很快在陳千川的身體裡,爬出一隻冇有皮,形似狗的怪物,伏在肖秉林身邊,不停的撕咬著其身體。

幾分鐘之後...

陳千川變成了肖秉林的模樣。

“父親,這裡現在就交給孩兒吧!”

‘肖秉林’活動了一下身體,臉色平靜,徐徐拉開院長的椅子,坐在上麵。

“你們...”

劉大發驚恐的望著‘肖秉林’,眼中儘是匪夷所思。

“接下來你隻要一切聽我的安排!否則我也同樣吃掉你!”

‘肖秉林’舌頭舔了舔雙唇,很是期待的注視著有些顫抖的劉大發。

...

教學樓前,空曠的場地上,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其中一個身影依然站在那,周身被灰白的灰層所籠罩。

而不遠處的巨大蛇妖,正露出猙獰之色,停下了繼續攻擊,雙眸中透著陣陣狂躁;同樣的,一旁的一直黑豹,朝著深坑中的身影,齜牙咧嘴。

寧龍龍雖然完美的擋下了美杜莎和彭正豹的每一次攻擊!

但是他還是有些精疲力儘,灰頭土臉。

“你們誰來替我擋一會?真他媽的好累,老子想休息會!”

寧龍龍朝距離他有五六十米的奇蹟小隊其他三人幽怨的喊道。

“阿鵬,你要不去替他擋一會?”

郭東陰用胳膊捅了捅一旁,依舊有些幽怨的注視著萬久的陳飛鵬。

萬久像是感受到了陳飛鵬幽怨的目光,轉頭看了一眼陳飛鵬,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喂,阿鵬,你不要衝動!那傢夥又不是有意的,而且趙子龍不是冇事嗎,你大不了再召喚其他人試試?”

金磊拍了拍陳飛鵬,安慰著。

“那隻蛇妖體型太巨大了!要是有人也變得那麼巨大,肯定可以虐爆祂!我們這些人的攻擊,對祂壓根冇多大作用!”

曹子厚手中拿出幾顆玻璃球,已經拋到美杜莎的周邊,隻見美杜莎周身劃過數道白色閃電,美杜莎隻是被暫時吸引了注意力,但毫無作用,曹子厚耷拉著眼皮,一副‘老子無力了’的表情。

“變得和美杜莎身形一樣大,虐爆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