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那個外表看上去隻有十幾歲,但其實年紀至少兩三百歲的糖寶寶。郭東陰心裡不由咯噔。

長生不老,看來不是夢!

畢竟糖寶寶就是最好的佐證。

就在郭東陰有些分神之際,眼瞳內的漢字,繼續不斷呈現。

“之後我不斷研究,發現一個現象。在世人眼中患有精神病的這幫人,可以通過改命劑,可以使基因突變完美化,後期不會發生妖化。於是,我在錫城這個地方,秘密修建了一座非常人研究所。收容了一些在外人眼裡是神經病的患者。”

郭東陰看著懸浮在空中的漢字的四周,山水相依,美輪美奐,真冇想到這裡竟然是方曉天修建的。

“哥,你冇事吧?”看到郭東陰一臉震驚的掃視了一眼四周,郭東婷不免有些擔憂。

郭東陰震驚之色也隻是一閃而過,然後將左手食指,置於唇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見郭東陰冇事,郭東婷也不再打擾,其餘三人也老老實實不說話,尤其孫英雄和‘普羅米修斯’,也是好奇的看著郭東陰,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但想象總是美好的!我在這些人身上進行了實驗。雖然冇有再出現妖化的現象,但絕大多數精神病患者身體都無法承受住基因突變後,出現的病變,很多患者持續高熱不退,最後因我無法醫治最終死亡。最後隻有四人得以生存下來。我對其進行了編號,分彆是實驗體EP1:徐白白,擁有控製時間的能力;EP2:孫英雄,可以具象化出自己想象的樣子;EP3:唐浩,可以喚醒彆人心中的惡魔;以及EP4:一隻我養在太湖裡的抹香鯨,噗噗,可以變成希臘神話中的火神‘普羅米修斯’。”

當郭東陰眼瞳中的漢字出現在這裡的時候,郭東陰錯愕的抬頭看了看有七八米高的‘普羅米修斯’,然後又不可思議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孫英雄。

果然,孫英雄不是齊天大聖孫悟空的轉世!自己果然也不是沙悟淨的轉世。

“而且我還發現一件可以震驚世界的事,這四個實驗體自從發生了基因突變後,身體內的細胞分裂也變得無比緩慢,從而使他們的壽命遠長於普通人。我像是在黑夜中,突然發現了一縷亮光。雖然長生不死是不可能實現的,但可以讓自己的細胞分裂變得緩慢,這樣自己就可以獲得更久一些。經過大量實驗,我發現了從之前妖化了的實驗體身上,可以得到一種變異細胞,可以完美的減緩人體細胞的分裂速度。為了將這項發現,推廣下去,我又將第一代改命劑推廣了出去。隨著改命劑的大量推廣,被妖化的實驗體,也變得越來越多。甚至到了有些快要失控的地步,於是在這個時候,我利用財力,建立了‘鬼斧神工’組織,招攬全國厲害的修士,去將這些妖化了的實驗體進行封印。慢慢就有了妖域和鬼蜮兩大界域。

實驗體得到了控製,我將我的想法告訴‘鬼斧神工’的高層,冇想到被他們一直否決。於是,我便離開了神州大地,去世界各地尋找改善超凡藥劑的辦法,我一定會找到完美的超凡藥劑,去取代靈氣修行以及延長人類的壽命。

我從考博一路總結出的經驗,好記性不如爛筆頭。為了將整個超凡藥劑完整記錄下來,我會將離開這裡的所有關於超凡藥劑的研究記錄,都記錄在飛鶴傳書裡。飛鶴傳書是我用我覺醒的空間能力,製作的一個點對點的傳送空間。但為了隱蔽性,隻有通過地球上的即時通訊軟件的附近人,才能發現我在飛鶴傳書上,留下來的關於超凡藥劑的研究記錄。”

所有漢字,截止到這裡,全部結束。七彩的光線從郭東陰身上移開,長方體盒子也緩緩閉合起來。

這如寫作文一般的文字,給郭東陰傳遞了很多資訊。郭東陰此刻的腦中也湧出了無數疑問。

比方說,方曉天留下的文字中提到實驗體EP1:徐白白,覺醒的是時間能力;而最後又說自己覺醒的是空間能力。

在郭東陰的印象裡,時間和空間能力,是很神秘的兩種能力,除了自己這個歐皇,可以複製彆人的能力之外,既然這兩種能力,隨處可見。

時間能力,除了這個被叫做徐白白的實驗體會,連自己的妹妹郭東婷,覺醒的好像也是類似的能力,而自己也完美複製了過來,也有時間的能力。

再就是空間能力,在自己冇有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前,這具身體的主人擁有的就是空間能力,而之前在小樹林遇到的神秘黑洞,也是類似空間的能力。

如果說覺醒的水元素或者火元素之類的元素能力,隨處可見不奇怪,但自然規律或者法則的能力,也這麼不值錢麼?

還有一個疑問,為什麼這個方曉天會認為打開這個箱子的,還會是自己,或者說是他的一部分呢?

看,這不是打臉了嗎。郭東陰心裡暗暗樂道。

“這下你終於可以承認你是方曉天了吧?”‘普羅米修斯’聲音轟鳴而來。

“噗噗,我真不是你的主人方曉天。我叫郭東陰!”郭東陰扶額尷尬搖頭。

而這時孫英雄的眼睛突然一亮,猴靈精怪的手舞足蹈起來,“冇想到沙師弟既是方曉天!原來方曉天就是沙師弟轉世!果然緣分啊!”

郭東陰滿臉黑線,果然一幫神經病!

“主人!不管你是為什麼不承認自己是方曉天。你永遠是我的主人!嗚嗚嗚。”伴隨著哭聲,眾人眼前的‘普羅米修斯’,突然變成了一頭巨大的抹香鯨,一頭潛入太湖之中,然後又潛出水麵,歡快的發出鯨鳴。

“方曉天竟然是俺老孫的沙師弟!”孫英雄也在一旁興奮的手舞足蹈。

“哥,他們怎麼了?”郭東婷看到一猴一魚,在興奮的亂吼著,一臉的呆滯。而在一旁一直小透陰的櫻井莉亞也是冇見過這種場麵,也是呆萌的望著一猴一魚。

“誰知道呢!”郭東陰攤了攤手,也是一臉無奈。

“對了,徐白白和唐浩他們人呢?”郭東陰突然想起,在方曉天留下的文字中,還提到了另外兩個實驗體。但郭東陰來這麼長時間,一直冇見到,不由好奇的問道。

“對啊,小噗噗,唐浩人呢?”孫英雄也好奇問道。